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富婆曝主妇圈澳门赌博早出晚归输千万

2013-05-07 10:34:52  来源:羊城晚报

广东富婆自曝主妇圈子澳门赌博早出晚归输千万

上午6点送孩子上学,9点已经坐在澳门赌场,家庭主妇变身赌徒后悔不已

  肇庆一位少妇自曝主妇圈子境外赌博生态。据悉,近年主妇圈子中有不少人经常瞒着家人,说是去逛街、旅游,实则跑到境外赌场去。由于她们掌管家中财权,即使输了很多甚至借高利贷去赌,家人也不易及时察觉。

  这名少妇叫阿梅,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早年与丈夫共同打理一家五金工厂,近年做了全职家庭主妇,不久迷上赌博。最疯狂的那段日子,她早上6时多在肇庆送孩子上学后就飙车到珠海,9时多已经坐在了澳门的赌台上,傍晚又回到肇庆的家中。每日朝去晚归却乐此不疲,不出数月,输钱过千万……昨日,幡然悔悟的她主动邀约羊城晚报记者,说出了这一段疯狂经历。

  老公开工厂,老婆染赌瘾

  阿梅在朋友帮忙下独自经营一家公司,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着有点慵懒的她,她和记者聊了一个下午。

  “我在农村长大,小时候家里穷,为赚点钱还去捡垃圾帮补家用,”阿梅述说着过往。她与丈夫是高中同学,婚后,她和丈夫共同经营一家小五金厂,“厂子越做越大,成了当地著名企业,我感觉到自己水平有限,不能再管理工厂了”,于是,厂子完全交给丈夫打理,阿梅成了全职家庭主妇。

  家庭状况好起来后,买车、买楼、买地。阿梅常和闺中朋友出外吃饭、逛街、打麻将,“开始打5元、10元,后来打100元、200元。恶习在无聊中形成,三日不打麻将就闷得慌”,阿梅说,甚至想到死了也要用麻将台陪葬。

  2008年,她借了20万元去炒股,结果大亏,于是想通过赌博赚回来。2009年,恰好肇庆某地开设有一家地下赌场,于是,她开始涉足真正赌场,不久,那家赌场被查封,但染上了赌瘾的她开始跟朋友前往境外赌博。

  奔澳门赌钱,一输上百万

  “过境玩,初时很新鲜,赌得小,后来听人说百家乐有规律可循,于是相信了有‘大路’、‘小路’、‘珠子路’。我被这些‘路’弄得神魂颠倒,以为自己识得睇‘路’了。也就这样更加上瘾,朋友没空去,我便一个人驾车去。我好胜,输了想赢回来,赢了想赢更多”。阿梅有点不堪回忆,眼睛有点红肿地说:“其实,那些所谓的‘路’,都是让赌徒通往灭亡的死路”。

  2011年的夏天,是阿梅出境赌博最疯狂的日子。她每天早上6点多在肇庆送孩子上学,9点后已坐在澳门赌台前,那边大大小小的赌场几乎都去过,赌场有点心茶水提供,午餐时间也不离场。晚上,她又飙车回到肇庆家中,时速常常开到一百六七十公里,曾经一个月因超速罚单就有5000元。老公和家人一直被蒙在鼓里,以为她去了附近哪里旅游、逛街。

  “有时输得很惨,心想权当将钱暂存那边了。回到家,面对家人时,仍强颜欢笑。第二天,又‘飞’了过去,发誓要把昨天输的钱赢回来,如此周而复始,越输越多”,阿梅说:“如今想起来,都惊讶当时为什么不知疲倦,赢的时候都是十几万几十万进账,令人疯狂啊!”

  但最后结果仍是输,阿梅不愿提及总共输了多少钱,“有一天便输了100万,加起来都有上千万了。什么小赌怡情,那是自己骗自己。有钱时,十万八万也是小赌;钱不多时,即使一千几百也算大赌”。

  主妇管钱财,输了没人知

  阿梅告诉记者,在她的朋友圈中,80%的家庭主妇都曾赌过或至今仍在赌。特别是在珠三角的村镇,不少人家开厂开店,男人在外拼命赚钱,闲在家里的主妇既有私房钱,还掌管男人赚回来的钱。她们染上赌瘾后,即使输了钱,男人也难以察觉。“女人输了钱更不愿意告诉老公,而当事情穿帮后,她可能已输得很惨了”。

  阿梅说:“今年春节期间,一位女老师因借钱赌博,输了后被人追上门,她只好悄悄离职,带着全家人走佬,现在不知所终。”阿梅圈中女友有不少这样的事发生,“有两位20多岁的姐妹,她们是3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开酒楼,一个开五金厂,两姐妹越输越赌,后来借钱去赌。去年因开假支票,结果被告经济诈骗,姐妹俩先后被判刑,事发后,已输2600万了”。

  “家庭主妇出去赌博更具隐蔽性”,阿梅以自身为例说:“开始我也是带5万、10万过去,输了便回来。后来,输了便打电话向朋友借,朋友将钱打进我的信用卡里,我在那边取了钱继续玩”。阿梅说,由于以前她经营过工厂,因此,每次问人借钱她都以工厂资金周转困难为由,那些做民间小额贷款的商家,都会第一时间借钱给她。“他们为了赚高额利息,还怕我不借呢”。阿梅说,家里开工厂赚的钱她也可以管理,因此,她经常拆东墙补西墙,每次输得精光时,仍能源源不断补充“弹药”。

  赌钱被发觉,回头终是岸

  阿梅告诉记者:“办理澳门通行证,两个月可以签注一次;办理护照签证,3个月可去6次,而办理商务证可以天天过去,我3个证都办齐了”。阿梅说,两个月去一次的,那算是正常;一个月去两三次,那是走火入魔;每天来往的,那是执迷不悟不可自拔了。

  2011年9月,阿梅在赌场上邂逅老友,“她见到我的商务证,发现我天天过埠,于是不顾我的哀求,回到肇庆将此事向我老公踢爆”,阿梅说。事发后,阿梅家里人对她仍是很好,“老公宽容、豁达,帮我还钱。家人对我越好,我就越后悔,想死的心都有了”,阿梅低下头说道。

  整整一年多,阿梅始终心有郁结。“今年初,遇到了一位国学大师,他点拨了我,让我改过自新。最近,我才从阴影中走出来,敢于将此事讲出来,坦然面对,不再逃避”。阿梅说:“家人和社会对我的爱和宽容,让我走过了那段低迷期。见到记者,我就想通过我的经历,警醒仍在赌场里搏杀的主妇们。”阿梅对记者言辞恳切道,此时,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羊城晚报记者 李维宁)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