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错判选委与七百万市民诉求

  文|陈光南

  行政长官选举已进入提名阶段。林郑月娥的选战进展良好,连日都有几十张提名票进帐,目前已经远远超过了400票,有机会达到601票。这一届选委人数为1194,选举法规定,投票结果过半数就可以当选行政长官。

  反对派认为,这是一个黄金机会,希望可以成功“偷鸡”,夺取政权。反对派手上仅得327票,目前却意见分歧,人多嘴杂,各吹各的调,无法取得统一的意见。特别是围绕着所谓“占领中环”的初心,争论不休。原来公民党和民主党已经“变心”了,不再提“争取真普选”,更加不提要“公民提名”了,而是要“造王”。他们现在制造不少藉口,反对梁国雄再提什么“公民提名”,认为这样会破坏他们的“造王计划”,破坏他们“小圈子的有竞争的选举”。

  他们现在为梁国雄参选行政长官设置了两个关卡:第一个关卡,“雷动”有技术性的巨大漏洞,所有参加公民投票的人的帐号和密码,都有机会被入侵,隐私权无法保障,甚至银行的户口也有风险。所以,“雷动”公民可能有问题,能否成事也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关卡,现在反对派内部出现那么大的分歧,反对派由各个团体组成,“300+”又不是一个政党,没有纪律约束力,即使梁国雄拿到了38,000个“公民提名”,也没有用,因为有关选举委员不会把提名票自动地交给梁国雄,除非梁国雄自己能够取得150提名票。梁国雄当然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最“民主”的“公民提名”被公民党和民主党践踏得不成样子。这就如同当年立法会表决“一人一票”政改方案一样,高叫“争取民主”的民主党和公民党,却捆绑起来投出了否决票。

  行政长官选举提名的阶段,反对派忙于打内战,也忙于截留给曾俊华和胡国兴的提名票,采取逐张选票放行的策略。到现在为止,梁国雄仍然未有提名票。曾俊华取得了17张提名票,胡国兴取得了四张提名票,都叫苦连天。他们好像车辙上的鲋鱼,快要渴死了,公民党和民主党则告诉他们,不要焦急,要到北海去取海水去救他们。直到昨天,公民党的梁家杰和张达明谈到法律界30个选举委员的提名策略,法律界的反对派把10票投放给了胡国兴,曾俊华仅得两票,另外20票作为机动,称为“雷霆救兵”。梁家杰明言:为什么只给曾俊华两票,胡国兴却有10票?原因是胡国兴贴近了反对派,其政纲,特别是政改的纲领,抛弃了人大常委会的“8·31决定”。民主党则说,为什么投票给曾俊华?因为曾俊华蠢。公民党说,曾俊华作的靠拢行动仍然不足够,不算很乖,所以要惩罚他,直到他转变为止。

  这种做法,完全是把票源作为政治利益的交换,作为勒索的工具,作为取得好处的筹码。最好是参选人都“大减价”,改变自己的政纲,好获得公民党和民主党的赞许。政治交易完成了,反对派手上的提名票,就会放出来。这种选举策略,前所未见。在勾心斗角之下,反对派阵营究竟能否取得成功,有没有团结合作可言?有没有高昂的士气和信念?看来都没有。

  反对派的喉舌报纸和电台慨叹说,究竟是谁设计了这样的选举工程,扣留着提名票不放,如果是反对派手上有600多票,能够决定胜负,当然可以奇货可居,但是反对派只有327票,根本不可能影响选举行政长官的胜负,反对派的操盘者却错误以为,自己握住了三条A,实在不自量力。这种部署,可以说是把失败当作胜利,非常愚蠢。

  反对派还有最大的失误,错估了香港各界人士和七百万市民的诉求。香港已经折腾了太久,大家都清楚知道,这都是反对派挑起来的。全世界都在全力进行产业升级,迎接科技突破时代的到来。创意工业、创新科技、智慧制造、社会管理和生产数码化、无人驾驶飞机和汽车、无人银行,已经成为科技创新的历史大潮流。原有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管理方式,将会迅速被淘汰。香港如果仍然在争吵,在内部斗争,香港一定远远落后于邻近的竞争对手。

  近年来,香港的大学毕业生工资明显下降,香港的土地缺乏,香港的建筑费用大幅上升,与反对派瘫痪了立法会原有功能正常运作不无关系。本来香港2017年就有“一人一票”选举行政长官,反对派说不要,要“公民提名”才算数,坚决反对“袋住先”。现在却反过来,说要利用“小圈子”选举,增加行政长官选举的竞争性和反对可操控性。人人都知道,如果当初通过了政改方案,七百万人都有权投票,一定可以公开竞争,说“操控”也操控不了。这都是反对派出尔反尔,害苦了港人。正因为如此,工商界和各界的选委,都希望香港能够停止争拗,过一些平静的日子,全心全意发展经济,于是大把提名票给了具有承担精神、提倡施政新风尚,务实推动经济、改善民生的林郑。唐英年阵营全部转向,唐英年亲自拥抱林郑,表示支持。

  现在的形势是,如果想安居乐业、香港经济进步,就要投票给予林郑;如果想斗争不断,搞死香港,就跟着公民党和民主党“造王”。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