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累建造业大裁员 政务工程进展冻结

  图:有传承接多项大型政府公务工程的建筑公司,早前裁员200人,同时也有大型建筑师楼裁员两成,建筑系毕业生今年入行势将更困难资料图片

  大公网5月26日讯 (记者 梁少仪 曾敏捷)立法会内“不合作运动”掀起的“拉布”行动旷日持久,引发的裁员潮陆续蔓延。“拉布”严重拖慢政府公务工程拨款,新工程无钱展开,已开展工程进度冻结,建造业生态链上,由负责施工的承建商,以至担任顾问的建筑师楼,都紧缩人手甚至裁员,有大型承建商裁员200人,也有大型建筑师楼裁员20%,大学建筑系毕业生今年入行势将更困难。业界形容,建筑业正面对金融海啸后六年来最严峻困境,建造业大联盟已发起普查,了解业内各界别苦况。

  建筑师业界的紧缩开支风气,去年底开始浮现。十大基建工程都已起动,建造工程业界原应处于十年黄金期,一片好景,各大人力资源调查结果均反映,建筑工程业“行情看涨”,今年加薪幅度料可领先其他行业。不过,立法会内“拉布”令多项公务工程现“半生不死”的暗涌,承接政府工程顾问合约的大型建筑师楼与承建商,首当其冲。

  建筑师业界传出消息,本港多间建筑师楼已在裁员,当中,一间大型建筑师楼更已裁员20%,中层的资深建筑师由于薪金较高,容易成为被“开刀”对象。有资深建筑师坦言,近日听闻有50岁以上具备专业认可人士资格的建筑师,托人寻觅工作。他以自己的公司为例,预期未来半年至一年内人手缩减10%至15%;未来12个月不会招聘新毕业生,包括暑期工及实习生,就算招聘,人数也会较去年减少。

  大学毕业生求职旺季近日展开,建筑学系毕业生今年投身业界,相信不及往年容易。有建筑师楼负责人透露,公司已打算收紧聘用条件,新毕业生除非确实表现优秀,否则未必聘用,预计新毕业生要求薪金的“开价”,也不能“企得咁硬”

  传金门建筑早前裁200人

  事实上,承接多项大型政府公务工程的金门建筑,早前已传出消息裁员200人,涉及土木工程师与结构工程师。金门建筑回覆《大公报》查询时,没否认裁员,仅称公司对人力资源的聘用及调配进行适时检讨,以紧贴市场状况及配合业务需求,增减属常规管理程序。

  建筑师业界人士称,建筑师楼在工程项目通常担任顾问,工程拨款在立法会迟迟未批出,一拖起码半年,工程无钱展开,或开展了但无钱推进到下一阶段,顾问建筑师在财政上立时俨如被“放血”。顾问建筑师负责监督整个工程进行,合约上须列明负责该项目的整队人员的名字,工程一展开,中途不换人,原班人马监督至竣工。顾问合约按阶段发放合约金,除非是中途修改图则,否则不会额外加钱。工程若因为无钱推进而拖延,顾问建筑师不能像承建商般可按合约向政府索偿,又因为合约规定不能更换人员,就算工程停滞,无工可开,建筑师楼也不能裁减该队人手,薪金却要照支,惟有削减公司内其他人员。

  本港建筑师有60%工作量在中国内地,业界人士称,内地建筑工程近期也放缓,双重打击下,导致建筑师楼出现裁员情况。近期更出现“大鸡食细米”状况,一些过往是中小型建筑师楼较有兴趣的项目,大规模建筑师也参与竞投。

  工程断层年底或爆裁员潮

  香港建造业分包商联会会长伍新华形容,政府工务工程拨款呈悬崖式下跌,原定逾400亿元的拨款总额仅批出36亿元,按年跌幅逾90%,顾问公司及承建商首当其冲受影响,分包商收到工程款项的时间受牵连滞后,“有人出来搵工,但市场根本就没有标竞投,怎么请人?”他预期工程拨款若持续偏低,裁员潮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爆发,较下游的分包商、建筑工人受影响情况会滞后,但当多条铁路等基建工程陆续完工,工程供应将出现断层。

