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史咨询切勿偏离核心要义

  特区政府教育局修订初中中史课程昨开始进行第二阶段咨询,至十一月底止。

  毫无疑问,中学中史科课程必须重新修订,以及中史必须独立成为必修科,已是不争之事。九七回归以来,在教育工作方面有不少改进,成绩应该肯定;但不容否认,取消中史独立成科、取消中史必修科地位,代之以与世界史并列以及列为选修科,学生可选可不选,乃是回归以来特区政府教育施政的一大败笔。

  此一败笔,后果严重,可以说是做了连港英殖民管治政府都不敢做、不能做的事。回归前,中学自初中到高中,学生都要读中史,没有“可修可不修”,更不会成为与世史并列的什么“横向学习”。当日课程改革委员会将中学课程分拆重新组合,中、英、数、通识四科列为必修,中史“沦”为选修,结果是选修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少,去年已只剩下数千人,情况惨不忍睹。

  本来,学生多修或少修一两科,问题不大;但如果“不修”的不是什么知识性科目,而是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问题可就大了!学生在初中阶段不读中国史,就好比树苗在泥土阶段汲收不到水和养分,日后又怎么可能成长为一棵枝干茂实的大树?又怎可能抵御得住横风骤雨的吹袭?

  事实是,回归以来初中生不修中史,严峻后果已摆在眼前:抗拒“国民教育”科列入课程、指为“洗脑”,以至违法“占中”、旺角“黑暴”、“本土”抬头、“港独”冒出,具体原因可能各有不同,但不学中史、不谙国情、缺乏国家民族意识,以及不知近代中华民族苦难、不懂珍惜今日国家强大的得来不易和做一个中国人的吐气扬眉,绝对是一个共通的、最根本的原因!

  因此,今日,中史重新列为初中阶段必修科,可以说是在无情现实教训底下得出来的“惨痛”经验。人不可以忘本、国不可以无根,国家重史是为了知所趋避、监古知今,国民学史是为了知所荣辱、爱国爱家,这一点首先必须明确以及贯彻到整个课程修订的工作中。

  因此,围绕眼前的咨询工作,什么古代史、中世史、近代史各占若干课时,什么朝代该讲些什么内容,以至咨询纲领中列为“延伸部分”的内容,如越王勾践与吴越春秋、唐玄奘西行取经、边疆民族与宋室和战等,列不列为课程并不是关键所在,关键在于要让初中学生通过三年中史科的学习,明白国家兴亡盛衰的道理,明白人民命运与国家兴衰的关系,以至最终体会到今日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权利、义务与责任等根本问题。

  同样,咨询工作内容宜简不宜繁,咨询目的是为了充实课程内容而不是要去争论什么政治议题,这两点必须明确。如反对派坚持要将一些具体事件纳入课程,目的是为了令咨询政治化而不是为了让学生学好中史,用心不良是显而易见的。

  本文系大公报社评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