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创客闯京城 玩转“互联网+”掘金“迷你仓”

  图:一位外国用户正在了解迷你仓的使用方法受访者供图

        大公报记者孙志、张宝峰

  曹肇棆发型梳得一丝不苟,衣着精致,十足的香港潮男形象,这位剑桥毕业的香港创客已在北京迷你仓市场干得风生水起。令他感慨的是,国家的“双创”政策、城市政策、二孩政策,这些政策让他的创业遇上叠加的“风口”,“来北京发展真是我事业上最关键的转折点。”如今,曹肇棆在行业首创的微信驱动迷你仓在北京已拥有12个线下网点,最大一处达2000多立方米。谈到未来,这个名字里布满经纬线的80后心中也有着细密的规划图:“我想作为优化空间‘行家’的迷你仓,将成为北京乃至全国房地产市场的一片‘蓝海’。”

  整洁光亮的后奔(即“all-back”),精致配搭的西装领带,说着带港腔的普通话,今年32岁的港青曹肇棆可以用三个词来形容:潮男、学霸和创客。曹肇棆12岁便负笈海外,最终在剑桥大学拿下房地产金融和土地法律两大热门专业的学士及硕士学位。

  剑桥生入“仓”下“海”

  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出现了一种专门针对小型用户的仓储形式,就好比把家里的储藏室或地下室挪到外面,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迷你仓。此后,迷你仓行业迅速发展。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迷你仓在北美洲区域,网点已超5万家,形成了约2200个品牌。在欧洲和澳洲,也各有超过2000家网点和数百个品牌。如今,仅在美国,迷你仓一年的总营业额就达150多亿美元,这个数字让荷里活都甘拜下风。

  从剑桥毕业后,曹肇棆先后在汇丰银行和美林证券从事房地产资本市场工作,2007年,在一次调研香港房地产细分市场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助存储板块基本是空白。“当时我就认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蓝海。”2008年,曹肇棆毅然辞职,入“仓”下“海”。

  然而世事常与愿违,曹走遍了香港约50个购物中心,其中大部分却表示对迷你仓并不感兴趣。被堵住前路的曹肇棆灵机一动,“为什么不去内地试一下?”2008年,曹肇棆因工作机缘来到内地,一边工作一边学习,韬光养晦等待创业时机。

  全球首创“微信驱动迷你仓”

  2014年8月,曹肇棆的第一个迷你仓线下网点在北京国贸核心区投入使用。李女士是曹的第一个客户,至今曹仍记得,李女士租用了2个小型迷你仓,用来存储家里的换季衣物及小型电器。发展到后来,迷你仓所存储的东西远远超出了曹肇棆的预想:玩具、桌椅、雪橇、模型、藏品、婴儿车、淘宝商家各式各样的货物……

  曹肇棆的迷你仓均是在天津、河北等地定制的高质产品,不仅采用了可变形仓体技术,更独特的就是仓上面的那把“锁”。“以往的迷你仓都是使用传统的挂锁,并不能保证绝对安全,用户体验也不那么棒。”曹肇棆说,2014年底,受到互联网酒店崛起的启发,自己开始琢磨如何把“互联网+”应用到迷你仓行业中去。终于经过与技术人员的反覆研究,一把“手机钥匙”诞生了。按曹肇棆的话说,“这种手机操控开关仓门的技术,我们是全球首创,它有一个帅气的名字──微信驱动迷你仓。”

  曹肇棆热切地给我们演示了这种微信驱动迷你仓的使用过程:“我们现在在西二环的国宾酒店,我有一个网点在西南二环的陶然亭。”只见曹肇棆用食指轻点手机上的圆形开锁键,“好了,现在那个仓门已经打开了。我还可以授权别人帮我打开仓门。”曹肇棆旋即点击了管理授权键,在输入一个手机号后,“你看,这是我一个朋友的电话,现在他用手机也能打开这个仓了。”曹肇棆告诉我们,这项技术大大增强了仓位使用者在使用时的灵活性,方便一仓多人使用,实现联合存储,对家庭及企业用户的管理十分便捷。

  开启新供给业务领先同行

  虽然并未创造迷你仓,但曹肇棆开发的微信驱动迷你仓却创造了市场上的新供给。在没有互联网技术介入前,租用一个迷你仓全流程至少需要30分钟,如今在曹肇棆这里租仓只需要5分钟。“我们是第一家真正用“互联网+”来改造和提升用户体验的公司。”

