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胡须曾9大选举伪术 辨析选前选中相悖言行

  曾俊华与反对派关系暧昧,从昔日反对派抨击对象,今因竞选特首而成为反对派力捧对象。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大公网3月20日讯(记者连嘉妮、陈庭佳)特首选战中,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作为候选人中的一个“风头趸”,不少言行广受关注,也博得一些坊间叫好。一时间,这个连反对派都曾经批评“hea做”、要他问责下台的人,这个鲜有落区、关键时刻鲜有硬净表现的人、这个最终靠撕裂香港的反对派护航“入闸”的人,竟被打扮成了最能够包容不同意见、唯一可以团结香港的候选人,唯一的缺点居然只是“口才不太好”。

  但认真辨析曾俊华参选以来的表现,以及对比他以往的言行,发现他只不过是用一系列的选举伪术,“擦亮”自己的形象,以赢取市民信任、争取选委支持。这些伪术有一定的欺骗性,但只要冷静辨析,就不难发现曾俊华的本来面目。

  这些伪术可以归纳为9招,分别是:打倒昨日的自己,忽然有为的“变脸术”;对反对派讲一套、对中央讲另一套的“骑墙术”;将问题颠倒来说的“反转术”;处理争议议题时,如“政治易洁镬”般的“缩骨术”;甚至再演进一步,完全与今届特区政府划清界线的“割席术”;尽揽他人功劳、自行加添政绩的“邀功术”;将以往缺失归咎为小问题的“推搪术”;毫无现实基础信口讲述梦幻愿景、无视自己巨大政治缺陷的“厚黑术”;以及费尽心机、凭空营造自我形象的“化妆术”。

  拨开9招选举伪术的迷雾,看清其真正面目,市民和选委还会认为他就是理想的特首人选吗?

  【1】变脸术:财爷任内拒减税 参选减税当招牌

  例子︰任财爷9年拒绝商会建议,一参选就研究引入“累进式利得税”

  今届不同候选人都有着墨的新措施之一,就是检讨税制。曾俊华在过去9年任财政司司长时,一直未肯接纳商会的建议,引入分级税制,以减轻中小企负担。不过,就当他决定参选之后,在公布政纲之时,就称会研究引入“累进式利得税”,减轻中小微企税务负担,“变脸”速度之快已去到表演级。

  不思减企业负担 更一再酝酿加税

  被踢爆参选前后两副面口,曾俊华辩称,自己过往9年未有接纳商会建议,现时又认为可以推行,是因为要“审时度势”,要待适当时机才可推行。不过,另一候选人林郑月娥早前就指出,曾俊华任财政司司长时年年派几百亿元出街,为中小企减税亦不过减少40亿元的收入,质疑为何这样亦不能帮水深火热的中小企一把。

  事实上,过往曾俊华就税务问题上,未见为中小企减税而检讨税制,反而不时思考要如何增加税收、扩阔税基,不论是2014年或2016年出席香港专业联盟的“财政司司长午餐演讲”,他都一再提到“九成公司无需缴纳利得税”,认为社会长远要思考是否有改善税制的必要、怎样增加税收,似乎与他审时度势故现时减税的说法有出入。

  此外,曾俊华另一个税务建议,即研究引入“负入息税”,亦被揭发其实早于林郑月娥主持扶贫委员会时已提出有关方案,但被“政府内部”认为不可行,故转而推出“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想不到曾俊华参选后竟然支持并提出此项建议。

  【2】骑墙术:对反对派讲一套 对中央讲另一套

  例子︰政改立场一改再改,争取2020年为基本法廿三条立法变成无信心做到

  对“8·31”框架 立场反覆无常

  对反对派讲一套,对中央又讲另一套,可谓曾俊华是次选举中最常见的问题。由宣布参选当日,曾俊华一度声称人大“8·31”框架“不是我们的立场,是在内地带进来的”。其后就在接受访问时急急澄清,称“我们现在有‘8·31’基础,这亦都是人大常委会决定,我们要以这个基础开始。”

