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社评:“上楼”要等四年半 政府收地仍艰难

  房屋委员会昨日公布最新的公屋轮候时间,由去年底的四年七个月减至四年六个月,即缩短了一个月的时间。

  缩减一个月当然只是一个很小的减幅,但对公屋轮候册上二十七万五千多户申请者来说,“快得一时系一时”,能够早一个月“上楼”已经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二〇一二年七月,梁振英上任,当时轮候“上楼”的时间是三年;到今天,昨日公布最新的轮候时间是四年六个月,比五年前整整多了一年半,创下十七年来的“新高”。而且,据刚退休的公屋联会主席王坤估计,轮候时间在未来两三年有可能进一步延长到六年,情况令人忧虑。

  公屋轮候时间越来越长,能不能怪梁振英“言而无信”,要他“找数”?答案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炊”,梁振英任内已经花了最大的气力在房屋问题上,公屋轮候时间“不减反增”,关键在土地供应不足,实乃非战之罪也。

  事实是,造成公屋轮候时间越来越长,有两方面的具体原因,一是土地供应不足,二是申请人数增加。同是以梁振英二〇一二年上任开始计算,五年来,公屋轮候册上的人数增加了百分之四十四,这里面,有越来越付不起私楼租金的基层家庭、新移民和“劏房户”,更有一毕业便登记“攞楼”的年轻人和大学生,“僧多粥少”之下,就算供应量不减,也是应付不了的。

  公屋问题不解决,“上楼”时间越来越长,是社会上形成怨气和戾气的根源之一,所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开颜”,只要住屋问题解决了,其他生活问题以至青年向上流的问题都好解决,反之则只能“事倍功半”。梁振英五年来为房屋、公屋问题未能安寝,七月一日上任的林郑月娥又何独不然?

  为了解决有关问题,政府在二〇一四年底公布的《长远房屋策略》中提出了由二〇一七至二〇二七年的建屋目标,未来十年的房屋总供应量为四十六万个单位,其中,公营单位占二十八万个,当中出租公屋为二十万个。

  光看此数据,每年二万个公屋单位的供应量无疑是可喜可贺的,然而,运房局局长张炳良去年底承认,建屋目标是明确的,但所需的土地并不在政府手上,也就是说,每年二万个公屋单位供应只是一个“目标数据”而已。

  而房委会今年一月初开会时亦透露,本年度公屋的兴建目标是一万九千个单位,但预计最终无法达到,只能建成一万三千三百个单位而已,原因也是缺地。

  眼前,兴建大型公屋的横洲计划已正式提上日程,包括刊宪及张贴通告收地,但立法会反对派议员已经“磨拳擦掌”,当地一些村民亦表示坚决不拆不迁。如此公屋轮候时间越来越长又怪得了谁?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旭 chenxu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