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沦陷》今首映 日军烧杀掳掠苦难岁月重现银幕

  刘深冀《香港大沦陷》填补香港历史空白。大公报记者周怡摄

  大公网11月29日讯(记者文轩、周怡)日军侵略香港的苦难日子,大家了解有多深?全面记录日寇侵港三年零八个月的纪录片《香港大沦陷》,今日在港上映。导演刘深接受《大公报》专访时直言,对香港并无该段历史的详细完整记录感到吃惊,认为时下部分年轻人叫嚣“港独”,正正由于对历史的缺失和无知。他指出,任何国家或地区的年轻人,都应知道当地的正确历史,冀该片能填补这一空白,加深港人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

  《香港大沦陷》全长300分钟,今日上映的精华版则为150分钟。该片通过详实分析战事背景和过程,表现香港浴火重生的不屈精神;又以穿越70年的对比手法,记录今日各阶层港人的生活状态,再现和平年代香港的繁荣与活力。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港岛发生激战。受访者供图

  香港沦陷史欠缺记录

  “香港研究这段历史的人不多,几乎找不到一本完整的香港沦陷史。”导演刘深曾经拍过多部与香港有关的纪录片,他说尽管现有史料有限,但在寻找资料和实地拍摄过程中,也彷佛让他再度经历了香港遭受日军烧杀掳掠、极尽欺凌的那份惨痛和绝望,那份压抑使得刘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不要说亲身经历,仅仅是从史料上回顾已让人很难受。”他说。

  然而,刘深发现当今的香港年轻人几乎并没有感受过这一份难受。“香港沦陷的历史在教科书中要不很少,要不就是零。”他指出,很多国家当把殖民者赶走之后,都要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去殖民化,但香港回归后忽略了这方面的工作,“以为国旗一换就万事大吉”,放任每间学校自己编撰教材,结果“学校的领导是什么立场,教材就是什么立场。”

  刘深遇见香港偏激的年轻一代。资料图片

  促港恢复主流价值观

  刘深形容这是一种“畸形的教育”,导致现在“占中”、“港独”、“反水货客”的主力都是年轻人,“年轻人还比较幼稚,可塑性比较大,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别人一讲就信了,可能形成的时间不长,就几个月或几个星期,人云亦云,实际上这种观点没什么根据。”

  “所幸他们不是香港的主流,香港老百姓的主流不是这样的,老百姓是我电影片里的这些人。”刘深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访问了香港各行各业的精英代表,他向记者播放了访问片段,其中多名商界人士谈到香港回归祖国都仍然心怀感动:“因为我们可以自豪,我们可以有回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血液,流的是大陆的血液,我们的祖国是中国,永远不可以否认的。”

  “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你要知道自己正确的历史。”刘深指出,年轻人易受“港独”思潮影响,主要是社会环境造成的,“如果老是没有一个主流、正确的声音,他们听到的就是这些(“港独”声音)。”他认为,香港社会必须恢复主流价值观,增加年轻人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而教育不能用政治口号,通过展示客观的历史会更易被接受。他希望这部纪录了香港血泪史的影片,能够成为下一代了解正确历史的开始。

  日寇对香港发对进攻。受访者供图

  开场声音集烩引观众共鸣

  舞狮的锣鼓声、电车的叮叮声、粤语长片《凤阁恩仇未了情》唱段、雪糕车悦耳的旋律……一连串港人耳熟能详的声音,正是大型历史纪录片《香港大沦陷》的片头。

  电影讲究在片头先声夺人,该片却不走老路,开首逾两分多钟内,除了与声音相对应的字幕之外,大屏幕上一片漆黑,纯粹通过声音唤起观众对上世纪下半叶老香港的回忆。紧接其后的却是一段日军进攻香港的新闻广播,瞬间就把观众从歌舞昇平的怀旧,拉到了炮火轰鸣的战争年代,拉开整部纪录片的序幕。

  谈到这个颇具创意的开场,该片导演刘深笑言,万事“开头”难,尤其是纪录片,一般人会觉得有些沉闷,所以自己一直想着怎么开好这个头。或许是由于他曾担任过音乐制片人的经历,对声音较为敏感。刘深认为,“这些凝聚了时代特色、较有象征意义的声音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除此之外,这部纪录片也十分跳跃,一时是战时的兵荒马乱,在老兵的回忆下,讲述日军侵华的血泪史;一时又回到了当下的和平繁华,访问社会各界的代表人物,谈论如今社会的蓬勃发展。刘深自己也打趣地说:“这部纪录片,其实也是穿越剧。”

  研究一手资料逾十年

  2014年,刘深率《香港大沦陷》团队来港取景及搜集资料时,恰遇“占中”。“对我们拍摄影响不大,但看到一批过于偏激的年轻一代,更觉得让大家认识正确历史的重要性。”

  在搜集与研究资料的十几年间,刘深除了在香港各大学与图书馆寻找不多的大沦陷历史材料外,同时还远赴美国国家档案馆等查询。

  开拍初期,得到友人的部分资助,但后来基本都是刘深自掏腰包应付拍摄等各项支出。“希望这部纪录片,能够呈现真实的历史,它的现实意义以及珍贵的一手资料,能够填补人们对那一部分历史的缺失。”刘深说。

  “香港我们都跑遍了”

  刘深毕业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同时亦是历史文化学者、作家、音乐制作人。2012年推出首部独立导演纪录片作品《25个字》(25 words),获得第45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长片、纪录片单元铜奖,并入选2014年2月香港红十字会首届人道电影之夜唯一开幕影片。

  其他纪录片作品还包括《戴贝雷帽的比尔》(Scientist in a Beret)、《寻找沙飞》(Fei Sha)等,以及专着《香港大沦陷》、《谁说深圳市是小渔村》及《戈尔荷》等。

  “香港我们都跑遍了。”刘深表示,与以往属小故事的纪录片不同,《香港大沦陷》是断代史,当中许多高龄的老人家,记忆力也许有偏差,因此对这类资料和数据需要更严谨和负责的态度,必须反覆研究核实,例如飞机、枪支的型号,以及内容是否符合客观事实。“毕竟我们是内地人,对香港的认识有限,所以这个过程特别难。”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