  去到发布政纲时,曾俊华谈及重启政改方面,只称“必须以最大的决心和勇气”重启政改,却没有提到“8·31”。被记者追问时,他才说“8·31”是重启政改“不能回避的基础”,又说“8·31”不容香港任意更改。

  变完又变,到见反对派时他又改口风,称在作出讨论和咨询时,“不会有前设和条件”,希望将港人共识向中央反映,以让中央“作出精准判断”。民主党亦随即配合,认为曾俊华已承诺“没前设下重启政改”。

  “廿三条”从要立法变无信心

  曾俊华虽然在宣布参选当天称要在政治上“休养生息”,但到推政纲时,竟又列明要推动香港基本法第廿三条立法。当时他说,会争取在今届立法会完结前、即2020年完成立法,与重启政改同步进行,想法之“进取”令不少人譁然,也引起反对派的反对。

  其后曾俊华当然亦有改口,称“无信心”可于2020年前完成立法,并在与民主党会面时称,会做完政改再立廿三条。

  虽然这种一改再改的态度,令建制派中人都认为曾俊华不可靠,香港市民亦对其政改和廿三条的真正立场存疑,但他亦得偿所愿,换来传统反对派的支持。

  【3】反转术:社会撕裂根源 归咎竞选对手

  例子︰将反对派制造的撕裂问题,归咎为对手的问题

  反对派搞“占中”、拉倒政改、终日拉布等阻碍政府施政、妨碍社会发展直接撕裂社会,在选特首议题上又要选一个和中央“对抗”的人,在不同议题上都在制造矛盾和撕裂。是次特首选举中,反对派就决定针对建制阵营中的大热人选林郑月娥,并支持所谓的“冷板建制”曾俊华,将他塑造成反对派的代言人。

  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早前指出,不知道反对派是不喜欢梁振英、林郑月娥或中央,但若大家不以事论事,只顾与中央“打对台”,毫无理性可言,“这不是香港社会撕裂,而是有部分人想撕裂香港。”

  虽然范太已将问题说得明白,但曾俊华日前在选举论坛上,就攻击林郑月娥称担心她会为香港社会带来撕裂,称其facebook上的“嬲嬲多到上个鼻”,对反对派的刻意对立行为则视若无睹,从不批评。

  为激进分子开脱罪责

  此外,当林郑月娥指出有网民对其支持者,包括知名影星萧芳芳作出人身攻击及言论恐吓时,曾俊华不但没有谴责网民的冷血和恶毒言论,反而称要“尊重”网民意见,又称他们的留言绝非恐怖,而是他们的“真心话”云云。言论和道理颠倒得令人咋舌。

  就日前有参与旺角暴乱者被定罪及判刑,曾俊华被问回应时竟又企图淡化犯事者的问题,称“最重要不是如何处理事件,而是避免事件再次发生”云云。

  【4】缩骨术:土地供应担重责 面对难题不见影

  例子︰任“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主席,但面对土地问题形同“搭台”

  曾俊华任财政司司长时,不少重要时刻都潜水不见人。早前就有人盘点曾俊华为官时的表现,指曾俊华任内虽统领包括发展局在内的4个政策局,但无论他任“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主席、横洲及皇后山土地发展工作小组成员,或是在“新界东北发展计划”问题上,都形同“搭台”,重要时刻都“潜水”不见人,反映他缺乏承担与胆识,难当大任。

  拓地漠不关心 人称“搭台”财爷

  曾俊华在任跨部门的“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主席时,明明负责协调土地供应,却有8个月不曾召开会议。当政府四出觅地建屋,而备受攻击之际,曾俊华则对土地供应漠不关心,只埋首个人形象工程,缩骨举动被人讥为“搭台”财爷。

  去年9月爆出“横洲发展事件”,曾俊华作为横洲及皇后山土地发展工作小组成员,只顾外访未有开会;在“新界东北发展计划”问题上,他虽承认在2010年负责规划,但面对反对派不断拉布,却潜水不回应,直至近两年反东北发展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引起社会广泛批评后,他才在网志呼吁立法会财委会早日通过有关拨款。

