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联反对派关系大起底 骨干在校充“烂头卒”

学联人士与反对派关系表(点击查看大图)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文平理 齐正之) 人大常委会就政改决定一锤定音,连“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也承认策略失败。但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却继续坚持对抗路线,近日甚至宣布在9月22日发动大专生罢课一周,并且积极配合“占中”行动,犹如反对派的“烂头卒”。本报调查发现,近年来反对派与学联互动紧密,学联已变质成为反对派的“打手”以及培训第二梯队的基地。

  本报调查发现,学联之所以由一个学生联盟,逐步演变成反对派的“外围组织”,专门负责煽动青年学生,在前线冲锋陷阵,当中原因,主要是反对派近年已经与学联形成了密不可分的“旋转门”关系。一些有潜质的反对派“新星”如李成康,可派到学联汲取经验和知名度;而学联骨干在离任后就可以加入反对派政党,成为重点培养的一群,如当年的陶君行、蔡耀昌,或近年的李耀基、黄永志;部分人更成为反对派的受薪职员,不虞因为抗争而影响就业,令他们可以在无后顾之忧之下全力为反对派服务。在这种紧密的互动关系下,令学联已经完全变质,成为了反对派的“打手”以及培训第二梯队的基地。

  预演“占中”煽罢课 愈趋激进

  学联是由香港8个大专院校学生会组成之专上学生组织,原本成立目的是作为学生的组织,以推动学生运动的发展和增加学生对社会的投入。然而,近年学联的行径却俨如激进反对派的政党团体,激进程度甚至较“人民力量”、社民连等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年6月时,学联就联同多个激进组织以响应反对新界东北发展为由,暴力冲击立法会。近期,随覑“占中”形势愈来愈孤立,学联更自告奋勇担当“占中”骨干,在戴耀廷以及反对派愈退愈后之时,学联却愈走愈前,7月1日大游行后的“占中预演”,就是学联为主发动,导致包括多位青年学生在内的511位市民因违法而被捕。最近,学联跟随反对派抗拒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步调,全力策动大专生罢课,意图为“占中”挽回声势。

  一直以来,学联与反对派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但在政治上互相支援,而且学联中人成为反对派政党核心的也有不少。早年便有前学联秘书长陶君行,他后来加入民主党并成为党内少壮派代表人物,之后脱党加入前铫任秘书长,几年前更成为社民连主席;另一名前学联秘书长蔡耀昌,及后担任刘千石助理多年,现为民主党副主席,这些足证学联与反对派的关系。

  反对派栽培 形成“旋转门”

  近年来,两者的合作更加愈趋紧密,已经形成了“旋转门”关系:反对派的“学生精英”可以加入学联接受抗争训练,并且提升知名度;之后这些“精英”又可以进入反对派内担任重要职位,这种安排一方面可以为反对派培育源源不绝具有知名度和斗争经验的“精英”;另一方面通过这种合作关系,反对派可以牢牢控制学联的路线和立场,使之成为反对派的有力打手。

  例如在2011年8月18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出席香港大学百周年校庆庆典仪式时遭到一小撮激进示威者干扰,当中“一战成名”的李成康,就是民主党锐意培训的新秀。当时民主党更派他担任前立法会议员李华明的助理,甚至正安排他参与区议会选举。虽然事后因为李成康抹黑警方的大话被揭穿声名狼藉,但他仍然得到反对派赏识,并且在2012/2013年度担任学联秘书长“受训”。

  至于在学联任上干出名堂后得到反对派重用的更不少,当中例如有2007/2008和2008/2009年度连续两届担任秘书长的李耀基,及后迅即得到民主党重用,并且担任“支联会”常委、民主动力执委等多个重要职位;又如2009/2010年度出任学联代表会主席的黄永志,毕业后投身激进反对派阵营,现为社民连主席梁国雄助理,是6月冲击立法会被捕的其中一人。而曾被称为“新民主女神”的周澄,在2009/2010年度担任学联秘书长,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最终获聘于社民连,现为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梁继昌研究助理,而其男友正是社民连副主席吴文远。

  就业有保障 不怕违法影响前途

  在2011/2012年度担任学联秘书长的陈倩莹,现为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张国柱政策研究主任,据称她并“内定”为民阵新一届召集人。而近日“大出风头”的民阵召集人杨政贤,也是出身学联,在2013/2014年度担任副秘书长一职,后来正是由于得到前民阵召集人孔令瑜的赏识,一跃成为了召集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学联自然不可能政治中立,沦为反对派的政治打手。

  然而,外界却质疑,多名学联骨干在毕业之后受聘于反对派,这等如是为他们设置了“安全网”,令他们不怕激烈甚至违法抗争会影响到他们的就业及前途,变相鼓励他们变本加厉。这也是近年学联愈来愈激的原因。但是,反对派的职位始终有限,在僧多粥少之下,除了少数头目人物能够“受惠”外,不少跟覑学联的学生却未有同等待遇,随时因参与激进甚至违法的活动,而一失足成千古恨。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