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英贤崇拜在港生根

  香港境内主奉杨侯的庙宇逾十二间,反映信奉杨侯的善信数量绝非少数。资料图

  文|香港史学会总监 邓家宙博士

  经整理后发现单在香港境内有关宋代的神灵信仰竟多达二十多尊,它们的共通点都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且大多是王侯将相,也不乏与南宋时期帝室偏安江南、抗金抗蒙,以至与帝室逃难等史迹有关联。诸如杨侯、车公等在生前勤王卫国,以身殉国,所率部属遗族留落沿海地区,在定居处设置神位,定期追祀,渐渐构成“神格”,久而久之演变成独有的英贤崇拜。

  历史研究有如侦查案件,需要凭空搜集资料证据,然后逐一考订真伪,分析前人动机与运作,尽力重构历史场景的原貌。继之,探释前人生活规律从而归纳成历史经验。而研究历史如能经过文献、考古和田野考察的“三重辨证”自是最理想不过了。

  生活风俗找历史痕迹

  若果研究的题目愈是久远,文献就愈难搜集,也很难从田野考察中找到太多的资料,这时只得靠考古文物来证明。但以香港为例,发现文物往往出于偶然,而且不甚完整,若作专题研究并不一定合用。不过,笔者经验认为透过田野考察可从地区的生活风俗等找到若干历史痕迹,从而追索推敲史事。

  笔者喜欢四处游历考察,多年来从香港境内及华南地区参访,经整理后发现单在香港境内有关宋代的神灵信仰竟多达二十多尊,它们的共通点都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且大多是王侯将相,也不乏与南宋时期帝室偏安江南、抗金抗蒙,以至与帝室逃难等史迹有关联。由于中国民间信仰的起源与发展带有强烈的族群与在地性质,单以宋末遗臣信仰为例,诸如杨侯、车公等在生前勤王卫国,以身殉国,所率部属遗族留落沿海地区,在定居处设置神位,定期追祀,渐渐构成“神格”,并结合岁时风俗祭礼,久而久之演变成独有的英贤崇拜。

  就以杨侯为例,相传杨侯是宋末帝昰、帝昺的舅父,蒙古南侵时亲身保护圣驾来到官富,其后在崖山战死殉国。部属留落在官富一带,因感念杨侯忠烈,追封为“王”,加以供奉,成为相关族群的特有信仰。随着人口增长,部分迁往新界或离岛各处生活,遂将侯王信仰带到新的住处继续发展。

  单以香港境内,主奉杨侯的庙宇逾十二间,以旁神形式供奉的亦约有十间,部分更于诞期建醮酬神,开棚做戏,实行人神共乐,反映信奉杨侯的善信数量绝非少数。跳出信仰层面,也能从杨侯庙的所在地,反证杨侯部属落地生根和迁移的路线,是一部实在的国族在边陲互动,以及客籍家族移民入迁的历史。而该等族群又以信仰方式,世代延续与杨侯的紧密关系,亦使杨侯护帝殉国的史事得以保存下去。

  环顾香港及周边地区有广泛的宋末遗臣信仰,而台湾则较多明末遗臣祭祀,这在在显示英贤信仰多与历史发展有紧密关系。透过田野考察方法对各处的信俗活动加以观摩探索,仍能发掘出许许多多的历史痕迹和线索,有助重构更为立体的历史原貌。

  (宋代香港史研究之六)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