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质疑林子健案是反对派苦肉计 警方高度关注

  图:林子健声称在港被人掳走及殴打,但遭网民质疑是反对派“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大公网8月12日讯(记者 冼国强)民主党成员林子健报称前日在油麻地被疑似内地人员掳走及殴打,到昨日凌晨获释,但他并无立即报警,反而等到上午11时开记者会公开事件。特首办发言人指,未有任何证据及事实基础下,不应就事件妄作臆测或指控。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指出,林子健的指控十分严重,警方高度关注,已指派西九龙总区重案组调查案件,并呼吁市民遇事应立即报警。不少市民则质疑事件疑点重重,难以置信,有人认为是反对派“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民主党昨日上午发出紧急采访通知,上午约11时,林子健在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前主席何俊仁、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以及支联会秘书李卓人等人陪同下在立法会召开记者会。林子健说,四日前收到一名认识多年、报称国安的内地男子用香港电话WhatsApp来电,要求他不要将美斯签名交予刘霞,否则后果自负。前日下午四时许,他在油麻地砵兰街一间球衣店买完球衣后,在街口被两个操普通话的男子拉上车并被迷晕,之后被载到一处不知名的地方殴打及问话。

  卢伟聪:不容非港执法人员在港执法

  林子健称,对方问了他很多问题,如是否认识刘霞,又以订书机以“十字”形式,在其大腿上打钉,他之后再被迷晕,醒来后发现被弃于西贡沙滩,当时是翌日凌晨一时多,他之后截的士回家。被问到为何不马上报警,林子健称,当时太累和太紧张,先回家通知李卓人和李柱铭。他在记者会后才前往玛丽医院验伤,经检查后被安排留院,入住创伤及矫形外科病房,警方则在医院为林子健录取口供,案件交由西九龙重案组跟进。

  卢伟聪会见传媒时说,林子健所说的案情是严重指控,警方高度关注及非常重视,强调不能容许香港以外的执法部门在香港执法,如果有就是违法,警方会根据香港法例调查及追究。他又说,林子健无即时报警,增加了警方调查难度,呼吁市民遇事要即时报案,警方追查及侦破的机会大好多,尤其今次事件警方从传媒得知案件,可能会影响调查,因涉案人可能已逃跑或毁灭证据。

  行政长官办公室回应传媒查询时说,留意到当事人已就声称遇袭事件向警方报案,警方正进行调查,呼吁当事人全面协助警方的调查工作,并指在未有任何证据及事实基础的情况下,不应妄作臆测或指控。

  讨论区一面倒质疑不合逻辑

  事件经报道后在网上引起热议,有不少网民分析整件事是反对派“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在“香港讨论区”,几乎是一面倒的质疑声音,例如对于林子健宣称事件与美斯签名和刘霞有关,网友“ibm1”说,“原因牵强到爆”。“求知客”亦指林子健的说法不合逻辑,“若(内地执法人员)捉完再放,明知你会报警或公开事件,又怎会咁笨实留下伤痕让人见到!”

  不少网民亦质疑林子健为何不立即报警,反而在获释10小时后召开记者会。“全马二世”指,“(林子健)要通晒天,等班‘疑似’人有足够时间离开?定畀佢哋消灭证据?”;“callmenikon”质疑林子健在繁忙时间和地段被人挟持时,为何不大叫让途人知道?

  探员砵兰街睇“天眼片”搜证

  【大公报讯】就民主党成员林子健报称遭人在油麻地街头掳上客货车再遭殴打的案件,警方西九龙重案组探员昨往油麻地砵兰街进行调查。探员主要前往林子健报称往购买球衣的店舖、街道等一带进行问卷和翻查闭路电视,探员逗留至入夜后离去。消息称,探员主要希望找到目击者,及有否闭路电视拍下涉事人物或该辆客货车。

  昨午四时许,十多名西九龙重案组探员,往油麻地砵兰街一间球衣专买店,探员入内向店员查问及了解林子健前日在店内情形,其他探员则分别往附近商店,查看有否闭路电视,拍下可疑人或车辆的片段,亦向附近及咸美顿街的公园,向路过或商店职员,查问有否看到事发经过。

  探员走访多间店舖,及向街坊查问后,初步未有重大发现,但消息称警方不排除会将调查范围扩大,希望找到有关事件的真相的证据。

  据悉,涉事球衣专门店店员透露,林子健时常到店内购买球衣,前日下午林到达该店,拿取早前他在网上订购的球衣,和要求店方为球衣烫上球员“美斯”的名字及号码,林大约在店内逗留约半小时,等候球衣印上名字及号码后便离开。

