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大球场会安宁吗?

  文丨关 昭

  香港足球队将于今晚八时在大球场迎战黎巴嫩队,这是亚洲杯外围赛B组第五轮赛事,以目前同组积分榜计算,今仗对港队来说是“生死一战”,胜就出线有望,反之则“冻过水”。

  如此一场重要赛事,球员和教练本来都希望能集中全副精力应付比赛,但遗憾的是,少数闹事球迷“嘘国歌”的行径已令赛事蒙上一层阴影,足总负责人及球队赛前都在担心届时又再发生“嘘国歌”事件,令到球员无法集中精神作赛。

  有关事件,堪称是本港足运史上的一个污点和不幸。少数闹事球迷,他们有权为了宣泄一己情绪而损害属于全港球迷和市民的赛事么?他们凭什么可以这样做?从几时开始,球场为他们所“专用”,剥夺了其他球迷正常观战的权利?

  《国歌法》本地立法需时,最快也要到明年第一季度才会有草案提交上立会;那么,从眼前起到提交草案到正式立法,少说也还有半年时间;那么,是不是这半年里面,“嘘国歌”的恶行要任由那些搞事者肆无忌惮地继续下去?若然如此《国歌法》已经成为全国性法律的尊严何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国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决定又被置于何地?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日前指出,人大常委会已宣布将《国歌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特区政府也已经就此开展本地立法工作,若在此期间内,本港出现大规模的、不可控的侮辱国歌事件,立法会认为有需要,可在日后立法时进行追溯,追究闹事者的法律责任。

  对此,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指梁爱诗“靠吓”,而他们自己则一直在利用所谓追溯期来吓唬公众。设或不设追溯期,这是法律上的事,但少数人及反对派如继续利用此一所谓“立法真空期”肆意妄为,则日后正式立法时必将要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完全可以预计的。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