  截至目前,曹肇棆的迷你仓在北京已经拥有12个线下网点,面积从几立方米到2000多立方米不等,其业务覆盖范围在北京同业中已处于领先地位。2015年9月,因为显著的技术创新及上佳的市场表现,曹肇棆的智能迷你仓被全国房地产经理人联合会授予“中国房地产创新项目奖”。

  “你看,在美国,迷你仓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的市盈率比百度还高。”曹肇棆认为,一家公司存在的基础就是创造商业价值,中国的迷你仓产业前景广阔。谈起未来的理想,曹肇棆踌躇满志,眼神似乎也闪着希冀的光。

        “凤凰计划”无偿给50万

图:曹肇棆(前排左)和他的团队受访者供图

  青年创业,起事资金是道槛,在香港创业的年轻海归,现在只能拿到15万港元的免息贷款,且这个额度从2003年以后就没有增加过。“想在香港开一家零售店,15万港币连押金都付不起啊。”曹肇棆苦笑说。

  相比之下,北京的创业政策则显得十分“给力”。根据曹肇棆办公室所在的朝阳区“凤凰计划”,每个创业海归都能拿到至少10万元最多5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

  “注意,这不是贷款,而是无偿给你的啊!”曹肇棆睁大眼睛说。

  虽说自己未能享受到“凤凰计划”的资金支持,但曹肇棆还是庆幸自己所从事的迷你仓赶上了国家城市政策的“风口”——2015年12月20日至21日,时隔37年后再度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会上表示,城市发展需要依靠改革、科技、文化三轮驱动,要优化创新创业生态链,让创新成为城市发展的主动力,释放城市发展新动能。要加强城市管理数字化平台建设和功能整合,建设综合性城市管理数据库,发展民生服务智慧应用。

  变废为宝契合国家方针

  “我们的CBD迷你仓正是城市空间管理的行家里手。”曹肇棆笑着说,现在北京很多小区的自行车库都没能有效利用,很多大楼的地下库房也都闲置待用,这都是迷你仓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它能够充分利用城市闲置资源,并将其变废为宝,成为一个个优质的存储空间。“所以,我们这个行当正契合了国家大力发展智慧城市的大政方针。”

  让曹肇棆欣喜的还有国家刚刚放开的二孩政策,新增家庭的增长与北京高昂的房价、空间的不足、递增的人口流动性、海量的个体淘宝电商都为迷你仓行业孕育了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

  尽管北京在2012年才出现第一个迷你仓,但曹肇棆对其发展前景却十分看好,“虽然我们不是第一家进入北京的运营商,但我们的技术全行业领先,所以北京的迷你仓市场一定能后来居上。”

        国企历练 熟悉内地文化

  2008年10月,曹肇棆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土地。他原本接受了美国雷曼在华子公司的职位,因为雷曼已于当年9月宣布倒闭,很快,曹肇棆随这家子公司一并被光大控股揽入怀中,这位普通话尚不流利的年轻人阴差阳错地成为内地国企的一员。

  “我在光大干了三年,这真是一段难忘又难得的历练。”如今再忆起,曹肇棆依然充满怀念之情。他在光大期间,得以到全国30多座城市看项目,与内地人广泛深入地打交道,让这个港青渐渐熟悉了内地的文化,当酒杯碰到一起的那一刻,曹肇棆嘴里跑出来的不再是“饮胜!”,而是一声爽朗的“走一个,乾了啊!”

  北上须先历练一两年

  刚进入光大的时候,上司问曹肇棆能不能喝酒,曹答曰“能喝”,上司顿时笑了,随后小声告诉一头雾水的曹肇棆,“在内地,你说能喝就是非常有酒量的意思,所以今后你可不能这么说了。”曹肇棆现在说起这个段子,还忍不住叨唠,能喝不就是能喝的意思么。

  曹肇棆说,内地酒文化仅仅是一个缩影,它反映的是内地人之间交流、交友、做事的一种风格与文化。曹坦言,在国企的这些历练,为他日后在内地独立创业、开拓业务做了重要铺垫。

  “如果有打算来内地创业的香港朋友,我真要建议他们不要一跑过来就干,而是最好先到内地的企业历练一两年。”曹肇棆说,这可能就是内地人常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吧。

  曹肇棆称,得益于内地的历练,现在自己一顿酒坚持到最后不倒已不成问题,而且白的、啤的、红的一起来,也不会醉倒,他笑言这就是“三盅全会”──说这话时,曹的口气像极了地道北京人,而“三盅全会”(白酒、啤酒、红酒三种酒全会喝)也是一个典型的内地段子。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