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明渠建桥掀争议 设计被批“30年前都唔用”

图:2015年方案,由教育路往西铁朗屏站高架行人天桥的模拟图

  大公网8月10日讯(记者曾敏捷、梁少仪)元朗市中心人潮迫爆行人路,为疏导行人流量,路政署拟兴建高架行人天桥,凌空覆盖在元朗明渠上,由西铁朗屏站向南直线通达元朗南,但天桥庞然巨物的建筑设计,爆发争议。四个建筑专业学会罕有地联署反对,质疑若为疏导人潮,只需在明渠两岸建栈道以扩阔行人路,毋须斥数以十亿元计巨额造桥,批评天桥不但设计过时,而且阻塞明渠所在的通风廊,影响元朗市中心空气流通。学会早前更杯葛工程顾问的优化设计工作坊,元朗区议会则坚持地方问题地方解决,希望天桥尽快动工。

  元朗市中心人车争路问题被诟病多年,为改善行人环境及配合元朗南新发展,路政署两年前提出兴建高架行人天桥等多个改善建议,经过公众咨询及修订后,今年五月落实优化方案,兴建笔直走线的高架天桥,由西铁朗屏站向南延伸,经安宁路、青山公路元朗段至教育路,全长约540米,桥宽六米,设有上盖,由于河道地质勘察发现溶洞,支撑桥身的桩柱只能用小型的桩基,最新设计图显示,桥身上有多个巨型的爪状物,以钢架结构配以桥墩支撑,有六个设有升降机、扶手电梯、楼梯及斜路的行人交汇处。

  批评设计“30年前都唔用”

  不过,高架行人天桥方案引来不少争议,四大建筑专业学会包括香港建筑师学会、香港园景师学会、香港规划师学会及香港城市设计学会,早于咨询期间发表联合声明,强烈抗议在已准备进行美化工程的元朗明渠上空,兴建有盖行人天桥,认为是部门协调问题,并批评高架天桥是“浮夸的巨型建筑物”、“形态极为笨重”,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而且高度落差大,不是友善设计。

  四大学会提出融合天桥与栈道的设计,建议行人通道与西铁朗屏站相连部分至安宁路一段,及横跨青山公路轻铁路轨时用高架行人天桥模式,其余路段则在明渠两岸修建栈道,令行人道扩阔约三米,同时加强绿化,营造河边行人走廊。河边走廊方案于去年七月的元朗区议会交通及运输委员会讨论,但遭“打枪”,委员批评方案要居民上上落落,不明白市民实际需要,甚至质疑专业团体强调街道经济,是否因持有天桥附近的商铺。

  建筑师学会本地事务部主席何文尧称,路政署最新的顾问建议,天桥由原先的蛇形弯曲外貌,变成拉直一线,加上架在天桥上的“巨爪”,批评是“30年前都已经唔用”的过时设计。他指出根据元朗市中心的规划,元朗明渠是主要通风廊,由地面起计算20米不应有建筑阻挡,高架行人天桥建于明渠上,破坏元朗中心景观,影响通风,违反城市设计和环境美化原则。他批评高架天桥对城市景观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认为应参韩国首尔清溪川等外国河道改善工程,打造河边走廊,美化河道。

  区会:建桥快捷直接纾挤塞

  元朗区议会交通及运输委员会主席陆颂雄称,行人天桥主要为改善交通挤塞,快捷直接是最高指导原则,故路政署最初的弯曲走线修订为笔直方案,质疑专业团体方案,行人需多次上落天桥,疏导人流成效有限,不便长者及伤健人士,不切合居民需要及生活习性,“通风不是不重要,但元朗最大问题是交通挤塞,居民最需要便捷的通道”。他欢迎专业团体就元朗发展提出意见,但认为“有些问题始终地区最清楚”。

  他说,行人天桥构思讨论多年,顾问公司预期最快2017年中动工,居民不希望节外生枝。多名区议员及专业团体代表早前参与设计概念工作坊,讨论高架行人天桥设计细节,地区意见希望天桥增设便民设施,例如有自动增值机等,加入地区特色的艺术装饰。

  香港建筑师学会、香港城市设计学会均杯葛出席该次工作坊。建筑师学会会长吴永顺称,绝对尊重议员的决定,但重申香港城市已很挤迫,不应在无需要的地方加建巨型天桥。

  路政署回覆《大公报》查询指,拟议沿元朗明渠兴建的高架行人通道宽度约七米,而元朗明渠宽度约30米,署方严格按照《环境影响评估条例》进行环境影响评估,已委托顾问进行空气流通评估。顾问正进行勘察及详细设计,适当阶段会作造价估算,及建议工程时间表。署方会在设计上考虑各方意见,务求制订最适切的方案。

  渠务署重申,元朗市明渠为区内重要排水道,路政署会就拟建行人天桥进行排水影响评估,在有需要时提出改善方案,确保工程不会对排洪能力构成负面影响。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