  不少人都质疑,当曾俊华下属、时任发展局局长陈茂波及上司、特首梁振英为“政府土地开发”努力,在反对派攻击下争取公众支持时,曾俊华却极少参与,质疑他缺乏胆识和坚持,卸得就卸。

  【5】割席术:政改搁浅之责 推卸一干二净

  例子︰时任特区“第三把交椅”,却将政改方案未获通过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西方政治世界有个名词叫Teflon,中文意译为易洁镬,顾名思义“唔黐镬”,即政治人物每当遇上工作或个人缺失时,都彷佛与他无关,污点用水一冲就无影无踪。论香港政坛最新推出的易洁镬,恐怕非曾俊华莫属。

  特区第三号人物 政改彷佛事不关己

  政改方案前年被立法会否决,以致港人今年未能一人一票选特首,反对派的责任固然最大,但领导“政改三人组”的林郑月娥,也在竞选期间勇于承担责任,并在政纲中提出务实建议,承诺会尽最大努力营造有利重启政改的氛围。不过,政改期间任“第三把交椅”的曾俊华,就在政改方面与特区政府割席,彷佛整场政改自己没有份,更质疑其对手称:“我知道Carrie点解唔会重启政改,因为都衰过一次,点解要再衰多次?”

  然而,当时特区政府出动整个团队推动政改工作,其中曾俊华就在前年4月先后出席花车巡游,及在中环派传单。他更以自己最擅长的宣传方式--“一部电脑、一个keyboard(键盘)、一个mon(屏幕)”,连续数星期撰写网志力撑政改方案。

  如此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究竟香港人想要的是一只“易洁镬”,还是一个有担当的领袖?

  【6】邀功术:夸大应尽本分 当作炫耀本钱

  例子︰拿财爷应尽之责向选委及市民邀功,甚至不惜“四舍五入”夸大效果

  曾俊华多次称自己在政府期间在背后静静工作,防范危机出现,不会待危机出现才处理及邀功。没错,曾俊华任内的而且确未有出来邀功,因为连他自己在参选记者会上,被问到为官34年有何政绩时,也坦言“其实讲政绩系难嘅”。

  不过,当竞选期间要争取支持时,他就“廖化作先锋”,连自己任内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条的本分也拿出来邀功,称9年多以来政府财政健康外更有盈余,自言向港人“交代得到”,也“不负中央所托”。

  玩弄数字“四舍五入出神入化”

  曾俊华在竞选期间另一琅琅上口的论调,就是政府开支由他2007年刚上任时的2,000亿元,增加至现在的5,000亿元,增幅达1.5倍,每年都有双位数百分点增长。不过,在电子传媒论坛上,林郑月娥就即席fact check(事实查证),指他所说的2,000亿元实是2,300多亿元,5,000亿元实是4,600多亿元,“根本没有1.5倍,系仅仅百分之九十九”,揶揄他“四舍五入出神入化”。

  翻查2007/2008年度、由曾俊华前任唐英年主理的财政预算案,当年政府开支预算为2,183亿元,但最后的实际政府开支总额为2,348亿元,曾俊华明显报大了300多亿元。而他离任一刻正值2016/2017年度,修订后的年度政府开支预算为4,667亿元,这方面他报细了300多亿元。

  前后“食水”600多亿元,以营造政府开支增加倍半的假象,曾俊华的“选举伪术”果真进步神速。

  【7】推搪术:口窒窒 面黑黑 遮丑不熟政务

  例子:遇上不熟悉范畴,即以“口才唔好”遮丑

  在出席论坛或座谈会时,曾俊华多次遇上自己不熟悉的范畴,而他每次回应时都“口窒窒”。例如在电子传媒论坛上,林郑月娥质疑他在政纲中提到以负入息税协助低收入家庭,但政府去年已经实施低收入家庭津贴,概念与负入息税接近,“系咪outdate(过时)咗啲呢?”当时曾俊华回应“呢个就系正正……我哋喺过去几年呢......系政出多门,我哋有好多……好多唔同嘅……嘅嘅嘅……福利措施出嚟。”

  同样在电子传媒论坛,林郑问曾俊华对近年医管局拨款不足的看法、制订政纲时有否与年轻医生见面,并指其政纲没有回应医学界的诉求时,曾俊华同样推搪称政纲制作非常艰辛、当宣布参选就与团队密锣紧鼓准备,20秒后仍未入正题,被林郑要求直接回应后即发老脾:“如果系你主场咁你咪讲晒佢罗!”

