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悄然拉开2017特首选举工程

2013-04-22 11:17:46  来源:文汇报

  香港《文汇报》今日发表题为:“余若薇悄然拉开2017特首选举工程”的文章。全文如下:反对派全力备战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但到底谁会是反对派最终的候选人,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至今似乎仍然众说纷纭。政坛有消息说,不论是公民党内部意见,还是直接给予政治意见的美英在港机构,已有共识,尽管反对派阵营仍需要进行一场内部“初选”,但最终能代表反对派获得一定胜算的,恐怕只有公民党前任党魁、现任主席余若薇。

  余氏早受洋人栽培

  2010年维基解密泄露的美国外交电文中,曾有一封令人印象深刻的记载,当中十分形象地写着:“TheKingisdead,whereisourQueen?”(国王已死,女王在何方?)。当时背景是,受英国人扶植了数十年的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不再参选立法会,整个反对派群龙无首,一片乱象,於是美国人有了这番感叹。如果李柱铭是美国人讲的“国王”,那麽“女王”是谁?并非“不知所终”,种种迹象显示,“女王”应该就是公民党的余若薇。

  这位被美国人称为“女王”的余氏,并非近年才被赏识,用西方政治学中的“血统论”来说,美英势力栽培余若薇早於20年前就已开始,一步一步将她推上政治高峰。

  一位熟悉余若薇的法律界人士透露,余若薇早年在英国留学之际,就已与英国不同的政府官员多有来往,她当年的一位朋友如今已是英国政府高层官员。英国人很早发现余若薇的“潜质”,到了香港回归过渡期,港英当局开始有目的地委任余若薇以重要公职。例如由1989年开始,分别担任消委会、房委会、税务上诉委员会的成员,其“栽培”的味道十分明显。

  有一件事情足以说明余若薇在英国人眼中的价值。1997年回归前後,余若薇在港英当局协助下,担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一职,一做两年,直到1999年才卸任。以当时余若薇的资历,以及1997年香港回归前後敏感时期大律师公会的重要性而言,余若薇能有此“待遇”,令人刮目相看。事实上当时早有人议论:“Audrey(余若薇)好得(很受)英国人重用。”

  香港回归後,除了原有的英国势力,美国也不断强势介入,对余若薇的扶植进一步加强。前港英行政局议员李鹏飞曾透露过一个细节: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短暂访港,在一次欢迎酒会上,“主角克林顿一进会场并没有跟任何人寒暄,而是一个箭步就走到当时还是大律师公会主席的余若薇面前”。克林顿贵为总统之尊,且与香港相距十万八千里,莫说不了解香港,就算了解,当时也有众多其他反对派核心人物,但克林顿竟然一到会场就“一个箭步”与余若薇握手,这一举动反映的政治意义已经是呼之欲出。显而易见,在美国人眼中,余若薇早已是“老相识”,而其重要性与其他反对派人物相比,更有云泥之别,否则克林顿焉用“失态”去讨好一位陌生的东方女性?

  还有另外一件事。2011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来港3天,百忙中专门抽时间与余若薇会面。据透露,其间希拉里对余若薇多有眷顾,屡次表达对余的“敬意”,希望她“在民主路上继续战斗下去”。希拉里更用了一句包含明显政治含义的赠言予余若薇:“Youarenotonlylivinghistorybutmakingitaswell!Youhavemyadmirationandbestwishes.”(你不仅仅活在历史中,同时也在创造历史。我敬佩你并向你送上最好的祝福。)

  积累能量问鼎特首

  这类极具政治含义的事例其实并不少。2000年港岛立法会补选,当时反对派最有影响力的民主党主席李柱铭,力压党内异见,不顾一切保荐余若薇参选。这也是余若薇正式踏入香港政坛的开始,那年她47岁,刚好卸任大律师公会主席一职。结果一如所料,她成功击败民建联参选人锺树根,成为立法会议员。两年之後,她组建“二十三条关注组”(後为“四十五条关注组”),与美英相互配合,阻止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通过;2006年3月19日,她积极策划组建的公民党成立,并出任党魁;2008年,她策划公民党参与立法会“全面直选”,全面铺开各区的竞选工程,扩大公民党在立法会的影响;2010年,她主导公民党参与“五区公投运动”,与社会民主连线一起撕裂香港社会;2012年後,她意图“以一带二”扩大公民党立法会席位,转战新界西参选,结果落败。

