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重大事故控制中心令欧洲同行叹服

2013-03-24 08:27:49  来源:凤凰卫视

  1、sars十年

  vo1: 非典十年,见证香江大爱。

  嘉宾:当我们的医护人员在这里无私的救人,他们没想过跳船/差不多死就死吧,我也要救香港人。

  Vo2: 商界大佬转界公职,他要做好“香港大义工”。

  嘉宾:长这么大,没有试过一进去就被人家骂,我每说一句话人家都骂。

  Vo3: 福利式医疗制度,人人生而平等。

  主持人:有人说香港医疗的特色是一个有点社会主义的这种特色。

  嘉宾:非常,在全世界都找不到这么便宜的。

  Vo4: 公共医疗资源浪费,免费午餐易派难收。

  嘉宾:老人家要等五年才可以做到白内障(手术)。

  字幕:问答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

  sars肆虐

  十年前的3月,刚刚从亚洲金融风暴的危机中稍微喘口气的香港,又陷入了另一个黑暗时期:SARS疫潮爆发。

  世卫组织宣布香港成为疫区,发出旅游警告。香港人人自危,担心随时会被感染,如非必要不会出街,出街必定戴口罩,新闻连日报道有多少人感染,有多少人死亡,更令民众不安的是,一线的医护人员也无法自医,纷纷倒下。那时的香港百业萧条,楼市股市直插谷底,有人说,香港自开埠以来,似乎从没有试过如此的悲情。

  现时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亲历了那场世纪役症,他说,最令他感动的是,香港的专业医护人员带着勇者无惧的精神与病毒作战,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跳船。

  主持人:SARS那一次,是让大家对于香港的医疗系统,香港的医护人员非常敬佩的一次总体验,对您来说,印象最深的又是什么?

  嘉宾:(我)第一次就去玛丽医院,那天刚好是玛丽医院头一次有两个护士是受到感染,就因为这两个护士,其实就把几个比较重的病人是放近一点nurse station (护士站),令到她们可以照顾得好一点。但是因为这些比较重的病人的氧气是比较大的,那么有些气出来了。那么当你把几个放得近nurse station (护士站)的时候,有一些SARS的病菌跑出来了,她们自然就感染了。那么那一次我还去病房看一些SARS病人,去给医护人员打气,很深深的感受到他们,他们的压力是很大的,但还是说我们可以做的,主席,您不用担心,我们还可以做的。

  董建华:“政府宣布将淘大花园E座隔离”

  2003年3月下旬,疫情最为严重的淘大花园,感染人数激增至213人,为了防止疫情的扩散,香港政府对淘大花园E座实行了香港四十年来的首次隔离令。几天之后,特区政府宣布实施“家居隔离令”,要求受感染的人士自律地留在家中。全港中小学幼儿园停课,并且建立通报制度,每天向全港市民通报疫情。

  嘉宾:老实说,当时很多人批评医管局在处理这件事处理得不好,但是大家有没有想到,一个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病,而是能够这么迅速的把它减低(遏制住),你看看以后2004年或者2005年,全世界的专家,很多文献,很多文章都说如果香港政府当天不是那么决断地去做很多事情,找(收感染的)人去隔离,可能今天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我们香港人很值得骄傲,因为很沉痛的教训。

  最先遭遇非典病毒的威尔斯亲王医院,近1/3的医生先后中招倒下,前线人手告急。3月16日,香港医管局向其它医院发出通告,征召抗击非典的“志愿军”,众多医护人员志愿的走上了高危火线。

  SARS一役,香港有300多位医护人员因为救治病人而感染,占全部感染人数的近两成,其中有6位不幸殉职。

  嘉宾:另外一次,也是SARS,大概五月份六月初,我在英国碰到我的一个旧同事,就是专门负责人力资源的。那么他真的是很causal(随便)的说一句,他说好像很奇怪,他说我这两个月收到很多application,很多申请来英国做事的医生和护士,东南亚的,但是香港一个都没有,但是你们是重灾区。那这个令我很感动,当我们的医护人员在这里无私的救人,他们没想过跳船。

  有些医生,都不关他的事,他自告奋勇跑去这些SARS病房,帮助这些病人,帮助这些病人。那个时候很多医生病了,变成医生的压力很大,当你每天工作很多小时的时候,你的抵抗力也弱了,那么你感染病的机率也高了。当时很多医生,自己都病了。但是他们那种无私的精神,算了,差不多死就死吧,我也要救香港人。

  世界卫生组织刚刚宣布,将香港从非典型肺炎疫区名单中除名。

  当年非典突袭香港的时候,政府和医护均束手无策,役症过后,香港的公营医疗系统开始全面检讨,提升硬件设备,制定一系列传染病应变计划及措施,以应付大型役症的爆发。

  2004年,SARS之后,原医管局主席梁智鸿等高层相继请辞,胡定旭临危受命,被委任为医管局主席。在他的治下,现时香港的十五所急症医院已经有1400多张的隔离病床,其中500张可以及时使用。玛嘉烈医院建成传染病中心,拥有全亚洲最高规格的隔离设施。而非典之后成立的重大事故控制中心(MICC),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了一套颇为完整的灾难应变机制。

  主持人:您提到了,在2003年之后,就成立了MICC,我们也想知道当时MICC(重大事故控制中心)是为什么想到要成立?成立以后,它的启动机制是怎么做的?

  嘉宾:正因为我们吸收了SARS的教训,就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有系统的去处理一些大的事故。譬如那个时候SARS来的时候,可能这边的人正在研究用什么药,这边在做什么lab test(实验),这边去采购防护衣物,这边去调动人手,那就发觉我们应该有一个中央统筹机制是很有效率去做这件事情,所以吸收了这些顾问的报告,不如我们搞一个MICC。/就变成一个很完整的机制,就令到如果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譬如传染病,就启动那个(MICC)。所以那次觉得是很efficient(有效率)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