  早前发动游行要求立法会停止“拉布”的建造业大联盟,最近向各业界包括建筑师、测量师、工程师等展开问卷调查。建筑师学会副会长岑延威称,大联盟制定问卷内容,由学会发放给辖下公司会员。

  他称2008年金融海啸后,建筑业界前景一直向好,今次裁员规模虽不及1998/99年的金融风暴、2003年沙士时大,但也是六年来最严峻情况。

         431亿工程拨款仅获批36亿

  自去年九月占领运动发生后,反对派议员在立法会展开大规模不合作运动,财务委员会与工务小组成为阻碍工程审批的主战场,多项工务工程审批被拖延,不但令工程造价飙升,部分工程更是至今仍开工无期。上年度有27项工程受影响,平均每项工程延误超过半年,工程造价合共增加了25亿元。

  政府近年的基本工程开支每年约为700亿元,但在2013/14年度,财委会只通过了13个新工程项目,涉及36亿元拨款,远低于原预计的431亿元新工程拨款。上年度27个工务工程受“拉布”影响未能完成审批,当中包括“三堆一炉”、欣澳填海规划及工程研究、中部水域人工岛策略性研究,以及多项涉及兴建学校、体育馆、隔音屏障和警署等民生工程。

  “拉布”令工程造价飙升,以“三堆一炉”四个项目为例,原定2013/14年度在立法会审议拨款,但未能如期审议,至今年初获通过拨款时,工程造价已合共上升了13亿元。

  “拉布”甚至令部分工程至今仍开工无期,例如原定2018年通车的莲塘香园围口岸,相关工地平整及基建工程原定上年度可取得拨款,已招标的合约将于今年七月届满,但拨款申请至今仍在财委会内议而未决。当局承认,口岸要按原定目标2018年通车有难度,工程每拖延一个月,造价飙升7000万元。

  此外,部分上年度未赶及讨论的小型拨款,包括造价约29亿元的东九龙总区总部及行动基地暨牛头角分区警署,以及一亿元的欣澳填海规划及工程研究费用,今年初在工务小组遭否决,至今仍是上会无期。

        建筑师促加快审批进度

  立法会内审批工程拨款被“拉布”,建筑业界表示,政府部门内部审批工程进度也十分缓慢。有在斜坡附近的工程,为进行地质钻探工程,单是申请进场的批准文件,地政总署也用了九个月时间。屋宇署则被指积压大量审批申请,有负责审批文件的人员,遭建筑业界联名致函部门抗议。

  资深建筑师林云峰称,审批部门官员近年偏向采取自我保护心态,立法会“拉布”成风的现象下,工程审批为免在议会内成为“被插”对象,务求做到“滴水不漏”才提交议会审议。一个项目申请,接到申请的部门例如屋宇署、地政总署、规划署等,需视乎项目性质,咨询其他相关部门的意见,这种咨询过程近年出现“敌不动,我不动”的现象,有关官员倾向等待其他部门先给意见,结果咨询所需时间较过往长。

  他表示,去年曾就部门审批工程问题,草拟100页纸的信件,提交发展局反映意见。他指出,自己所负责的一个工程,地盘在官地,该地已宣布批给一个机构,由于地盘附近有斜坡,施工前必须勘探斜坡地质,于是向地政总署申请批准进入场地,但结果用了九个月时间,当中首两个月是部门遗失了图则,两个月后,部门寻回图则,却用了七个月时间审批。他称主体工程都尚未展开,单是第一次的进场申请,前后就已用了九个月时间。

  屋宇署审批工程缓慢,近年备受建筑业界批评。他分析,屋宇署人员近年工作量庞大,有时确实是未能赶及审批项目。但九龙区有一名总屋宇测量师,长时间无批出一个项目,结果被建筑业人士联署去信部门投诉,该人其后结果被调离审批部门。

  屋宇署发言人称,该署拓展(1)部九龙组负责审批涉及九龙区的建筑图则,根据该署记录,由2013年初至2014年底,该组每月均有批出建筑图则。过去两年,该署在60日内审批新呈交的图则,2013年服务表现为98.9%,2014年为89.9%,30日内审批再次呈交的图则的实际服务表现,分别为99.5%及94.1%。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