  表达力差辩称不识“语言伪术”

  不过,曾俊华未有以自己口才不佳为监,更把它“善用”为挡箭牌。在资讯科技界论坛上,有选委向曾俊华发问时声言,现届政府出现“交波文化”及“语言伪术”,问他如何挽回市民对问责团队的信心。他称自己非能言善辩之人,“大家都话我讲嘢口窒窒,今日都睇到,我真系唔识点样用呢啲‘语言伪术’。”

  曾俊华“口窒”的确是事实,最“窒”一次是他在facebook做直播,称自己到了港岛南区落区,其中经过一鱼蛋店,买了一些鱼蛋、牛丸,“亦都有一个辣嘅……嘅嘅嘅……鱼蛋......皮......鱼头皮......鱼头”,说到这里他也忍不住大笑。

  【8】厚黑术:反对派提名占八成 竟自封“团结”象征

  例子:反对派提名占提名总数近八成,却称自己“最有能力”团结社会

  民国年间,学者李宗吾着书《厚黑学》,以嘲讽手法提出脸皮要“厚如城墙”,心要“黑如煤炭”,这样才能成为“英雄豪杰”。单论脸皮厚这点,曾俊华可算师承此书。

  曾俊华一直以自己是唯一同时获得反对派与非反对派提名的候选人,称自己“最有能力”团结社会。不过,他获得的165个提名中,来自反对派的有127个、占总数近八成,非反对派仅有38个。

  同时,在38个界别分组中,曾俊华于22个界别分组未有获任何提名,涵盖工商、劳工、政界、宗教及渔农。获得提名的光谱如此狭窄,仍称自己可团结社会,曾俊华脸皮之厚令人大开眼界。

  当然,除了获各界支持,高民望也有助团结社会。不过,根据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极少处理敏感议题的曾俊华,在出任财政司司长期间,民望就曾经跌破50分,低见49.1分,当时为2011年7月至12月、他公布被称为“史上最废”的财政预算案不久。而其对手林郑月娥在出任政务司司长时,曾处理政改、食水含铅等重大议题,最低评分仍高于50分。

  【9】化妆术:为官按“键盘”媚众 竞选玩花样“呃like”

  例子:在任时做“键盘战士”逢迎大众心意,竞选时诸多花款“呃like”

  曾俊华在出任财政司司长时,就与手下苦心经营个人形象,把自己化妆成一个远离争议的大好人,竞选时更将政治化妆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就任财政司司长后,曾俊华就开始写网志,由不定期发表变成每周一篇,通常先写几段公众有兴趣的内容,如音乐、电影、戏剧、运动、功夫、美食甚至是外访见闻,再在最后说回正题。在离任前最后一篇网志,他更首尾呼应,称自己在首篇网志写道“只要有你们继续与我同行,又何惧前路新挑战?”再在最后写上“愿与大家共勉”、“愿我城继续精彩”,为参选埋下伏笔。

  林郑月娥就曾在论坛上揶揄曾俊华,指“佩服”他工作时仍可上网吸“like”,“我就连上网都没乜时间。”

  在任罕见落区 竞选忽然“亲民”

  在去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曾俊华赶上潮流大谈“本土”,翌日出席电台节目时更称自己有“本土”情怀是理所当然的事。最后,他成功吸引到反对派老店民主党,该党称该份是“香港人的预算案”,最后更在多年来首次支持预算案。

  曾俊华自参选后,由于没有官员身份束缚,政治化妆术自然玩得更淋漓尽致,如由其团队制作影射林郑月娥竞选口号的短片“曾·connect”,而他为官时明明鲜有落区,但在选举期间频频出动。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