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亲历香港回归前期谈判

  图:一九八一年四月三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英国外交大臣卡林顿,右一为黄华/新华社

  中国自一九七一年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即表明中国支持反殖斗争鲜明立场,并于同年十二月被选入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黄华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发现香港、澳门被列入将来进入独立国家行列名单,即建议向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提出交涉,要求将香港、澳门从联合国非殖民化名单上删除,这是黄华在常驻联合国任内,办理与香港有关的一次重要交涉。

  主权属于中国

  一九七二年三月八日,经请示中央与外交部,黄华致函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主席萨利姆(Salim),指出:“香港、澳门是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结果。香港、澳门是被英国和葡萄牙当局占领的中国一部分领土,解决香港、澳门问题完全是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问题,根本不属于通常的所谓‘殖民地’范畴。”

  因此,中国代表团要求:“立即从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文件以及联合国其他一切文件中,取消关于香港、澳门属于所谓‘殖民地’范畴这一错误提法。”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就此进行讨论,并向联合国大会提出报告,建议将香港、澳门从非殖民化名单上删除。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八日,第二十七届联合国大会上,以九十九票赞成对五票反对通过决议,批准特别委员会报告。这为日后中英两国政府解决香港回归问题,提供重要政治与法理依据。香港前途是回归祖国,而不是走向独立。

  同年十二月十四日,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公开表示:“联合国大会行动,绝不影响香港的法理地位。”对此,中方未予置理。

  一九七八年十月十日至十四日,黄华应英国外交大臣欧文(Lord David Owen)邀请访问英国。欧文认为,中英在香港问题上的合作,总的情况好,相互谅解。现在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担心有一个现在尚未形成,但可能会引起摩擦的潜在因素,就是香港合法移民大量增加问题。

  黄华表示,历史上香港与内地之间自由来往,不需要办手续,现在我们对去港人数注意限制,我们会继续注意。与英国谈判航空与海运协定时,双方卡在香港问题上,主要是如何处理港、台航线问题,中方主张参照日本方式予以解决。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九日,香港总督麦理浩(Sir Crawford Murray MacLehose)访问北京,向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提出,由于港英政府批租新界土地不能超过一九九七年,只剩下十八年了,投资者不放心。以此试探中国政府对一九九七年后香港的态度。

  邓小平向麦理浩亮出底牌:香港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问题不容讨论。但是,中国政府会考虑香港特殊地位。中国政府可以明确地告诉英国政府,即使将来做出某种政治解决,无非一个是收回,一个是保持现状,不管哪种政治解决方式,都不会影响投资者利益,请投资者放心。在本世纪和下世纪初相当长时期内,香港还可以搞它的资本主义,我们搞我们的社会主义。

  同年六月十三日,英国下议院进行辩论。欧文大放厥词说,麦理浩访问北京,并不意味英国政府想谈判解决香港问题,现时还不存在一个讨论香港问题的适当时机。同年七月五日,英国驻华大使柯利达(Sir Percy Craddock)向中国外交部递交《关于香港新界土地契约的问题备忘录》。这不仅是再次试探,而且想让中国默认英国取消新界管治期限做法。中国外交部以毫不含糊的言辞作了答覆:奉劝英方不要采取所建议行动,否则形势将引起对中英双方都不利的反应。

  一九八○年三月十九日,黄华访问菲律宾、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三国,回国途经香港,受到港督麦理浩接待,派政治顾问卫奕信(Sir David Wilson)到机场迎接。当天下午,卫奕信陪同黄华乘坐直升机俯瞰香港。晚上,麦理浩设宴招待黄华。席间,他解释说,他无意要求延长新界租期,望中方不要误解。如果他提出这种要求,那将是愚蠢、不现实的。他希望各方对香港前途做出考虑之前,增强香港工商界信心。

