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华强调做好中史教育 代代传承国家民族认同

  图:董建华透露,自己日日都会看《大公报》 大公报记者林少权摄

  大公网6月23日讯(记者石璐杉 朱晋科)谈起国民教育话题,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在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格外感慨。他忆述,在成长的过程中,父亲的言传身教培养了他的家国情怀,强调国家和民族认同要靠一代一代去传承,家长和学校的教育尤其重要,除了国民教育,更要做好中国历史的教育。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当日,董建华在上海出世;同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民族危亡之际,国人同仇敌忾。幼年的董建华所接受的国民教育,便是来自父亲董浩云的言传身教。那时外滩公园上立有一块牌,写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董建华说,还记得当时父亲告诉他:“等你长大了,你要记住,这块牌不可以再在这里。”

  港英“无国籍的人”常遭留难

  七十年前,即1947年,亦是抗战胜利两年之后,董氏举家来港定居。在港英政府治下的殖民地,董浩云对董建华的家教则是从读报开始。

  “我想告诉你们,我到香港之后,日日都会看《大公报》,一直到今天。”原来董家来港后就订了两份报纸,分别是《大公报》和《星岛日报》。董建华说,父亲每天会用笔在报上圈出一些新闻要他看,又提出两个问题一齐讨论,“他这样教我,使我对国家、民族和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在成长过程当中我就变成了这样一个人。”

  中学毕业后,董建华负笈英伦。当时对于没有申请成英国属土公民的香港永久居民,殖民地政府会发放一张香港身份证明书(Certificate of Identity)作为旅行证件。“它上面写着,for stateless person only,无国籍的人,我们那时喺英国是stateless。”董建华拿着这张纸出国,但经常遭到留难。尽管如此,董浩云却要求董建华“不要放弃这张纸”:“因为你是中国人,有一日你是会有中国护照的。”

  国家民族认同要代代传承

  回归后,董老先生的预言成真。拥有中国国籍的香港永久居民旅行时不再是拿着一张纸,而是可以使用158个国家和地区给予免签证或落地签待遇的香港特区护照。

  “我爸爸那一代,他饱受痛苦,将这些东西灌输给我,我也要同下一代灌输。”董建华强调,国家和民族认同要靠一代一代去传承,家长和学校的教育尤其重要,“学校一定要有国民教育,但我觉得更加好的是历史教育,为什么呢?因为国民教育教爱国,小朋友可能会问爱国是什么?而当你认识了国家的历史之后,你自己就会爱国。”

  董建华又慨叹,回归之后最大的错误,就是将历史科“搬来搬去”,做得不好,他强调“国民教育要教,但更重要是教历史。”

  最难忘沙士后中央全方位挺港

  【大公报讯】记者朱晋科报道:回归之后,香港经历了金融风暴和2003年沙士疫情冲击,最终在董建华的特首任内都迎刃而解。回首往事,董建华说,最难忘的是沙士后香港经济严重萎缩,百业萧条,中央第一时间答应香港的要求,推出各项政策,包括签订CEPA和开放个人游,大力支持香港恢复经济。

  “沙士这段时间很痛苦,除了人命的牺牲,另外经济很萧条,楼市跌了差不多一半,是非常难受的时候。”谈起当时的经历,董建华语气缓慢而沉重。为了挽救经济,特区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例如内地开放个人游来港,以及开放内地服务业市场给香港专业人士,最终两地政府签订CEPA,为香港经济的恢复打下一支强心针,“中央大力支持了我们,而且反应快得不得了。”董建华欣慰地说。

  对于“一国两制”和中央的权力,董建华指,中央最近在基本法实施20周年研讨会所作的解释已相当清楚,“希望大家千万不要怀疑中央去做什么,它也是按照基本法做事。我们的问题是香港人对基本法不够了解,要更进一步了解。”

  普选落空“应该去问反对派”

  【大公报讯】记者朱晋科报道:2014年政改争议期间,董建华曾两度召开记者会,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政改的决定,以及呼吁“占中”人士结束违法占领。时过境迁,董建华再谈政制发展,他寄语香港的年轻人,民主永远都是商量和妥协的过程,不要过于相信外国的制度,“要信自己,信我们自己的方向。”

  回归后比殖民地时期更民主

  回归后香港民主循序渐进,但2015年距离落实普选特首只是“一步之遥”的时候,无奈反对派否决方案,令普选落空。谈到此事,一向沉稳的董建华稍显激动。他表明,人大8.31决定是按照宪法作出来的,香港应该依法执行,“我们应该去问那些反对派的人,为什么要推翻(政改)这件事呢?我们可以有(普选)机会。那时候如果立法会通过了,那么今年的(特首)选举就不是这样子了。是你(反对派)不做,自己推翻了,所以道理在我们这边,是不是?做事最重要是讲道理,讲法律,凡事都应该为老百姓,为人民去做,而不是为自己。”

  董建华强调,香港回归后比殖民地时期更民主,将来会怎样,要视乎大家如何去做,“我(政改)那时都出来讲,拜托你们,行了一步先啦,将来会有第二步、第三步嘛,你们一步都不接受,那怎么办呢?民主永远都是商量、妥协的过程。”

  对于香港至今仍有人不接受人大释法,董建华指出,释法在基本法中写得清清楚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释法,这亦是香港终审法院接受的,他不觉得释法有问题,“有这个法律在这里,你用这个法律,有什么错呢?”

  百年建筑几变幻廿载回归一样情

  图:坚尼地道28号建于1905年,曾是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的会议场地

  犹记得上次到坚尼地道28号采访是2014年9月3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之后,董建华先生首次在前任行政长官办公室召开记者会谈政改,当时采访通知列明“温馨提示”:由于前任行政长官办公室为一级历史建筑物,基于建筑物承重力有限,故需限制传媒机构出席人数。尽管如此,当日会客室内仍挤满了近百名中外记者。

  每次到这座历史建筑总有所感触,这栋建于1905年的建筑物见证了香港百年沧桑。这里曾经是私人住宅、学校,香港沦陷时更曾被日军占领。在香港临近回归的风云岁月中,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的会议场地亦正是坚尼地道28号。

  回归前后的风云际会,董先生是走在最前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一如2014年当日,他与我们侃侃而谈,讲述他“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的初心以及“团结香港”的愿景。

  步出会客室,前任行政长官办公室内正在装修,迎接将于七月一日之后卸任的行政长官梁振英。七月一日,回归以来首位女特首林郑月娥将正式上任。二十年,人事几番新,无论在坚尼地道28号,还是添马舰,不变的是对“一国两制”的坚守与承担。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