  摊开余若薇过去12年的发迹之路,很容易看到美英势力培植余若薇“上位”的良苦用心,也看到余氏不遗余力的“勤奋努力”。几乎每隔两年,余氏总有惊人之举。一步一步,有计划有策略。如果说背後没有人支持,光靠余氏一人之力,想在短短数年内获得如此成就,毫无可能。尽管余氏2012年立法会选举遭遇失败,令她问鼎大位之路受到阻碍,但一如民主党一成员所说,正是由於立法会选输了,余若薇才有了更好的藉口去参选特首,谁也阻挡不住。

  据一位资深传媒人透露,通过综合观察分析,包括公民党核心人员的意见,以及一些美英在港机构人员口中流露的看法,可以明显感受到,余若薇作为反对派唯一的特首候选人,将是不可逆转之事。

  尽管反对派内部有不少人希望2017年参选行政长官,例如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民协立法会议员冯检基、工党主席李卓人和“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黄毓民等,但在美英外国势力的眼中,这些人没有一个具备余氏所拥有的条件,包括良好的专业形象、强烈的个人魅力、较强的领导能力、长期高企的民望等。因此,不论是否能有一场反对派内部的“初选”,余若薇必能击败所有竞争对手,走到全民普选的一刻。据称,有外国政治顾问讲:“NobodybutAudrey.”(除了余若薇谁都不行。)可以预见,一些不希望香港繁荣稳定的势力,必将使尽所有力量,保送余氏入闸,於2017年参选行政长官。

  三措施凸显选举工程

  其实毋须余若薇或一些外国人亲口承认,种种迹象表明,余若薇围绕2017行政长官选举的工程,已经悄然展开,行动包括:

  第一,设立全新的个人网站。尽管成为立法会议员以来,余若薇一直拥有一个名为www.audreyeu.hk的个人网站,以往一直标签为立法会议员,但从去年底今年初开始,这个网站已全面更新,其风格已不再是局限於议员,而是上升到突出个人形象与魅力。例如,网页没有任何公民党标志,而是突出个人特写照片、完善的个人履历表、很多发表的政策意见与文章。显而易见,余若薇是要通过这些,向市民传递一个“全民特首”的形象,而不仅仅是公民党主席的形象。

  第二,招募“余若薇之友”。任何选举,必须要从发动支持者开始,奥巴马正是从小范围的支持不断蔓延到全国。余若薇从今年初开始,不断招募所谓的“余若薇之友”,尽管没有作出任何解释,但对於一个已不是立法会议员的政治人物来说,此举实际上是在为自己积累支持群。一旦余氏正式宣布参选,“余若薇之友”必将发挥对手所无法企及的助选能力。而此种做法,多少能看到一些美式竞选风格。

  第三,广泛联系基层反对派。余若薇明白要进入2017年的选举程序,必须跨过反对派内部的初选,而初选主要选民来自於反对派的支持者,为避免出现无法控制的意外,余若薇自当选公民党主席以来,不断与反对派其他政党接触,名义上是要增加沟通,实际上是在进行魅力攻势,及早建立起必要的联系。但此举也招致一些反对派激进团体的不满,质疑她不断宣扬“泛民要团结”,实际上是在为日後排挤其他反对派候选人铺路。

  2017年,余若薇大约65岁了,已经没有时间让她再等到2022年才去参选行政长官;而过去30年来美英对她的扶植与栽培也不能付之东流。因此,不论是从背後支配她的政治势力,还是从她个人角度而言,2017年将是她最後一博,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由此引发的反对派内部势力的整合,谁真上谁假上,谁主攻谁佯攻,都会随着外国势力指挥棒的挥动,逐步展开。(作者 陈劲功 转载自《紫荆》杂志4月号)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