  鉴于港督诚恳态度,有别于英国国内不和谐声音,黄华表示:中方在这方面不存在误解。中方按期收回香港,将尽力维护香港稳定,不会影响投资者信心。此外,双方还讨论加强粤港经济合作,及控制内地赴港非法移民问题。

  英国各界态度

  一九八一年初,邓小平指示:香港问题已摆上日程,我们必须有一个明确方针与态度,并责成外交部研究对策、提出方案,供中央决策参考。

  同年四月三日,邓小平会见来访的英国外交大臣卡林顿(Lord Carrington)时,郑重地说:我在一九七九年对麦理浩爵士所说的,是中国政府的立场,是可以信赖的。请你注意研究我们对中国台湾的政策。我们提出和平统一台湾,台湾的生活方式、政治制度不变,也不降低台湾人的生活水准与经济收入,甚至允许他们保留自己的军队。要求他们只是取消“国号”、“国旗”。至此,邓小平已经有了解决香港问题的基本思路。一九八一年八月二十六日,邓小平在会见港台知名人士傅朝枢时,首次公开提出解决台湾、香港问题的“一国两制”构想。

  一九八二年四月六日,邓小平会见英国前首相希思(Edward Heath)时,再次明确告诉英方:中国要在一九九七年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中国愿意同英国谈判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邓小平指示,黄华请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广泛接触,了解英方态度。据中国驻英国大使柯华了解,英国有许多老朋友坚持中英友好,如前首相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亲口对他讲:中国对香港享有主权不容争议。英国前首相邱吉尔(Sir Winston Churchill)女婿、上议院议员索姆斯勋爵(Sir Christopher Soames)参加柯华大使宴请时说:英国政府应该把香港主权归还中国,我们将为此大声疾呼。其他政要与元老,如前首相希思、卡拉汉(James Callaghan)、外交大臣卡林顿、国防大臣皮姆(Francis Pym)等都表示,英国不应该坚持十九世纪与清政府签订的三个条约,应该无条件地把香港归还给中国,也没有理由要求继续管理香港。但也有不少人主张,归还主权后,中国与英国共同管理一段时间,比如十五到三十年。更有人对中国能否管理好香港心存各种疑虑,主要担心中国把内地社会主义制度推行到香港。

  一九八二年八月,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访华前,柯华大使设宴为她饯行。席间,戴卓尔夫人问中国大使:香港问题对双方都很敏感,中国政府所说主权问题是不是指香港整个地区?柯华大使明确告诉她:正是。中国要收回的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岛、九龙等全部地区。她接着说:租借新界条约到一九九七年就要期满,现在香港人与英国人都比较着急。最好的办法是继续保持目前与中国合作办法,保留英国的行政管理,香港地位不变,维持现状三十到五十年。请中国政府注意英方主张与意见。

  英国外交部助理次官唐纳德(Aaron Donald)应邀作陪,单独对中国大使说,戴卓尔夫人非常不愿意提及香港主权问题。最好中方也别提,等三、五年后再提,或者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后再提更好。由此可见,英国政府对殖民主义时期的遗产非常留恋,更何况这颗英国女王皇冠上的明珠!

  柯华大使还与香港总督尤德(Sir Edward Youde)、前港督麦理浩进行讨论。他们坚持英国政府立场,提出可交回主权,但由英国管理香港。柯华阐明中方立场:主权与治权不可分,中国将同时收回。他们都表示,不可能用对付福克兰群岛(The Falkland Islands,英国对马尔维纳斯群岛称呼)办法,派武力侵占,对中国只能谈判。

  经过几轮试探,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戴卓尔夫人访华。这是中英建交后,第一位英国首相正式访问中国。

  戴卓尔夫人作为英国保守党领袖,击败工党候选人,于一九七九年五月四日当选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大刀阔斧地推行内外政策调整。此后,英国经济逐渐复苏。一九八二年四月二日,英国与阿根廷爆发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戴卓尔夫人于四月五日宣布派特遣舰队远征南大西洋,取得这场战争胜利。戴卓尔夫人此次访华,是挟胜利者的神气与自信,有备而来。