  消息指,警方稍后会根据林子健的口供,由当日他离家开始至报警前,逐点调查。

  鸽党内斗“无间道”林诚信成疑

  【大公报讯】记者冼国强报道:民主党创党成员林子健是民主党“真兄弟事件”丑闻中的关键人物之一。当年,林子健受党内元老司徒华指使,渗入党内“改革派”当“无间道”搜集情报。东窗事发后,林子健被指“两面不是人”,个人诚信备受质疑。

  “真兄弟事件”源于2006年,一名署名“真兄弟”、自称是民主党“改革派”一员的匿名人士,多次泄露该党的内部电邮内容和内讧情况,亦指控党内个别“改革派”人士为“中共特务”,事件轰动本港政坛。

  当年,林子健是民主党内较年轻的党员,较易与“改革派”接触,私下亦与司徒华关系非浅。林子健去年接受网媒访问时透露,自己当时将“改革派”的事告诉司徒华,司徒华便怀疑民主党遭人渗透。林子健于是应司徒华和何俊仁的要求,做卧底到“改革派”“攞料”。林子健将从“改革派”取得的电邮和讨论内容,交给司徒华等人,之后再由徐汉光执笔,编写“真兄弟”的电邮,但徐汉光接受网媒查询时却否认此事。

  事件引发的连串风波,令林子健这个“双面人”陷入“两面不是人”的境地,既被“改革派”视为泄密者,“主流派”的大部分党员则视林子健为“改革派”的同谋。这令林子健多年来一直在“白鸽党”内风评低劣,他其后亦患上抑郁症。去年民主党改选领导层,林子健与党友罗健熙和李永成三人角逐两个副主席职位,最终林子健落败。

  主理网台帐目糊涂不清

  此外,于2009年成立、现已暂停运作的网台“青台”,一直由林子健主理,其帐目亦糊涂不清。林子健曾向传媒透露,“青台”一直靠反对派人士捐款支持营运,但据报道,2012年,李永达透露,“青台”原来的营运费已调配去缴交大厦维修费,当时被指帐目混乱。

  公民党藉机抹黑“一地两检”被批政治炒作

  【大公报讯】记者龚学鸣报道:民主党成员林子健报称在香港被疑似内地执法人员掳走及殴打,在案件仍未水落石出前,公民党竟上纲上线,将事件与“一地两检”挂鈎,质疑特区政府要港人对“一地两检”有信心再无从说起。香港社会各界人士指出,林子健事件根本与“一地两检”无关,直斥反对派为了抹黑“一地两检”,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政治炒作。

  由公民党牵头的“一地两检”关注组昨日在社交网站炒作林子健事件,声称“一地两检”尚未落实,“跨境酷刑”情况已如此严重,又称林子健和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的遭遇,就是反对“一地两检”的最好理由。公民党发表声明,称林子健事件若再揭发内地人员跨境“执法”,特区政府要港人对“一地两检”有信心,再无从说起。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亦妄言,林子健事件显示内地执法部门漠视香港底线,即使政府如何呼吁市民不要忧虑“一地两检”,都是徒然云云。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说,林子健的指控十分严重,在未经调查及没有实质证据前,她不会作出评论。她续说,如果任何香港人,包括林先生,在香港遇到袭击和受伤,应立即报警。她亦呼吁警方严正调查每一个个案。另外,李慧琼又表示,每日途经机场或不同口岸过关人数较多,香港人知道清关安排,不担心事件影响市民对高铁“一地两检”的信心。

  反对派反高铁“反上脑”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直斥,反对派反高铁“反上脑”,什么“跨境执法”、“割地”等臆测、恐吓无所不用其极,所谓“被掳走”、“被禁锢”等无稽之谈更是荒谬,“人们有合理怀疑他们将来一个自编自导自演,令市民‘被相信’他们的鬼话!”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勇强调,香港是法治之区,批评反对派未有证据,就妄加指责是所谓“跨境执法”,并将“一地两检”政治化,完全是未审先判、破坏法治。他提到,有网民质疑事件是有人“做骚”,希望执法部门将事件调查清楚,如果真相显示与内地执法部门无关,作出阴谋论的人应该公开道歉。

  律师会前会长、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质疑民主党就林子健事件的处理手法不正常,“为何不第一时间报警,反而是开记者会”,反对派抹黑“一地两检”,更是逻辑不通,失去理性,他看不到“一地两检”和跨境执法有何关系,直斥反对派为了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地反对“一地两检”。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说,即使带走林子健的人士讲普通话,或者声称是内地执法部门,亦不能证明属实或与内地官员有关,要由警方调查清楚。他相信,中央政府一定不会容忍发生这类事情,打击港人对内地、中央及“一国两制”的信心,这类事件如果无证据,容易被人政治炒作。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