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歌法》本地立法刻不容缓

       文丨闻昱行

  近期,香港连续两次发生球迷嘘国歌事件。赛前奏国歌时,北看台有球迷发出阵阵嘘声,有人背对国旗,同时做出一些不雅手势,更有人在赛场扯出“港独”横幅。这在香港、内地甚至国际上都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内地同胞对少数香港人的行为感到愤怒与厌恶。国际足联此前已经就香港球迷嘘国歌之事,处罚了香港足协。这次事件发生后,不排除做出进一步的罚款,甚至可能禁止香港举行主场比赛。

  少数不理性球迷的举动,事实上让整个社会承担责任。香港足协被罚款非常无辜,这些“搞事”球迷绝对不会承担一分一毫。如果以后港队被判闭门比赛,足协的经济损失巨大。如果港队被禁止在主场比赛,不但足协经济上损失更大(必须支付中立场的费用以及往返旅费),香港队的成绩更会备受影响。这些球迷口头言必称“撑港队”,实际行为却背道而驰。这种嘘国歌行为,更进一步破坏了内地人民与香港人民的感情,让广大市民埋单。

  这次球迷嘘国歌事件影响恶劣,更适时地提醒香港人,为《国歌法》立法刻不容缓。

  《国歌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人大法工委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属于全国性法律,成法后会择机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将其纳入香港基本法和澳门基本法的附件三,使其适用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但何时能把《国歌法》引入特区,还未有定案。而即便引入特区,根据特首林郑月娥所言,“若列入附件三,会依照基本法第18条进行本地立法”。

  反对派又在操弄政治议题

  可是,从《国歌法》传出将被引入香港开始,反对派就不断製造藉口,名为“担心”,实为阻止《国歌法》在香港立法实施。诚然,《国歌法》中有一些不太符合香港情况的地方,直接採用会有“不兼容”的情况。比如,香港没有“行政拘留”,这当然需要经过本地立法适应香港情况。反对派提出的种种“担心”,大部分是小题大做、杞人忧天。

  比如,有人认为现在香港人喜欢“二次创作”,如果改歌词改曲调,会触犯《国歌法》第十五条,影响“二次创作”的自由。即使没有实行《国歌法》,也不能故意篡改国歌。喜欢二次创作的人,还有成千上万首歌可以改,这又对他们的创作自由有多大影响?

  比如,又有人针对国歌法第七条“奏唱国歌时,在场人员应当肃立,举止庄重,不得有不尊重国歌的行为”吹毛求疵,说万一走在大街上,有电视机新闻传出播国歌的节目,行人如果继续走路(不肃立),就会触犯《国歌法》。其实,在内地从来没有人担心这种情况,因为正常人都能理解,这条是指在特定的奏唱国歌场合。

  其实,一些人真正担心的是,《国歌法》引入香港之后,会妨碍其“拒中”甚至“港独”的目标。例如,《国歌法》第十一条规定:“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中小学应当将国歌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组织学生学唱国歌,教育学生了解国歌的歷史和精神内涵、遵守国歌奏唱礼仪。”教协副主席张锐辉却称:“如果香港根据这个原则在本地立法,将成为以法律条文去规定香港学校须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首例。这实在比五年前计划推行的国民教育科更加令人心寒!”云云。

  又如,《国歌法》第一条规定:“为了维护国歌的尊严,规范国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增强公民的国家观念,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张达明又称:“列明‘践行社会主义价值观’违基本法及联合声明”。

  再如《国歌法》第七条,不让“港独”分子肆意侮辱国歌,也被反对派认为“妨碍言论自由”。公民党议员陈淑庄认为:如果用《国歌法》限制“球迷嘘国歌、在升旗礼示威”等行为,则会令《国歌法》成为“以言入罪”的工具,作“思想、言论上的检控”云云。

  类似条例早已在港实施

  可见,反对派反《国歌法》,归根到底是要反对《国歌法》所蕴含的爱国情怀,反对香港人心回归。种种所谓“会令市民‘误堕法网’”的措辞,如果不是杞人忧天,就是故意夸大其词,恐吓市民,操弄政治议题,分裂香港团结,煽动香港人民与中央政府对立。这与反对派操控“一地两检”议题的手法,同出一辙。

  其实,与《国歌法》类似的《国旗国徽法》,从1997年开始就通过本地立法的《国旗及国徽条例》在香港实施,早有先例,也有一系列类似案例可以参考。引入《国歌法》非但不会破坏“一国两制”,而且只有尽快引入,才能更有效保障“一国两制”。

  根据《基本法》第18条:“凡列于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或立法实施。”列于附件三的法律,有“公布”(直接实施)与“立法实施”两个选项。根据《基本法》第48条第七款:(行政长官需要)“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发出的指令”。附件三理所当然属于“本法(基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因此,中央政府如果指令行政长官在香港公布《国歌法》,直接实施,也在《基本法》规定的范围之内。中央之所以不直接在香港实施《国歌法》,而希望香港进行本地立法,一来是考虑到香港的实际情况与内地不一样,二来更是对香港的信任、宽容与爱护。

  香港应该珍惜中央对香港的宽容与信任,尽快严格地为《国歌法》进行本地立法。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