  中英首次会谈

  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黄华陪同邓小平会见戴卓尔夫人。中方陪同会见的,有外交部副部长章文晋、驻英大使柯华。英方陪同会见的,有港督尤德、首相首席私人秘书巴特勒(Robin Butler)、驻华大使柯利达。而在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专门召开会议,确定了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收回后原来的制度不变。

  在北京,戴卓尔夫人先与赵紫阳会谈。她坚持三个不平等条约有效,咄咄逼人地提出,如果中国同意英国一九九七年后继续管治香港,英国可以考虑中国提出主权要求,即所谓“主权换治权”。她还危言耸听地说,没有英国管理,投资者会失去信心,资金会外流,香港经济就会崩溃,产生灾难性影响。要保持香港繁荣与信心,就得保持英国对香港的管辖,至少要超过十五年。

  针对上述言论,邓小平与戴卓尔夫人会见时,强调说:主权问题一点不容谈判,连半点也不能谈判……时机已经成熟了,今天就应该把一九九七年中国收回香港主权肯定下来。如果中国到一九九七年还不把香港主权收回,中国任何领导人和任何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那就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清王朝、满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整个香港地区,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岛和九龙,到一九九七年都要收回。这一点在中国说来是肯定无疑的,不能有任何其他选择。香港的繁荣,根本上取决于中国收回主权后,在中国管辖下实行适当政策。如果十五年过渡时期内,香港发生严重波动,怎么办?那时,中国政府将被迫不得不对收回主权的时间和方式另作考虑,如果说宣布要收回香港,就像夫人所说的带来灾难性影响,我们将勇敢地面对这种灾难,做出决策。希望从夫人这次访问开始,中英双方通过外交途径进行很好的磋商,讨论如何避免这种灾难。

  戴卓尔夫人是有名强硬派,有“铁娘子”(The Iron Lady)雅号;邓小平则是毛主席誉为“绵里藏针”的难得人才。两人谈笑风生,却不乏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又峰回路转。就这样,原定一个半小时会谈,延长五十分钟。会谈结束后,戴卓尔夫人或许心思太重,从人民大会堂北门出来时,不慎在台阶上失足跪倒。

  当天晚上,黄华宴请戴卓尔夫人及其一行。戴卓尔夫人预感香港终于要归还,内心十分焦急,但还是强打精神,观赏钓鱼台养源斋庭院美景,赞扬餐厅内宫廷摆设,品尝美味佳肴,尽情地谈笑。黄华眼中,戴卓尔夫人是一个提得起、放得下,能力强,颇有风度的政治家。

  戴卓尔夫人离开北京前,向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宣称:管理香港的条约,至今仍为国际法所公认,英国将以条约处理香港问题。访华结束后,她径直去香港,召开记者会说:英国立场是根据三个条约。其中一项是占香港面积百分之九十二的土地租借,将于一九九七年到期。另外两项条约是关于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主权,占整个土地面积百分之八。如果有人不喜欢这些条约,解决方法是由双方进行讨论,经双方同意生效,但不能毁约。如有一方不同意这些条约,想废除条约,则任何新的条约也没有信心执行。

  为此,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做出迅速回应:过去英国政府与中国清政府签订有关香港地区条约是不平等的,中国人民从来不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贯立场是,不受这些不平等条约约束。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收回香港整个地区。

  这次谈判虽然双方存在严重分歧,但并未将大门关上。双方同意通过外交途径,就解决香港问题进行商谈。邓小平的深谋远虑,为中英今后在香港问题上的谈判定下基调。正如世人所知,此后谈判进程虽有波折,但基本上按照邓小平设计路线向前发展。中国政府为谋求政治解决的第一阶段努力,达到了预期目的,为以后谈判奠定了基础。

  (部分图片由黄华夫人何理良提供)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