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服”无天理 覆核彰法理

  文丨关 昭

  立法会财委会于2014年6月审议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拨款申请期间,大批示威人士用竹枝等物件,强行撬开立法会大楼玻璃门,涉案13人其后被裁定非法集结罪成,但仅被判80至150小时社服令。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昨日开审。  

  这一案件,虽已过去三年,但市民大众可说记忆犹新、更犹有馀悸,示威者用“铁马”撞击立法会大门玻璃、用铁枝竹枝撬开立法会大门的暴力行径,在本港示威抗议暴力和冲击治安方面都开了前所未有的先河,其性质之严重、影响之坏更是前所未见。

  然而,更“前所未见”的,是这样严重的冲击立法机关案中,多名被告仅被判数十以至一百多小时的社会服务令!

  社会服务令、社会服务令,真是多少恶行的结果都可以假汝之名而为之!冲击立会、推撞警员、抢夺“铁马”、竹枝撬门,后果不过就是“服务社会”,就是到老人院看看老人、为幼儿园髹漆油而已,真是造福社会、善莫大焉!

  事情确实就是如此。各被告的辩护律师昨日在庭上竟然辩称,上诉庭不应干预原审裁判官的裁决,原审已考虑示威者拥有“崇高理念”,无选择将被告判监,没运用“权威暴力”的做法,比纯粹判处阻吓式刑罚“更高层次”,云云。

  以“守护”东涌、反对发展为名,冲击立会、破坏法纪,原来竟是“崇高理念”;还有,判处监禁竟是“权威暴力”,只判“社服”是“更高层次”,如此律师,也确实令人“大开眼界”,好在香港还有律政司,律政司认为,判处各被告即时监禁是唯一合适判刑,而循简易程序非法集结最高可判囚三年,认为法庭应按最高判刑的“中上端”考虑刑期。

  暴力冲击可“社服”,是无天理;律政司覆核如不成功,是无法理。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