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视察香港带来深刻启示

    文丨雷鼎鸣

  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香港,是一次让港人增强了解国情与港情的重要举措。

  若以各项活动的亮丽程度来衡量,习主席在石岗机场检阅解放军的场面当然最具观赏价值。看到驻军中的一半人(三千一百六十六人)受阅,不少朋友都心情澎湃,想不到在区区弹丸之地的香港,也可看到几乎可与国庆大阅兵相媲美的方阵。将士们步操组成的一个个移动方块,动作整齐利落,气势恢宏,在在都显示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经过苦练的雄师。

  检阅解放军的信息明确,在港驻军是国家对香港主权的象徵,是再提醒“港独”是如何的愚昧。习主席及夫人彭丽媛也视察了西九文化区的建设,走访警队、学校、老人院等等,是要告诉港人中央对香港各项建设及社会各阶层的支持。但若论重要性,当以习主席的几次讲话及对新上任官员和行会的训勉为最。解读这些权威性的讲话,是了解中央对港政策的重要步骤。

  七一讲话具政策指引性

  习主席最具政策指引性的讲话,显然是七月一日宣誓仪式后的发言。他开宗明义便谈到中国自鸦片战争后百多年的屈辱。此种民族屈辱的开始既然是鸦片战争,它的正式完结便应是香港的回归。习主席也指出,二十年前的七月一日,民族百年耻辱才得以洗雪。悠悠大事,又有哪些比洗雪民族耻辱来得重要?既然如此,我们可以相信,国家在主权问题上不会让步,不但对“港独”分子如此,对过气政客彭定康等人祭出《中英联合声明》以彰显英国拥有对香港的监管权,自是嗤之以鼻。

  三年前沈旭晖教授早已撰文指出,这不是“条约”,是“声明”,中方根本从不认为殖民地是合法的,所以不会签定新“条约”,以免被人误会中国承认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声明》中“保持生活方式不变”等字眼,正反映着中英双方都互相筑起了防火墙。中方一开始便防范着九七后英国仍有人要插手香港事务,英国政府则害怕有些港人要申请居英权,需要及早与港脱离关系。从中国官方近日对《中英联合声明》所採取的一贯的强硬态度,正可佐证中央政府对主权不容讨论的立场,任何人也不可触碰这一底线。

  习主席在讲话中提出了他对“一国两制”的看法。他认为“一国”是根本,任何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活动的都是对底线的触碰,是绝不能允许的。在此是要把话说清楚了,有些人再抱侥幸心理便不切实际了。他也相信,搞好“一国”,“两制”的关系应该可以和谐。这等于宣布,不承认“一国”的“港独”分子是敌人,尊重“一国”的政客,则仍可与其保持和谐关系。

  近年来,一些极端分子在港搞过自残与製造内耗的活动,无日无之,使港人心生厌弃。于是社会中也有人主张从严对待此等分子,甚至有人怀疑“一国两制”是否值得保持,而习主席重提“始终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这显示中央对港仍有耐性。为何有耐性?这与“一国两制”已经取得的成功密不可分,否则,若只有挫折没有成功,谁都会希望早日改变。

  香港有什么是成功的?从一九九七至二○一六年,香港实质GDP每年平均以3.22%的速度增长,人均实质GDP的增长率则是2.54%。在发达经济体中,这已是中上的成绩。在自由方面,几个权威机构都把香港排在前列。例如,在Cato的排名中,香港总体自由世界第一,经济自由也是世界第一,至于个人自由,香港得分9.99,胜于有总统选举的美国所得的8.71分。在美国传统基金的经济自由指数排名中,香港一样排第一,抛离第十六名的美国。瑞士洛桑的竞争力排名,香港又是名列第一。此外,港人的平均寿命几乎冠绝全球,罪案率低,几所大学位居世界前列,这些在在都说明香港在回归后能保持繁荣自由。犬儒地否定香港于九七后的进步,既不符合事实,也是对殖民地时期歷史的无知。习主席勉励港人要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国家,并非无的放矢。

  发展是解决问题的金钥匙

  习主席也提出,始终聚焦发展这个第一要务,(发展)也是解决香港各种问题的金钥匙。我三十多年来研究工作的主旋律,便是经济如何发展,自然贊同习主席的这个判断。其实香港某些人的怨气源头之一正是与发展有关。上文提到,香港过去近二十年的人均实质经济增长率是2.54%,在发达经济体中这虽算是中上之成绩,但不可忘记,香港的贫富差距素来高企,但据统计处近年的几个大型调查所得的结果看来,香港贫富差距不但没有恶化,还稍有改善,为何社会怨气仍高?

  原因应在社会流动不足。在香港经济增长率仍处于6-8%时,强劲的经济增长可製造很多往上流动的机会,所以人民就算觉得今天收入不如人,也同时相信他们将来会活得比今天好,贫富差距造成的怨气便可纾缓。但现在经济增长率有所减慢,上流的机会少了,怨气便无从宣泄。要解决此问题,答案自然是要发展经济。

  习主席也明确指出,香港要维护和谐稳定的环境,“全球经济格局深度调整”,香港已“经不起折腾,经不起内耗”。香港的确有不少有识见的人懂得寻找发展机遇,这批人当中,很多都会做得很好,收入能不断上升。但香港也有一些人,拒绝面对国家、面对世界,这些人的未来不会有多光明,他们的收入也会停滞甚至下降。这种自己跳入陷阱的人,其经济生活不会有多少进步,自找的麻烦会使他们继续充满怨气,他们若失去自省能力,谁也救不了他们。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