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一地两检”免香港被“边缘化”

  文 | 龚俊龙

  高铁“一地两检”方案出炉后,香港社会普遍予以高度支持,一些媒体及研究机构的民意调查都用极具说服力的数据去证明。反对派不顾整体民意而坚持反对,背后是否有其他政治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反对者的理据无法支撑其主张,“一地两检”的“三步走”方案,合宪合法合理。更重要的一点,也即反对派没有认真去反思之处在于,“一地两检”是真正的利港便民举措,对香港各阶层市民都有非常重要的利益关系。从整个香港的竞争力而言,这是避免香港再被“边缘化”的极其重要的一环,一旦失去高铁“一地两检”,香港将不可避免地走入衰退。

  根据政府宣布的方案,特区政府将以“租赁”形式,在西九总站内约佔总面积四分之一的地方设立“内地口岸区”。连同月台区域和有关连接通道,以及在行驶中、停留中及上落客期间的列车车厢等范围,由内地管理,实施内地法律,内地边检工作人员只能在上述指定的范围内实行全封闭式执勤,不能进入香港特区管辖区执法,每日执勤工作完毕后必须以铁路离开香港返回内地。

  实现高铁利益最大化目标

  必须要承认,要实现高铁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实现“一地两检”,就需要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首要的就是合法问题,真正的法律空间并不大。之前有些人曾提出在“基本法附件三引入全国性法律”、“新立法律”去解决“一地两检”问题。但这些方案都具有不可克服的法律问题,前者涉及的是“全国性法律”,但“一地两检”显然不符合;后者则会面临“在全港范围内都实施一地两检”的问题。当前的方案,可以说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的最妥善安排。

  但令人失望的是,反对派不愿意理性务实讨论,而是不顾一切地污名化“一地两检”,提出荒谬的“割地卖港”论,这是极其错误的。根据基本法第七条的规定:“香港特区境内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由香港特区政府负责管理、使用、开发、出租或批给个人、法人或团体使用或开发。”显然,特区政府是完全可以在法律授权下,选择主动要求与内地达成“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以租赁形式将上述指定的范围租予内地管理,当中并没有涉及任何业权的转移。

  也有些反对派人士认为,“两地两检”、“福田‘一地两检’”,或者将西九总站改为其他用途等是可以“取代一地两检”的。这是极其严重的错误理解。首先,若“两地两检”可行,当初也就无需动用八百多亿元去建这条高铁了,这就是等同白白浪费数百亿元公帑;其次,且不说福田已经无法再容纳如此大规模的出入境检验条件,更何况,这是将香港本身的责任推卸给内地,做法极其自私。最后,西九龙总站改作其他“有利香港经济民生的用途”,更是极其可笑,我们先不说能不能改,而先说花了的八百多亿建筑成本由谁来“填补”?停下来重建的时间成本谁来弥补?这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操作的可能性。

  只要理性去思考,我们应当会认同,“一地两检”是现有法律框架下最适当的安排。而这条动用八百多亿元兴建的高速铁路,非一般基建,而是关乎香港未来发展机遇的具有战略眼光的基建。对香港最大的战略意义在于,它将成为国家高铁网络的一部分,让只有七百万人口的香港无缝接入全国“四纵四横”客运专线,这将使香港与内地很多城市相连的交通时间大大缩减,通行便利性极大提高。这将加强香港与内地各方面的联繫和民众交流往来,并促进经贸、旅游及专业服务的发展,带来庞大的经济与社会效益。

  拉倒高铁只会让市民受害

  “一地两检”方案是香港特区政府为香港市民往返内地便利,及发挥高铁最大效益和增强香港经济发展与竞争力,在其自治范围内,主动要求与内地达成有关落实“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

  设想,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一地两检”被反对派否决而无法在明年高铁通车后运作,那么香港将出现怎样的情况?届时不仅仅是失去数百亿元基建费用以及多年的建筑时间成本,而在于,这将严重损害香港的整体竞争力。

  原本可以提升香港与内地联繫,若硬生生被拉倒,香港也再难有大的吸引力,人流、物流、资金流的流转,将严重受到窒碍。我们说了许久的“边缘化”,将不可避免地出现。这难道是反对派想达到的目的?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前日在出席香港各界庆国庆筹委会成立大会上有一篇重要讲话,值得各界认真思考学习。发展的形势不会一直等待香港,再浪费宝贵时间在无谓的政治争拗当中,受害最大的是全港市民。

  广东省政协常委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