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安全重在提高车长责任感

  农历新年前在大埔公路发生的九巴严重车祸,在市民心中留下阴影未除,更突显了专营巴士服务存在的安全隐患和监管问题,亟须巴士公司及运输当局作出改善,提升服务质素,向全港市民作出交代。

  在大埔车祸惨剧发生后,九巴公司已停止兼职车长的工作,原因在于当日大车祸的肇事司机为兼职车长,事后各方议论矛头指九巴公司为节省成本罔顾安全。九巴此举有“怄气”之嫌。肇祸车长无疑是兼职身份,但不代表所有兼职车长都会不负责任危险驾驶或存在安全问题,如此“一刀切”的做法于事无补,无助于解决车长人手不足问题,更会对巴士班次及乘客候车时间造成影响,实非面对事故及批评的应有态度。

  事实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埔严重车祸有其“偶发”因素,但亦反映了一些长期存在的隐患或“必然”因素,停用兼职车长只可“治标”,如何全面提升安全意识、守法观念和服务质素,才是“治本”之道。

  据运输及房屋局去年十月数字,二〇一六年,巴士意外为一千五百六十五宗,涉事车长平均年龄为四十九点三岁,而同期车长每日的平均工时为十点一小时。

  按照专营巴士公司合约,全职车长每天的工作时间应为八小时。但实际营运上,车长超时工作的现象普遍存在,以九巴公司为例,去年十月每天额外加班四小时或以上的车长达一千六百多人,远多于城巴、新巴等公司的二百多人。

  而造成巴士车长年龄偏大及超时工作的原因,当然与薪酬待遇有关。就在昨天,九巴公司方面透露,三月起将会给车长加薪,新入职车长的工资将会增加三成至一万五千三百多元,超时工作“补水”也会由每小时七十多元加至九十多元。

  加薪对员工来说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但一来,九巴的所谓加薪是将“安全服务奖”变为底薪一部分,实有取巧之嫌;二来,即使薪酬提高至一万五,对年轻司机来说也未必有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加薪未必能解决工时长、加班多及最重要的工作责任心问题。大埔严重车祸的具体肇因仍有待法庭裁决,但从现场消息看来,显然与车长当时的情绪有关,这就不是金钱所能够解决,而是涉及到服务态度的问题,需要从责任感和守法观念等源头着手改善,才有可能解决。

  在大埔车祸发生后,特首林郑月娥已立即公布将会成立一个由法官主持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以专营巴士服务安全为目标,希望委员会可就系统问题提出建议,探讨香港的道路安全、驾驶安全及巴士公司的营运方法。

  而在此之前,去年十月,运输署亦正在拟订一项《巴士车长工作、休息及用膳时间指引》,就巴士车长的工作时间、薪酬待遇和“编更”问题作出较明确规定。期望大埔严重车祸付出的惨重代价能促成巴士服务的全面改善。

  (本文为大公报社评)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