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子林:黄之锋美国“路演”无知丑陋

  文 | 柳子林

  黄之锋与李柱铭向来靠攻击“一国两制”换取政治利益,最近又趁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之际,“联袂”到美国出席多场唱衰“一国两制”活动。昨日先在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当中除了肆无忌惮攻击“一国两制”外,还狂言要美国与台湾直接干预香港;不仅如此,他在明知自己身上负有官司的情况下,公开谈论香港的法庭判决,甚至公然声称“如果面临坐牢的结果,势必将会引起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这种言论无法不令人质疑,黄之锋是否意图利用在美国演讲的机会,向香港的法庭施以政治压力、干预甚至逼迫法庭轻判?黄某平日开口闭口称要维护司法独立,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是在破坏香港的法治,必须予以强烈谴责。

  从五年前开始,黄之锋一直被“包装”成一个所谓的“学生争取民主”的形象,被安排多次到外国去“分享抗争经验”。每一次从境外回来,黄之锋的政治底气就足一次,他个人所能得到的政治影响力也就“水涨船高”。三年前英国出席听证会、去年“成功争取”到美议员虑比奥重启“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后,一跃成为香港反对派的又一山头,几乎成为外国媒体眼中的香港“民主代言人”,早已引起其他反对派的“眼红”。

  公然向法庭施以政治压力

  而今年适值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外国政治势力不会放弃这样的时间节点去干预香港事务。而黄之锋也十分“识做”,积极配合。昨日与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二人一同到传统基金会与所谓的“华府智库学者”交流之外,当地时间周三还将赴美国国会出席以“香港模式能否延存?主权移交20年评估”为题的所谓“听证会作证”。受美国人“邀请”的还包括“未代港督”彭定康(以视频方式)、林荣基。光看这样的组合,“听证会”会得出怎样的结论已经可以定案,这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反“一国两制”的集会,是外国势力干预插手香港事务的又一例证。

  黄之锋昨日的言论,除了继续攻击“一国两制”的“老调”外,令人吃惊的在于,他公然谈论香港的法庭审判。据美国之音报道,黄之锋声称,他的案子将在今年7月宣判,他已经准备好付出被判刑甚至入狱的代价。黄之锋说:“我觉得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这也是个不容易面对的挑战。”他并称,相信如果他面临坐牢的结果,势必将会掀起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我相信这会让更多香港人出来抗争,而且特别是习近平在今年7月1号要来香港的时候,我们将会有更大规模的抗争行动。”

  “相信如果他面临坐牢的结果,势必将会掀起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这样的表述,已经不仅仅是在谈论法庭判案,更令人质疑这是否在向香港特区法庭作政治施压、以“掀起新一轮大规模抗议”来威胁独立的香港司法制度?黄某身在美国,或许以为有美国政治势力的“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谈论自己的判决,但这却是对特区司法独立的破坏,绝不能任之由之。黄之锋涉及的案件,尽管大多数市民都对“占中”有明确的态度,但最终结果如何,应由法庭判决,又岂能以“大规模抗议”来“威胁”?如果黄之锋还对香港的独立司法制度有丝毫的尊重,就绝不会说如此荒谬言论。

  甘被美利用破坏“一国两制”

  然而,不论美国政客如何替身陷官司的黄之锋“背书”,也不论黄某自己是否高估了自己的政治能量,更不论这场“听证会”会起到怎样的政治作用,有一点非常明确,黄之锋必须面对法官的判决,绝不容他以“政治立场”作为推卸责任的藉口。香港的反对派平日开口闭口维护司法独立,但在对如此恶劣的言行,大概又会是另一番的集体噤声场面。此事是证明反对派说一套做一套“双重标准”的又一例子。

  黄之锋被人利用,往往还要自夸自谈。美国人利用他去攻击“一国两制”、攻击中央政府,目的十分清晰,但黄某仍然乐于扮演一个被操纵的政治小丑角色。昨日他有一番极其荒谬的所谓“建议”,他呼吁美国国会能恢复“香港事务议员团(Hong Kong Caucus)”,同时希望台“立法院”也能成立一个“香港事务议员团”,以关注香港的民主进程,云云。

  显然,不邀美国直接干预香港,黄之锋不会善罢甘休;不与“台独”合作,黄之锋也不会就此罢手。然而,这种荒谬的主张,除了能满足于其政治私利的需要,当外国势力利用像黄某人这样的“傀儡”长驱直入插足香港,却是以香港七百万市民的福祉、以香港的和谐为代价。黄之锋等人的丑陋“路演”,除了证明他自己的之于美国人的“剩馀价值”外,无异于在向市民说明,到底谁在破坏“一国两制”!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