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健误导警方被捕 未出现“被掳”

  大公网8月15日讯(记者 冼国强)民主党林子健声称被掳走及殴打事件,又有新进展!传真社搜集了事发地点附近六间店铺、七部闭路电视、共九个闭路电视片段,发现林子健于8月10日下午五时半后,在砵兰街近咸美顿街出现,朝碧街港铁站出口行进。不过,闭路电视亦显示,一名疑似林子健的男子途中却戴上鸭舌帽、太阳眼镜和口罩,行近碧街时却横过马路,折返咸美顿街,最后往弥敦道方向离开,全程都是他单独一人,未有出现被掳情况,与林子健日前声称被掳的时间和路线完全不同。林子健回应时声称“有人“做我”(嫁祸我)。”警方凌晨于大角咀寓所以涉嫌误导警务人员罪拘捕林子健,带返警署。据了解,由于林子健报警时提供了错误资讯,但昨日未有正式在口供纸上签名,未算完成落口供程序,故警方以“误导警务人员罪”处理,与“报假案”有别。

  民主党林子健于上周五早上举行记者会,声称自己怀疑被内地“强力部门”掳走及殴打,不过林子健的说法疑点重重。首先,林子健在上周五记者会上声称,大约下午四时,自己在砵兰街买完球衣后,往油麻地港铁站的途中,在街口被两名操普通话的男子挟持上货van,并被迷晕。

  不过《苹果日报》在星期日刊登的专访之中,却讲出另外一个版本,声称“当日在旺角信和中心对面马路被掳走”。林子健其后辩称,是与记者沟通出现问题,强调自己最后一站在砵兰街购买球衣后,往油麻地港铁站的街上被掳。

  衣着身形与林子健吻合

  传真社由上周五至昨日早上搜集了案发地点附近,六间店铺的九段闭路电视片段,证实林子健于下午五点半后,在砵兰街近咸美顿街出现。根据第一部闭路电视,位于咸美顿街街口一间店铺,当时林子健戴着一副胶框眼镜,身穿黑色Tee以及深蓝色短裤,背上深色背囊,左手戴着深色手表,又穿上黑色白边的波鞋。走路呈内八字脚,于下午5时41分离开球衣店,向右沿砵兰街方向走去。

  至于第二及第三部闭路电视,分别指向咸美顿街及碧街方向。下午5时43分,远处看到一名男子在咸美顿街方向出现,该男子由行人路靠近马路一边,打斜靠近行人路,并开始戴上口罩。当时这名男子已戴上深色鸭舌帽和太阳眼镜,深色背囊由原本右肩背着改为双肩背着。镜头无法清楚辨认容貌,但无论衣着、身形、走路姿态、手表等,与林子健脗合。另一个反方向的闭路电视,亦显示该男子背着镜头向碧街方向前进。

  第四部闭路电视位于20米后、砵兰街近碧街的店铺,片段时间是下午5时43分,该名戴着鸭舌帽、太阳眼镜和口罩的男子转左越过马路,走上对面行人路。另外,传真社又在砵兰街马路对面一间食肆,取得第五部和第六部闭路电视画面,证实该男子下午5时44分沿砵兰街,反方向朝咸美顿街走去,他一直垂头,最后转弥敦道方向离开。

  第七部闭路电视亦同时录到该男子沿砵兰街往咸美顿街方向走去,惟该部闭路电视时间显示为下午5时35分,比实际时间慢了九分钟。

  经过七部闭路电视的拍摄时间,证实林子健由砵兰街球衣店现身,穿过咸美顿街走近碧街街口,之后越过马路再折返咸美顿街,最后转向弥敦道离开,全程约三分钟。过程完全都是林子健单独一人,没有出现被掳走过程。传真社记者其后到达林子健马鞍山住所查询,起初林拒绝受访及观看片段,但看过片段之后,声言遮盖面容的男子不是自己,又称自己当日没有戴鸭舌帽及口罩,“好恐怖,不知背后有什么人要做什么”、“通街都是我这种衣着,如果有人“做我”(嫁祸我)的话,亦可以做一个类似的替身。”

  声称有人“做我”

  传真社指,林子健出现的时间与当日讲法迟约一小时,路线亦不相同。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前日表明,在接受报案之后,警方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包括翻查现场的闭路电视、在现场搜寻证人、查问以及作出问卷调查。目前警方蒐集到的资料,未有显示当事人所声称被带走的经过,重案组会继续在这方面作详细调查。

  忽然头晕 拖延录口供

  【大公报讯】记者冼国强报道:声称被内地“强力部门”掳走及殴打的民主党林子健,昨日连续接受两个电台访问,扬言接受所有访问后,以及在律师陪同下才会录口供。他又指摘警方不断向传媒透露口供和案情,认为不公平云云。社会各界对于林子健现拖延录口供的做法感到怀疑,认为林子健应该立即再次录取口供,现在却不断拖延时间,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両的嫌疑,林子健抹黑警方的讲法亦令人反感。

  各界质疑林子健此地无银

  前日中午精神奕奕进行facebook直播的林子健,当日下午却声称身体不适,没有到警署录取口供。他昨日又“恢复”精神,昨早接连出席两个电台的访问。被问到前一日为何中午直播,下午却头晕,林子健辩称,每份报纸都有编辑自主,而进行直播是有理由需要澄清疑点,而自己在家里舒服的环境完成直播,只是进行了40多分钟就休息。到了下午他觉得很不舒服,又晕又累,所以前日下午没有到警署录口供。林子健在另一个电台节目又声称,自己一定会录口供,但要完成所有访问后,才与警方约时间云云。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昨日强调,正如早前保安局局长及警务处处长均有交代,现阶段最重要是警方进行相关的调查,警方非常重视事件,所以他相信在现阶段不适宜作一些猜测或下结论。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出席另一电台节目时表示,一般香港人遇到不法行为,第一时间就是报警;至于林子健估计,事件与他转赠球星美斯的签名相有关,汤家骅对此说法也感到大惑不解。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亮星认为:“要是想警方破案,就应该立即到警署录口供。这样才有证据和线索调查。林子健反而一直拖延,岂能说警方做事不公道?”

  廿三万监察发言人王国兴表示,林子健现时拖延录取口供,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両的嫌疑,因为既然林子健被绑及殴打,理应获释后立即报警,并尽快录口供。可是林子健前日中午还有精神进行40多分钟的facebook直播,下午却突然头晕,没有到警署录口供,这样明显是欲盖弥彰,延误警方调查。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