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决心突破管治角色 提振经济重中之重

  林郑办公桌上有两张笑靥如花个人照,原来都是过去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所摄。大公报记者蔡文豪摄

  文|大公报记者李淇

  林郑月娥接受《大公报》专访时透露,参选特首的部分原因,在于对港近年发展迟缓的“不甘心”,强调经济将是特首未来五年施政的“重中之重”,表明政府必须突破既有管治角色,担任促成者及推广者,积极吸引外资。选战开打以来,有人把她标签为“不谙财金”,其实她在担任政务司司长时,已发现香港经济发展的隐忧,例如提醒跨国大企业在港设置亚太区总部、区域办公室总数正在减少,惟财金系统官员选择“眯起眼睛不看,走去搞食物车(美食车)”!

  林郑透露参选特首部分原因,在于对港近年发展迟缓的“不甘心”。资料图

  “总的来说,我对香港前途是乐观。”林郑月娥在其竞选办接受专访,向《大公报》记者阐述她的经济发展思路。她指出,香港有制度优势、吸引到国际人才,加上各种高品质服务,如医疗、保险产品等,未来应该是非常好的。然而,过去数年,港人听到的都是保守偏低的经济增长预测;而刻意被人标签为“唔识财金”的她,却早已对一些公开的经济数字背后隐藏着的隐忧作出提醒。

  外资设亚太区总部量大减

  林郑月娥引述统计处数据,过去六年,虽然维持有大约8000个海外及内地企业在本港设公司,但看深一层,当中对本港经济较重要、来港开设亚太区总部(Regional Headquarters)、区域办事处(Regional Offices)的公司数量正在减少。前者由2015年1401间,减至2016年1379间,一年之间减少22间大企业;后者跌得更厉害,自2013年有2456间,到2015年减至2397间,2016年进一步减至2352间,一年间减少45间……而过去六年间实际增加其实是小型公司,例如一些外国人开设的小店。

  她担心,这对香港经济、提升人才等有很大影响,再不注意应变,趋势继续下去,“再过五年,可能已转移到前海,因为他们是在搞总部经济嘛。”当时林太是政务司司长,她趁着一些周末假期看数据做分析,发现问题后,还将数据转交给相关官员,岂料结果是“无人跟进分析”。

  “经济大事不管只搞美食车”

  林太对此颇有意见,直指过去数年负责经济财金整个系列的官员,“眯起眼睛不看,只会搞什么食物车(美食车),现在连食物车(美食车)都不行了,昨天还有新闻报道指食物车(美食车)亏很多本。大佬我真是觉得这简直是荒谬,经济大事竟然没有人去管,所以看到这些数字很是伤心。”她补充,“到底有没有与(外国)商会谈谈,为何大公司走了?”

  要改变现时局面,林郑月娥认为政府必须有新角色,“不能够再不做事,任市场决定谁喜欢来就来,不是弄好一个有法治有监管的环境就可以,外资公司是会离开,所以香港必须要争取,看看别人周边正提供什么优惠。”林太建议,政府应积极促成外资来港,如为17个海内外经贸办事处订定工作目标,积极联系当地公司在本港的营运状况,比如几家意大利公司要离开香港,经贸办应了解发生什么事,并提供协助。

  慨叹港已浪费十年时间

  “G to G(政府对政府)亦是有许多事情必须做的。”她说,政府多年来没有积极争取与其他地区签订避免双重课税协议、投资及促进保育协议等,“人家来拍门才回应,极少是主动就全世界经济体分布制定策略重点,虽然我未必直接做过有关经济金融工作,但好明显,话我不懂或不关心却完全不是事实。”她认为,政府除了做监管者,亦要做促成者及推广者,令本来不是你的东西变成你的。

  谈到前景,林郑月娥慨叹香港已浪费十年时间,没有处理经济发展问题,“所以对特首来说,下个五年经济是重中之重”,认为香港应凭藉“一国两制”优势,在国家支持及配合下去争取、重找发展契机。

  【相关阅读】免双重课税协议是什么?

  双重课税是指两个或以上的税务管辖区对某一纳税人在同一时期同一项收入或利润同时征税。国际社会一般认同,双重课税对货品和服务交流,以及资金、科技和人才流动造成障碍,而且窒碍各经济体系之间经贸关系发展。

  全面性避免双重课税协定则有助减低双重征税,以及有助投资者更准确地评估其经济活动所产生的税务负担,并提供额外诱因,吸引海外投资者在香港投资,协定亦会提高本港公司到海外投资兴趣。截至2017年2月,本港与贸易伙伴签订的全面性协定共37份,包括近日与巴基斯坦、白俄罗斯签署的协定。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