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货币紧缩年 世界经济似稳还忧

  今年世界经济表现令人喜出望外,预期增速加快至百分之三点六,为七年来最好。事实上,中国结构性改革见到成效,释放新增动能,为全球经济进一步给力,而美国推动减税等财政刺激措施,带动环球股市迭创新高,产生财富增值效应,形成当前全球经济呈现好转、温和复苏局面。

  为了降低宽松货币政策依赖以及推动利率正常化,明年世界将步入全面性货币紧缩之年,加上贸易保护主义威胁与地缘政治不稳定因素,全球经济似稳还忧。国际机构普遍预测明年世界经济增幅为百分之三点七,仅较今年高出零点一个百分点,可见全球经济尚未有足够条件走出低增长困局。

  令人欣喜的是,中国经济新时代来临,推动高质量发展,深化去杠杆等结构性改革,加大培育新动能与强化科技创新,预期明年中国经济可保持稳中有进的良好势头。更重要的是,中国倡议“一带一路”建设,引领全球化发展进入新里程,为世界经济发展注入了正能量与新动能。

  不过,明年全球经济将面对多项不确定、不稳定变数。首先,美国减税成效难料,且会带来严重副作用。即使美国落实下调企业与个人所得税,但未必能有效刺激企业投资与个人消费,尤其是税率不是企业投资唯一考虑因素。对于美国减税措施,更引起国际间反响,欧洲多国批评减税如同商业贸易补贴,恐会引爆税务战与加剧贸易摩擦,构成全球经济重大威胁。

  其次,明年全球货币紧缩步伐正在提速。除了美国将续加息三次与进一步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之外,估计加拿大、英国、澳洲、新西兰、瑞典、挪威与香港也会至少加息一次,明年发达经济体平均利率可能上升零点四厘至一厘,为十年来最高。值得留意的是,市场流动性过剩情况逐步逆转。在美联储局缩表与欧央行减少买债下,预期全球央行购买资产的净资金投入将由目前每月千二亿美元降至明年底的一百八十亿美元,全球经济以至金融市场将面临重大考验。

  第三,黑天鹅与灰犀牛随时突袭。地缘政治与贸易保护主义威胁世界经济,除了明年意大利大选受到国际注视之外,特朗普政府实施“美国优先”政策,反而削弱其全球影响力,打击市场对美元信心,当心导致美股、美债走势逆转、大幅下跌,触发新一波金融风暴。

  全球经济有暗涌。即使今年香港经济回暖,预期增长百分之三点七,为六年来最快,但一些风险隐患不容忽视,其中楼价高估问题最令人忧心忡忡。正如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昨日在网志所言,“现时楼价租金高企,加重了香港人的生活负担,窒碍了各行各业以至青年人创业的机会。”可说是一语中的。当局只有继续加力遏抑楼市狂态,支持高增值与多元产业发展,香港经济才有更好发展、走得更远。

  (本文为大公报社评)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