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议员不能凌驾于法律 政府有责拨乱反正

  大公网7月17日讯 谢伟俊昨日出席电视节目《城市论坛》时表示,今次事件最大责任是有关当事人本身,“无人叫你咁愚蠢搞咁多嘢!”以往做“大龙凤”没事,不代表今次无事,政府也有责任通过法律的手段去拨乱反正。他指出,人大释法固然令事件清晰了很多,但即使没有人大释法,“按照夏正民法官以前判的梁国雄例来说,其实也有足够理据,令法庭使用同样准则去判有关议员的宣誓无效。”

  批反对派转移视线

  四人失去议员资格后,建制派在修改议事规则上具有优势。被问到会否等补选后才讨论修改议事规则,谢伟俊质疑会拖慢工作,而其后亦可能有其他议员被取消资格,反问何时修改才是符合准则。

  同场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国勋亦批评四人做事不理后果,今日的结果是“咎由自取”。对于反对派连日阻挠财委会会议进行,他批评反对派转移视线,认为不应将财委会审批36亿元教育新资源开支的议程与四人被取消议员资格一事挂鈎。

  全国政协常委刘汉铨强调,宣誓绝非儿戏,若立法会议员自身也不尊重法律,他们通过的法例又如何叫市民遵守?绝非自称是民选议员,就可凌驾于法律之上。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王庭聪直言,“不是民选议员就‘大晒’、‘想点就点’。作为民选议员,更要知道该做与不该做,要为自己和选民负责。”他认为,反对派自己做事自己承担,不应诿过于人。

  长毛认衰后悔莫及

  另外,梁国雄(长毛)昨日接受电视台访问时声称,已决定上诉,但败诉每人至少要付300万元讼费,届时或因破产而无法再参选立法会。他亦“认衰”指,若重来一次,得知会出现人大释法,就不会再以过去的方式宣誓。

  非建制议员目无法纪藐视法庭/前副廉政专员郭文纬

  非建制派议员一向自诩为“香港法治的扞卫者”,然而在高等法院裁定撤销四名立法会议员资格后,他们所表露出来的一言一行,却让公众看到,非建制派的虚妄伪善!

  无綫新闻报道法庭裁决时,一再如实播出四位议员,于2016年10月12日宣誓时的言行举止,全都是真凭实据。任何观众,只要没有心存偏见,看毕这则新闻报道都会完全认同高等法院的裁决,即四位议员并没有依法庄严、真诚地完成宣誓。他们被褫夺议席,可说是咎由自取,这亦说明了裁决当晚他们在政府总部外搞的集会,为何参与人数寥寥可数。

  但我们看到的是,四位被撤销资格的立法会议员及其非建制派的盟友,在判决后竟然明目张胆藐视法庭。法庭裁决清楚说明四人丧失议员资格,不许履行任何立法会议员职能。然而,四人却无视财委会主席陈健波的要求,拒绝离开会议室,导致会议突然停止并最后以休会告终,这种行为本身,已明显是藐视法庭。

  及至翌日财委会复会,四人再度试图硬闯会议室,这是连续第二天、第二次藐视法庭。只是,更恶劣的是一众非建制派议员一直“护送”这四人,而这班议员显然干犯“串谋或协助教唆藐视法庭罪”。而更令人讶异的,乃是这些“护送”四人的非建制派议员当中,部分具备法律专业背景,换而言之他们是知法犯法!

  笔者清楚记得,“违法占领”期间,有人公开质疑法庭,包括禁制令在内的裁决,当时大律师公会和公民党亦同声谴责。这次他们却反其道而行,批评最受港人尊敬的高等法院法官的裁决,这显然是非建制派“双重标准”和“伪善”的铁证。身为大律师和律师的立法会议员公然藐视法庭,我们岂可坐视不理?我们应集体去信大律师公会和香港律师会投诉他们,要求相关专业团体纪律处分该等漠视法纪和令法律专业蒙羞的所谓律师。同样地,律政司和警方也应该考虑提出“藐视法庭”的检控。

  立法会今年度的会期即将完结,财委会会议的工作亦已进入最后阶段,现在审议的政府拨款非常重要,包括需要即时通过数十亿元教育开支,否则到九月份开学时,老师和学生就无法受惠,直接影响数以千计的老师能否续约、刚DSE放榜的学生能否升学。如果非建制派议员继续不负责任地进行无理抗争,只会再一次证明他们并非以公众利益为先,而是政治凌驾市民福祉!

  (转载自港人港地)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