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订《议事规则》大义当前民心所向

  立法会今日将展开有关修订《议事规则》的审议和辩论。

  毫无疑问,这将是特区成立以来在立法机关层面最尖锐、最激烈的一场“战斗”。建制派议员为遏止拉布、恢復议会应有功能和秩序,不仅提出了修订议案,且已表明将会全力以赴、务求“战之必胜”。

  近年来,立法会在反对派拉布歪风横行之下,已经“会不成会”,经常吵架多于议事、休会多过开会。就以眼前这一届为例,由十月开启至今,只通过了向特首“施政报告”致谢和无约束力的“一地两检”议案,有关经济、民生的议案一项也没有审议和通过。

  从立法会向被DQ议员追讨薪酬及津贴的事例可以看到,一个议员,短短两、三个月的开支少说也要八、九十万元,七十位议员就是五千多万,全部都是纳税人的金钱。反对派议员公然“吃粮不当差”、不办事,“尸位素餐”,纳税人为什么还要花费巨额公帑去供养他们,任由他们以拉布花招来浪费会议时间,把议会变成他们抗中乱港的“天堂”?如此《议事规则》要不要改?歪风要不要剎住?

  事实是,在反对派议员长期拉布成风的恶行下,特区政府施政举步维艰,种种议案提到立会都被拖住,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固然受阻,就是民生、福利等关乎市民切身利益的政策措施也经常被拖延;一些市民,起先还觉得拉布“好玩”,令到特首和官员无计可施,但日子久了,才明白到受害的不是政府而是自己,对拉布的态度也由支持转为厌恶,近年公开选举的投票结果已见端倪,反对派相当一部分的选票因拉布而流失,在选举论坛上更经常遭到选民的质询和谴责。

  而更重要的是,拉布不仅成为议会“毒瘤”,在社会上也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近年港人社会对立对抗情绪加剧,年轻人以反政府“为荣”,对执法者动辄暴力相向,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就是由反对派在立法会内拉布、恶骂、掟嘢等暴力对抗行动所造成,青年学生“有样学样”,社会风气又焉能不败坏?

  因此,建制派议员自己“身受其害”、痛定思痛,终于忍无可忍,在今届会期开启后便提出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确实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而且机不可失、事不宜迟。眼前,反对派面对修订,负嵎顽抗,指建制派趁六名反对派被DQ之机提出修订,是什么“乘人之危”。他们眼前的对策就是尽量拖延时间,把修订拖到明年三月补选之后,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补选最少捞回两个席位,如此在分组点票机制下也不致两组俱输。

  在反对派此一政治盘算下,可以想见,今日开始的修订审议,过程必然激烈,争斗必然尖锐,建制派必须抓紧时间和机会,奋力击退反对派的拉布图谋,如主席梁君彦所要求,在圣诞节假期前完成审议和修订,为议会、为市民、为香港办一件大好事。

  (本文为大公报社评)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