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违反生活常识政治常识 闹剧侮辱市民智慧

        文 | 龙子明

  民主党林子健被“强力部门”掳走事件疑点重重,舆论与社会各界都觉得荒谬绝伦、难以置信,更有人认为这完全是一场侮辱市民智慧的闹剧。事件根本不需要福尔摩斯般的敏锐观察力和超群逻辑,市民大众从一般的生活常识和政治常识,就可判断整个事件可能涉及反对派为抹黑“一地两检”而“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细节违反生活常识

  林子健自称“被掳”九小时,被“强力部门”人员用钉书机强打十个十字架酷刑,在警方全力追查后,发现故事愈来愈离奇。

  林子健最先声称,“被掳”获释醒来发现身处沙滩,当时自己手脚被绑、双眼被蒙,听到蝉叫声,相信身在乡郊,后来截到的士回家方知那里是西贡。但是,林子健凌晨二时多回家被天眼影到的的士不是在西贡海滩坐的,而是在马鞍山商场上车的。林子健到底是在西贡搭的士还是在马鞍山商场搭的士?

  最新故事是林子健说在西贡海滩醒来后,坐了一百元不到的的士,不是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马鞍山颂安商场,因为觉得肚饿,走进了麦当劳,吃了两个鱼柳包才回家。林子健在医院不需用麻醉药下拔钉后,对记者说不用警方保护,但完全没有胃口了。一个人“被掳”受酷刑获释后马上要去麦当劳吃鱼柳包,拔钉后却完全没有胃口了,是否暗里狂吃而明里矫情称没有胃口?

  林子健一时称“被掳”地点在油麻地港铁站附近街口,一时称在信和中心对面马路,两地相距三条街,更是南辕北辙,林子健为何前言不对后语?

  林子健被人用钉书机在大腿上打钉,为何不先到医院处理,拔除后再开记者会?钉书钉在大腿,但经过了搭的士、吃麦当劳、回家沖凉,再去开记招,钉书钉竟然完好无缺,令人匪夷所思。

  林子健回家后,为何要洗澡、洗鞋和浸洗衣服,是否企图破坏“自偏自导自演”苦肉计的证据?或者根本不是他声称“被掳”获释后满身泥泞、身上流血及全身淋湿,因此所谓洗澡、洗鞋和浸洗衣服是虚晃一枪?

  操作违反政治常识

  林子健称曾有操普通话口音的男子警告他,不要将球星美斯的亲笔签名照送给刘霞,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质疑违反政治常识,因为香港好些政治人物以更强烈的语言、更明确的行为支持刘的大有人在,难以理解内地何以对一张相片有如此大动作。

  李柱铭及何俊仁均承认,他们虽然陪同林子健开记者会,但并未核实过林子健的指控。李柱铭在记者会翌日“变脸”急划清界线,承认林子健立即清洗衣服是“愚蠢”的做法,“缺乏法律常识”。既然李柱铭声称未核实过林子健的指控,又承认林子健做法“愚蠢”,这不是违反政治常识吗?

  连反对派中人如陈云都在其Facebook留言说民主党违反政治常识:“民主派炒作一地两检议题做补选,威胁说公安会走出西九海关捉人。至于所谓‘强力部门’,为什么民主党要创造这种暧昧名词来吓香港人呢?为什么‘强力部门’不夺去美斯的签名照片,令整件传送照片的事告吹呢?”陈云又指“被掳”是一场戏。

  林子健事件时间巧合地配合反对派攻击反对高铁“一地两检”。早前,公民党余若薇抹黑“一地两检”使“港人分分钟在内地坐监”,吴霭仪称“有人要将你放在西九附近,你已经没有保障了”。“林子健被掳”闹剧上演后,由公民党牵头的“一地两检关注组”立即炒作事件,声称“一地两检”尚未落实,“跨境酷刑”情况已如此严重。又称林子健的遭遇,就是反对“一地两检”的最好理由云云。公民党发表声明,称林子健事件若再揭发内地人员跨境“执法”,“一地两检”失去边境与内地的最后防线,香港无险可守,特区政府要港人对“一地两检”有信心,再无从说起云云。

  民主党先前涉嫌盗用韩国电影《尸杀列车》片段,将高铁抹黑为“洗头车”,侮辱内地执法人员是“丧尸”,接着民主党再来一场“林子健被掳”闹剧,配合公民党继续製造恐惧,暴露民主党已沦落为公民党的傀儡和附庸。

  “林子健被掳”闹剧疑点重重,暴露整件事是反对派“自偏自导自演”的苦肉计,是露骨配合反对派攻击高铁“一地两检”,但这岂可侮辱市民智慧?社会各界呼吁警方尽早彻查事实真相,令事件水落石出。若涉及“报假案”及“妨碍司法公正”,林子健及“民主党一班前辈”,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青年交流促进联会创会主席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