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档姊妹花 守护60年中环情味

2013-05-08 14:18:17  来源:大公网

铁皮档姊妹花/苹果日报图

  大公网5月8日讯 据《苹果日报》报道,人在中环,各有目的,对卑利街一对姊妹而言,中环是她们的人生舞台,近60年来二人唇齿相依,镇守老父留下的两个铁皮档,尽管推土机掩至,兵临城下,仍守护着逾半世纪的回忆。记者:中环特工队

  经过姊妹花的两个铁皮档,很易走漏眼,她们一不高声叫卖,二不紧守档口,经常把酸荞头、凉果置之不顾,熟客都懂得放声大喊:“买嘢呀!”妹妹王丽花这才急步回巢,原来她正在姊姊王木卿的档口打牙骹,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哈哈,冇生意咪过去搵佢倾偈啰,你照顾我,我照顾你!”中环打工仔终日挂着扑克脸营营役役,冲锋陷阵,在中环出生的王丽花却每天笑口常开。两档皆沿用其父之名“顺记”,一档卖蒸糕,一档卖凉果,街坊称她们为“大妹姐”及“二妹姐”。

  想当年王家八兄弟姊妹,儿子负责上学及玩乐,女儿则看档及走鬼,二妹姐九岁便在士丹顿街住所楼下卖豆腐花,“初头木头档,走鬼?点走呀,由佢拉啰,架车嚟到,就叫:‘妹妹,又系你?上车啦!’拉到熟晒咗喇!”上庭认罪罚一元,“算多嘅!嗰阵一碗豆花先卖斗零”。执法无私,幸而行家有情,“嗰阵环境唔好,肚饿嗰阵,你有叉烧包卖,我有豆腐花卖,咁你畀叉烧包我食,我就畀碗豆腐花你食”。

  隔离档邂逅卖牛肉老公

  12岁目睹父亲离世,还好当时已获市政局发出牌照,告别打游击岁月,而档口则搬到卑利街,即是现时大妹姐的档口,以及结志街重建地盘旁边。“呢度拆第二次喇,头一次拆,我食沙呀!”二妹姐站在地盘外,眼神飘到远方,推土机过处,尘土及回忆翻滚,40多年前,就在这个位置,她遇见日后的丈夫,那时她不过12、13岁。

  “喺我隔离卖牛肉识?,就系呢度啰,佢好勤力,好少出声,收工陪我一齐行回家,日日帮衬我,收唔收钱?梗系收啦,哈哈,环境唔好点会唔收?”跟时下的快餐爱情相比,夫妇的相恋过程犹如白开水,平淡无奇,却相互依存。“嗰阵都唔乜嘢叫拍拖,佢喺乡下嚟,香港冇人冇物,朝早4点几出嚟劏牛,嗰阵大家都系由朝做到黑。结咗婚33年,佢对我好好?”。双方年龄相差12载,丈夫现年70岁,已经退休,闲时弄孙为乐,间中为老婆煮几味。

  大时代的洪流,冲走了旧人旧物,“啲街坊走晒,个个都唔识,买完嘢都唔会同你倾多句”。人情渐冷,但二妹姐始终坚持用心待人,记者首次帮衬她时,正好遇着同街档主询问入货地点,明明是商业秘密,二妹姐也如实相告,“(油麻地)果栏、(上环)三角码头啰!”不怕争生意?“喺我隔离摆档都唔紧要的,人多拍埋一齐卖,仲好生意呀!”姑勿论这道理是真是假,但在今天尔虞我诈的商业社会,她的豁达肯定绝无仅有。

  她的“顺记”也从豆腐花档演变成今天的凉果档,现代人讲健康,当年的浓油赤酱几近从饭桌上绝迹,档口的生意也不复当年勇,“以前过时过节,一日做到1,000蚊生意啊,我家做成日100蚊都试过,我家姐好生意过我嘅,唔信你过去问下佢,哈哈!”

  两姊妹性格南辕北辙,命途也迥异,二妹姐有儿有孙,大妹姐却早在40岁便守寡,自此生活担子一肩挑,30年悄然过去,一对子女已长大,虽同一屋檐下,鲜有时间相伴。大妹姐因摆档久经日晒,两年前双眼患上黄斑病,动手术后视力大不如前,“我成日找错钱畀人,50蚊当咗20蚊,啲客通常都会畀返我”。

  都市人冷漠,街坊碰面如同陌路,然而姊妹情始终不变,放假总会相约上茶楼,妹妹跟老公旅行,也会预姊姊的份儿。两姊妹的住所都在中环歌赋街,朝夕相对,即使感情再好,难免磨擦,“发起脾气上嚟,我唔睬你,你唔睬我,一阵间又睬返,通常都系佢(口氹)我。”大妹姐说。

  二妹姐健谈,自言恶死;大妹姐看似寡言,实质随和,因此常被欺负,她说:“有阵时唔知佢(顾客)买乜嘢,望一望啫,佢就问:‘系咪做生意的!’。”二妹姐总会适时救驾:“唔好虾我家姐呀,虾我家姐我唔放过佢的,天脚底我都追住佢!”

  

关键字: 铁皮 姊妹花 守护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