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族党”煽“起义”挨批 各界:挑战中央及特区底线

黄洋达(左)在论坛上爆粗辱骂何君尧。彭子文摄

  大公网4月19日讯(记者陈庭佳、郑治祖) “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昨日在一个论坛上被问到长远会否“武装起义”推动“港独”时,声称香港“未必需要去到武装起义”,但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又称若“其他方法”也不行时,“武装革命系最后一个途径,咁唯有武装革命。”政界人士批评,“港独”组织的言行已经超越“言论自由”的范围,直接挑战中央及特区政府的底线。他们呼吁特区政府应依法采取行动。

  陈浩天在接受电台访问时称,该党在未来一个月内会有更多实质行动,接触更多中学生及大专生,如出席更多论坛,及举办讲座、读书会,也会拍宣传片及派发单张等,宣扬“港独”及“香港民族”信息。

  有法律界人士指,“港独”分子组党已构成实质行动,触犯《刑事罪行条例》。陈浩天辩称组党不是什麽实质行动,“我无叫人枪上街搞革命,我无煽动人去做,亦都无人去做”,现在暂时仍在言论阶段。不过,被问到派传单等是否已是行动,他谓派传单已可算是行动,要视乎当局如何界定:“佢想告就告罗。有时你无犯法,佢都可以话你犯法,可以拉你,但我就唔理得咁多,我只系跟返自己计划去做。”

  核心团队30人半数学生哥

  他称,组织核心团队已“齐脚”,约30人,一半成员为学生,但除了他和发言人周浩辉外,其他成员短期内不会露面,而组织目前的营运资金由成员自掏腰包,未向公众收取捐款,但如果参与立法会选举就要靠募捐。他又称,参选是宣扬“港独”其中一个手段,至少得到上电台及电视宣传的机会,若可进入立法会更是极大回响,除了有助争取支持,也可以议员身份进行“外交”。

  谭耀宗:律政司需研究是否采行动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谭耀宗昨日在接受本报访问时批评,“民族党”不断发表极度出位甚至近乎挑衅的言论,目的是要试探特区政府的底线。目前,香港法例《刑事罪行条例》中,有涉及煽动、颠覆等罪行,但特区政府自回归后从未引用,律政司需要详细研究,决定是否采取行动。

  工联会议员邓家彪指出,“民族党”的言论已超越“言论自由”的底线。有关人等图以出位的言论吸引传媒报道,增加自己的知名度,但却把香港推向危险的位置。事到如今,特区政府不能再姑息有关人等,须清楚、明确警告有关人等的所言所行或已干犯了哪些罪行。

  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强调,“民族党”已触犯了判逆、分裂国家、煽动等罪行。他们早前声称“讲”,但目前已到组党及提出实际行动的阶段,已超出言论自由的界线,而类似的“港独”言论不断升温,将带来很危险的信息,特区政府应立即禁止。

  何君尧引例讲李波 黄洋达老屈爆粗

  铜锣湾书店多人一度报称“失踪”,虽然包括负责人李波在内的数人已回港销案,但事件仍被继续炒作。黄洋达昨日声称,事件“严重到要推动“港独””,何君尧就以美国跨境反恐为例,说明“政治超越国界”,但被黄洋达及陈浩天“老屈”成“将李波比喻成恐怖分子”,前者更拍台爆粗。

  黄洋达昨日与何君尧辩论时,称“有乜生活质素严重到要推动“港独”?睇“李波事件”就知,净系人身安全自由已经受威胁。”何君尧表示,自己已讲过特区政府要就事件交代,并开始以美国在巴基斯坦缉捕恐怖分子拉登为例解释,但十多秒后被陈浩天打断:“李波系恐怖分子呀?你讲乜嘢呀?”

  何君尧解释,自己只是想说明政治超越国界,要兼顾政治现实,而美国都有跨境执法,质疑有些人并没有留意这情况。其间,他与黄洋达及陈浩天不断叠声,两人要求他道歉。何君尧澄清绝无将李波比喻成恐怖分子,强调毋须道歉,黄洋达就拍台喝骂:“你个例子讲嚟做乜×嘢呀?×街!”

  称身处他方“一早打×你”

  有观众见状大喊“唔好讲粗口”,被侮辱的何君尧就十分克制,仅指“学术讨论唔应该咁样”,但陈浩天声言何的言论“仲过分过讲粗口”。

  黄洋达意犹未尽,在总结发言时声称,论坛是在树仁学生“受极大压力下”举行,故不希望发生暴力事件,如果在其他地方就“一早打×你(何君尧)”。

  “港独”只会“搞餐懵”累社会倒退

  “港独”分子大吵大嚷要“建国”。香港律师会前会长何君尧昨日指出,从历史上、现实上来看,香港也没有条件“独立”,如香港一直以来是中国领土,在资源上、经济上也要内地支持,“港独”恐怕只会是“搞餐懵”,令社会倒退。

  欠踏实做错决定累港万劫不复

  树仁大学学生会昨日举行有关“港独”及香港前途的论坛,何君尧和民主党总干事林卓廷、“热血公民”“首领”黄洋达及“香港民族党”陈浩天出席。何君尧表示,香港有97%人口是华人,大部分文化是由内地传承过来,一直以来也是中国的属土。他强调,如果不熟悉历史,就会缺乏踏实思维,容易做错误决定,累香港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故一定要了解香港从何而来。

  由食水到港股都与祖国息息相关

  何君尧认为,香港现在的成功,不是单靠本身资源,例如要向内地购入食水,而香港股票市场总值位列世界前茅,有七成多股票是国企或内地企业,“食嘅水、用嘅水(经济),都系同祖国息息相关。”

  他以特区政府开支为例,指政府以民为本,如每年有一成多开支投放在教育,加上医疗及社会开支就已占全年开支一半甚至六成,又说行政、立法、司法三权的关系获得尊重,行政当局每年有2,000多亿元用于香港居民,立法会每年获拨款4亿多元,司法机构每年有约13亿元。

  何君尧指出,若“港独”分子声言“港独”是为了社会更美好,恐怕只会“搞餐懵”,令社会倒退而不是进步,更反问如果放弃香港基本法,是否愿意看见香港马上与内地其他地方无异。

  他强调,香港的言论自由难能可贵,受香港基本法保障,而香港不能选择性执行香港基本法,不能唾弃宪制责任,港人要做一个中国人,如他们手持的特区护照,全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他又说,言论自由也有界线,当煽动性言论达致行动时就会违法,如《刑事罪行条例》第三条、第九条及第十条,但要由律政司检视。

  何君尧认为,“港独”也要看政治现实,指14亿人对人烟罕至的钓鱼岛主权也如此执,“港独”分子要“make sure who is the boss(认清谁是老板)”。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