“和解”关键要聚焦发展去除“泛政治化”

  文|屠海鸣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提出“同时特赦‘占中’者与七警”的建议,认为这可以体现特区政府推动“大和谐”的诚意。但方案提出不足一天便夭折。当全社会都有“和解”的期待和愿景之时,“特赦论”内容与方式却都存在着严重缺陷,不可能以其方式实现。当前香港存在的政治对抗,其本质是对“一国两制”的架构和制度是否认同与接受、对中央实质管治权是否尊重与遵循的问题,不认识到这一点,空谈“特赦”根本于事无补。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和解”完全不可能。事实上,香港社会有强烈愿望改变过去严重对立的态势,能否真正达至“和解”,既要有起码的政治认同,亦要从更务实的议题开始。聚焦经济与民生问题,务实理性讨论与协商,避免凡事“泛政治化”才是最为迫切的。因此,即使此次“特赦和解”建议无法实现,但推动“和解”不应就此停步,“泛民”应当拿出更真的诚意、更可行的办法,回应市民诉求和推动香港各项事业的发展。

  胡志伟接受《明报》访问抛出这一建议,其核心是要求特首运用基本法第四十八条赋予的权力,特赦非法“占中”中所有参与者,同时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经纬。其政治内涵是“双方罪罚抵销”,以特殊的政治手段去将香港政治生态回复到二〇一四年“占中”前的情况。这等同是认同“占中”是撕裂香港社会的一个政治起点。但政治并非如此简单,“占中”涉及反对派内部强大的政治利益,不可能轻易放弃或自承罪责。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胡志伟的这一建议,客观上也给予香港社会一个思考、分析和探讨的机会。

  “和解”提出的政治背景

  胡志伟之所以会有此“和解”提议,是有其社会与政治背景的。其根源在于,经过本届特首选举后的香港整体政治形态已经发生根本的改变,最显着的一点是,社会民众普遍厌倦极端的政治对抗,不希望继续看到反对派与政府再陷入对立泥淖。而市民亦深刻意识到,当前香港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尤其是政治症结都源于三年前的“占中”。诸如年轻人思想日益极端化、“港独”暴力不断出现、不同阵营的市民对立严重、香港议会空转虚耗资源、管治难推动以致竞争力不断下滑,如此等等。因此,市民极其希望以此次特首选举为契机,改变过去的政治对立老路,以新的思维、新的方式、新的行动去切实推动香港经济民生和社会环境的健康发展。

  更重要的一点还在于,今年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重要年份。二十年来,香港的发展轨迹让市民看到,“一国两制”是香港繁荣稳定的坚定守护者,必须也只能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框架去发展。过去香港所遇到的所有“危机”与问题,其本质皆源于未能对“一国两制”有准确的把握。因此,回到基本法与“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化解对立,凝聚共识,是迫切的民意诉求。这股强大的民意如果不及时回应,对“泛民”而言必然是一个定时炸弹。

  “泛民”内外的强大压力

  强烈的民意诉求是其中一个因素。从“泛民”本身来说,面临何去何走、不改弦易张就无“出路”的境地,这也是迫使“和解”建议提出的主要原因。“占中”固然令激进势力抬头,但客观上亦严重分化了所谓的“泛民主派”,造成了今日整个反对派阵营群龙无首、四分五裂、一片散沙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市民普遍对“泛民”持质疑态度。过去的立法会选举与区议会选举,已经呈现出了其支持度下滑的趋势。“泛民”一些大佬认为,有必要寻找一个机会去重新凝聚阵营内的共识、支持者的共识。而“赦免论”可以免除数百年轻人的法律后果,不失是一个可以尝试的方式。因此,民主党就作为一个“放风者”,去试探社会的反应。

  这种“和解”的试探,背后还有更深的政治考量,即以通过“和解”的平台去推动政改的重启。反对派明白,如果以过去的手段去逼政府是不可能达到重启的目的,只有以一个“和解”的平台,方能有此机会。如果“特赦”落实,对整个“泛民”阵营两年后的议会选举,必有帮助;退一步说,即便“特赦”不成,亦可被视作是释放放下对抗的信号,这对争取民意与特区政府的关系,同样有所帮助。只不过,这种政治计算,触碰到了两个禁区,一是对法治的原则坚守;二是对“占中”的重新定性。建议提出后,遭到其他边缘化的“泛民”反对,也是预料之内的事。

  免“泛政治化”是第一步

  但无论如何,社会已经有了强烈的诉求,希望能尽快提出一个各方都认为可行的方法去弥补社会撕裂,重塑香港的共识政治。胡志伟此次或许是做了“笨”的事,但却是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考方向,这就是“和解”已是势在必行,关键在如何落实。事实上,过去数年香港社会之所以严重对立,除了“占中”的诱发外,其后的“泛政治化”对抗亦是一个主要原因。因此,要破除现在的对立对抗,应当首先关注经济、民生、发展等事务,避免凡事都被扯入政治争议。要做到这一点,“泛民”应当反省过去的这种凡事都上纲上线的做法,让经济归经济、民生归民生。做不到免除“泛政治化”,就无法回应市民“和解”的要求。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广深港高铁的“一地两检”方案,这本是法律与技术层面的问题,但一直以来都被“泛民”上升到所谓的“破坏两制”的地步,攻击中央与特区政府。如果连花费数以千亿元计的高铁都抱这种阻挠的态度,这又如何理性推动其他更重要的发展共识?

  又比如,在特首上一份施政报告中建议设立“一带一路奖学金”政策,又被反对派上纲上线。过去五年香港许多方向都停滞不前,反对派的刻意阻挠要承担主要责任。市民希望“和解”,根本目的是要“发展”,要回应民意诉求,首先就应当放下对立心态,回归理性讨论。在刚过去的东江水地区访问中,一些“泛民”议员参与也没有出格举动,说明反对派已经有这种正当意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林郑月娥时指出:“二十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巨大成功。宪法和基本法规定的特别行政区制度有效运行,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国际社会给予高度评价。与此同时,作为一项开创性事业,‘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也需要不断探索前进。二十年来,香港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这个阶段有挑战和风险,也充满机遇和希望。”习主席的讲话,指出了香港当前存在的问题,也是对香港的未来提出的期望。反对派若真想“和解”,就应当聚焦经济与民生等发展事宜,放下凡事都“政治化”的立场,回归本位,回归理性,这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和解。

  (作者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港区上海市政协常委)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