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君儿绑架案九人落网 2500万元赃款下落不明

  图:广东省公安厅召开记者会公布案情细节,图中为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右一为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林伟雄、左一为深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平/本报记者方俊明摄

  大公网5月15日讯(记者方俊明、周庆邦)轰动全城的Bossini已故创办人罗定邦孙女罗君儿遭绑架勒索2800万元赎金案,在粤港警方联手追捕下,九名涉案内地绑匪落网,相信已瓦解涉案绑架集团,但目前只起回一成赎金,2500万元赃款仍然下落未明,相信仍然有人在逃,不排除有港人参与案件。九名被捕绑匪包括七名策划行动的主犯,及两名负责后勤支援的从犯,当中39岁姓犹的贵州人是主谋,他带走300万元赎金后,随即在香港花了十多万元。公安估计绑匪可能在山上分赎金,再将现金收藏山上,待风声过去再返回山挖掘。两地警方同时表示,此宗案件是有预谋及计划,目标是飞鹅山的豪宅,相信绑匪并不认识罗氏家族。

  广东省公安厅与香港警方昨日分别召开记者会,公布案件调查进展。深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平表示:“他们想干一票大的,这次如果偷得成就偷,偷不成就绑,在深圳出发往香港时已经做好了预谋。”李平称,这帮人以盗窃为主,想着盗窃钱来得太慢,因为现金放在家里的比较少,于是在深圳带着一些绳索、刀具等工具去香港。

  飞鹅山“踩线”半个月

  据悉,至少有七名绑匪用了半个多月时间,多次到飞鹅山豪宅区“踩线”观察环境和计划,而罗君儿的住所被挑中。

  广东省公安厅表示,4月30日接到香港警方通报,请求协助侦查一宗入屋行劫及绑架案,案中涉及被劫走200多万元财物,一名29岁女子被掳走勒索2800万元。案件惊动公安部,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广东省公安厅成立由副厅长郭少波任组长的省市联合专案组。据香港警方通报,专案组初步排查出多名贵州籍重点可疑对象,其中二人在案发后携带部分赃物潜逃回内地。很快,一个囊括偷渡、作案、销赃等环节的九人团伙,进入粤港警方视线。

  五月二日,粤港警方紧急会晤,确定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策略。翌日晚上十时许,香港被通缉的郑兴旺在罗湖被捕后,粤方专案组立即在内地四个地方同时收网,在惠州惠东县和贵州省瓮安县将从香港潜回的毛×兵、张×江拘捕。在深圳、东莞将涉嫌组织偷渡和销赃的蒋×华、梁×顺擒获,并缴获涉案手表、珠宝和首饰等赃物一批。王×波、熊×辉则于五月四日凌晨,在深圳罗湖区一宾馆亦被公安拘捕。案中主犯犹×魁、王×锟在五月六日从香港偷渡潜返内地,内地公安专案组人员于九日,在惠州惠东县一破屋内拘捕两人。

  警方:或有涉案者在逃

  据警方人士对《大公报》透露,作案后潜返内地的嫌疑人,多数在睡梦中被抓。犹×魁被捕时,身上一个小背包内藏280万元,当中两扎每扎100万港币被塑料薄膜紧裹住,另一扎则已拆开。警方人士估计,案中的2800万元赎金,被分成28个袋、每袋100万元现钞,绑匪可能已分赃及藏款,部分赎金则已用于支付偷渡、销赃等费用。

  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曾正科在本地记者会中称,绑架案中除早前拘捕的疑犯郑兴旺是在港被捕外,其余八名涉案人士现时仍在内地拘押,本港虽与内地并无逃犯移交协议,但会与内地执法部门商讨。警方相信,绑匪是有预谋犯案,可能仍有涉案人士在逃,会与内地公安继续追查,但由于案件本身已进入司法程序,案情细节香港警方不能透露。

  来去无踪揭偷渡地点多样化

  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表示,经审讯初步查明,赴港进行犯罪活动七名嫌疑人中,只有郑兴旺持《往来港澳通行证》从深圳口岸入境香港,其余六人在数日后从深圳偷渡到香港与他会合,亦从香港偷渡返回内地匿藏,可谓“来无影、去无踪”。有广东边防人士表示,近年深圳偷渡往香港活动有“复燃”趋势,水、陆两路偷渡地点更多样化。

  据广东警方透露,通过偷渡赴港的六名嫌疑人,在香港作案后,依然通过偷渡返回内地。对此,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林伟雄表示,“加强边境管理是我们公安机关的一个很重要的职责。”

  广东公安边防人士对《大公报》表示,近年受国际环境影响和利益驱动,粤港边境地区偷渡活动时有发生,而且偷渡手段日趋团伙化、智能化、隐蔽化。其中,一般都选择深夜凌晨时段,水路多利用飞艇、渔船引渡,蛇口海上世界、东角头码头、西部通道及姑婆角沿海一带成为偷渡活跃地。

图:粤警缴获的部分赎金赃款和赃物/本报记者方俊明摄

  网民拟组行山团寻巨款

   香港及内地执法部门昨日罕见地几乎同步召开记者会,讲述2800万元绑架案已侦破,吸引两地传媒派出大批记者采访,记者除了关心案情、涉案绑匪是否已全部落网外,该笔2800万巨款下落亦成为焦点,其中内地记者以为赃款会堆成小山,却原来只有约300万现金,连现场公安警官也以为涉案赃款未有全部展示。

  赃物包括动物型饰品

  Bossini已故创办人罗定邦孙女罗君儿遭绑架案轰动香港外,在内地坊间引起热议,内地记招展示劫走的珠宝和首饰等赃物中有大小“动物”型饰品,金银的戒指、耳环、颈链,还有手表等,款式多样化,却未见有堆积如山的现金。两地记者亦纷纷追问余下2500万元下落,其中香港警方在记者会上表示会追查下去,然而警察公共关系科其后发出新闻稿可能透露少少“端倪”。

  警方稿件中交代两地如何合作破案,并再次呼吁任何人士如有关本案资料提供,或留意到案发至今于飞鹅山及葵坳山一带有任何可疑物品或可疑人士,尽快与东九龙总区重案组联络。有网友表示,新闻稿揭露原来绑架中除了各界关注的飞鹅山外,壁屋附近的葵坳山亦涉案,警方此举可能希望假日行山者能协助找到“可疑物品”,网民表示将组织西贡行山团,尽好市民责任。

  陆路偷渡则利用藏匿于粤港两地牌货柜车、或非法越界等方式,以深圳梧桐山盘山公路边防一线为多发地;当中前海地区由于迎来开发热潮,因此前海开发区、鲤鱼门等地段也成为偷渡的热门地。

  据有关统计,去年深圳边防在深港边界查获各类偷渡案件66宗,抓获偷渡人员249人,其中外籍231人;摧毁境内外蛇头勾结组织偷渡集团已有三个。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