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预算案应有新思维新作为

  狗年新春,市民拜年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是下周三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会不会“派钱”?  

  事实是正如特首林郑月娥日前在一个电台访问中所说,政府“无目的”的“派钱”,过去只做过一次,而市民大众对“派钱”二字的理解存在片面和偏差。  

  特首言下之意,似乎是“无目的”或不具针对性的“派钱”,并非、也不应该成为政府处理财政盈馀的必然途径;而“派钱”二字的定义,也并非“位位咁多”的全民派发现金,而是应该通过不同的渠道将钱用到该用的地方,从而推动整体经济发展和改善市民生活,从这一角度而言,投资未来、投资基建、投资医疗与教育事业,以及提高一些福利惠民措施,效果已等同“派钱”,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与此同时,“财爷”陈茂波日前在网誌文章中也表达了类似想法。

  从特首和“财爷”的最新回应看来,市民对这一份号称“巨额盈馀”的财政预算案究竟如何运用,不多不少应该已经有一点眉目。显然,前“财爷”曾俊华任内本港唯一一次的人人派钱六千,不会出现在本月二十八日发表的预算案文本之内,代之而起的将会是一系列推动经济发展与改善基层生活的措施,也就是说,动用盈馀的针对性和目的性将会较过往预算案增强。   

  事实是,这是林郑月娥出任特首和陈茂波接掌财政司司长职位后的第一份预算案,以林太的施政理念和作风,“萧规曹随”和博取掌声不是她“那杯茶”。而香港回归已度过二十周年,特区各方面如何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潮,包括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一带一路”,已成为摆在特区政府和全港市民面前的重大课题。  

  另一方面,港人社会内部,市民已普遍厌倦争拗和对抗,而缓解社会分化的根本之道在于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政治争拗由反对派挑起,而市民情绪和社会氛围则与经济民生和发展有关,市民“上楼”难、“上车”难、睇医生难;低收入家庭和综援户入不敷支,子女要在挤迫的“劏房”床上做功课;青年创业上流不易,都构成反对派鼓吹对抗的“助燃剂”。

  因此,在这一前提和背景下,新一份财政预算案的确应该拿出一些有别于过去的新思维和新考量,展示出一些新的创造力,重点应着眼于长远发展和更好规划,目的是提高整体发展能力,如教育和医疗拨款的提高,不是简单的用于多开设一些教席、多增聘一些医护,而是要利用目前比较充足的财力,从根本上改善制度和提高质素,合理的工作负荷和待遇可以令教师真正以教学和育人作为职志,同样,“白衣天使”也不必整天在病房“踩滑板”而可以有时间多拿出一些爱心来呵护有需要的病人……  

  千亿盈馀的财政预算案,应该为特区政府带来更好的施政支撑,为港人社会带来和谐与发展的希望。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