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劳工保障处历史黄金期

  文丨文满林

    七月一日便是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回归二十年,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无论从任何方面和阶层来说,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转变,而且是朝向好的方面发展。

  笔者是个地地道道的劳工阶层。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出来做工,经歷过回归前和回归后两个不同年代的打工生涯,体验到两个不同管治时代在劳工权益保障以及劳工阶层尊严上的不同,尤其是政府与劳方和资方三个方面关系。

  香港回归以来的二十年,劳资关系可以说是香港数十年来甚至开埠以来最好的一个黄金时期。少有发生大型的劳资纠纷、工潮及罢工之类。劳资关系得到改善,主要建基于经济发展,劳工就业充足,营商环境改善,政府的劳工法例不断修正,以及政府对劳工权益的重视和尊重。

  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一,回归后,政府将五月一日法定为有薪假期,让所有打工仔享有一日不用返工都有薪酬的日子,即“五一”劳动节、劳工阶层的节日。二,在二○○○年,政府推行强积金制度,立法让所有在职的及受僱的劳工及僱主必须每月共同供款百分之五,作为六十五岁退休后的生活保障。三,在四年前推行最低工资立法,让最低收入的基层劳工得到合理的薪酬待遇。四,设立在职低薪劳工跨区工作交通津贴。五,增设在职低收入家庭的特别津贴,家庭里一个经济支柱成员出去打工,月薪不及一万二千元即合乎资格向有关部门申请“特津”。

  值得一提的是,自回归之后,特区政府便委任一名劳工界代表进入行政会议,成为一名决策层人员。委任一个劳工阶层代表进入政府决策层,那是在港英管治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充分显示特区政府对劳工的尊重。以上所列,都是在香港回归之后才有的,逐步发展的。

  说到回归之前香港劳工阶层的待遇和处境,可谓不堪回首。尤其对六七十年代走过来的劳工来说,大有刻骨铭心之感。那个年代,劳工阶层根本谈不上什么劳工保障,连权益一词都从未听过,一切任由僱主说了算,工资和工时任由老闆决定。至于工厂倒闭、食肆关门,员工常常追不到欠薪,老闆“炒人”绝不会有任何藉口及补偿。作为政府部门劳工处,在发生劳资纠纷、工潮或罢工时,十之八九偏帮资方。一九六七年新蒲岗人造花厂工潮就是因为当局偏帮资方而造成一场“风暴”的。记得在一九六八年,我们一大群失业多时的工人前往中环雪厂街劳工处要求处方登记失业找寻工作,结果被处方召唤大批警察前来驱赶。反观回归后的特区政府劳工处,处处为失业劳工着想,帮助失业劳工寻找新的就业机会,免除一切手续费用。对比一下,可谓天壤之别。

  只有比较,才能分出优劣好坏。回归二十年,香港劳工阶层的权益、尊严和保障远远超过回归前港英管治时期不知多少倍。时至今日,香港劳工阶层的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和不断有所改善,劳资关系处于黄金期,还有什么遗憾呢。回头看看“标时立法”和强积金对沖问题,只要劳资双方及政府三方面以精诚相待,各让一步,什么难题不能解决?

   香港华人革新协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