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精英”应深入认识宪法

  文丨郑卓标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日前出席2018年首次立法会答问大会,就人大常委会对高铁“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决定欠缺法律基础的言论,批评香港有部分人在回归二十周年后仍未掌握甚至不接受宪制秩序。

  早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并作出决定,批准“一地两检”合作安排,获得社会各界广泛支持。但香港大律师公会却发出一纸措词强硬的声明,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一地两检”安排决定缺乏法理基础。纵观这纸声明,看似出自“专业人士”之手,满篇却皆是违背常识的法理错误,实在是贻笑大方,反映出部分“法律精英”对宪法认知严重不足。

  “精英心态”下的双重标准

  特首林郑月娥早前亦一针见血地批评这是狭隘的“精英心态”和“双重标准”在作祟,部分所谓“法律精英”确实要放下偏见,检讨自身,倾听民意,尽快补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一堂必修课。唯有这样,才能在香港社会发挥正面作用。

  大律师公会发表的声明,大肆指摘人大的决定缺乏法律基础,甚至说“是回归后在香港特区落实执行《基本法》的最大倒退,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说出这种话,意味着发表声明者完全不了解,更没有花心思学习国家宪法,却偏偏敢于就不了解的事信口开河。他们打着专业的幌子,却犯着根本性的原则错误,实在让人失望透顶。

  国家宪法第31条清楚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宪法第62条亦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宪法第57条、第58条、第67条以及基本法第158条都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拥有对法律的解释权以及法律实施的监督权,全国人大常委会依照法律程序所作出的决定,具有最高法律效力,不仅适用于内地,也适用于香港。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国家首先就是通过宪法对香港恢復行使主权。所以香港特别行政区永远是先在“一国”之下,才有的“两制”。香港的法治,是基于宪法赋予下的法治,基本法是宪法的下位法而非同位法,更非上位法。

  因此,根据国家宪法和基本法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职权和地位的规定,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具有至高无上的法律依据。

  然而,大律师公会声明却声称,“不是人大常委会说符合就是符合”。这说明,他们不认同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显示他们不懂国家宪法,甚至公然蔑视、抗拒中央对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权。身为大律师公会的成员,头顶戴有金光闪闪的职业光环,本该在自己的领域非常专业,对基本法理和根本性的法治逻辑,本该比普通人更清楚。但可笑又可惜的是,部分自诩为“法律精英”的从业者,看上去甚至还不如普通民众熟悉宪法。不熟悉又不肯学习钻研,又不认真研究人大常委会对“一地两检”安排的法律解释,只是想当然地抱守着旧“精英心态”,唯我独尊,唯普通法独尊,凡是“无前例的举动”就必定认为是“大倒退”。

  正如林郑月娥批驳的那样,香港部分法律界人士一贯以来抱持精英心态或者双重标准,认为在香港法律制度下的事情就是至高无上的。但在内地,一个13亿人口这么大的国家的法律制度,就认为是不对的。

  人大行使宪法权力的例子

  关于人大和宪法在香港的地位、作用,以及“一地两检”各项措施的合法性及必要性,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都曾做出过清晰解读,绝大多数港人表示出认同。李飞昨日于澳门出席专题讲座,主题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特别行政区”,他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在全国范围内普遍适用,香港、澳门两个特区也不应例外。他亦提到要坚决地维护国家的宪制秩序。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一地两检”作出的决定,符合宪法及基本法,李飞形容,这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宪法所规定权力的生动例子。

  只可惜,部分“法律精英”仍选择坚持闭目塞听,更不负责任地发表错误而偏颇的所谓法律意见,用简单粗暴的措辞恐吓港人、误导公众、煽动对抗。让人遗憾的同时,也实在让人难以不质疑某些人的动机。

  “一地两检”的“三步走”落实方法,目前已顺利完成了第二步。在宪法和基本法的保障下,在澎湃强大的民意支持下,第三步本地立法也必将顺利圆满地完成。这是不可改变的未来,是港人一心谋发展的强烈愿望,不会受任何不负责任的意见或煽动所影响。

  作为法律界专业人士,应该秉持一颗公正、客观且有所敬畏的专业之心,爱惜自己的公信力,不为任何利益蒙蔽双眼。更应提高警惕,勿让自己沦为无耻政客。

  广东省政协委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