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歌”填词人区诺轩现形 蒙面示人衣着泄真身

  大公报3月9日讯 (记者 陈达坚)扬言再烧基本法、与反华日本右翼政客密会、高唱“独歌”,区诺轩的“暗独”臭史愈揭愈多,全城震怒!有网民揭开蒙面“播独填词人──城邦天使”的真面目,原来曾被“港独”人士奉为“邦歌”的《城邦会战胜归来》,不敢以真貌示人的填词人“城邦天使”,正是区诺轩。区诺轩披着反对派外衣的恶“独”心肠,可谓又一次证据确凿。

  在前晚的港岛区立法会补选论坛上,区诺轩的对手陈家珮展示最新证据,揭发区于2014年一次网台公开活动上,与主张“港独”、当时是社民连成员、其后成立“香港民进党”的杨继昌,同场高歌《城邦会战胜归来》,歌词充斥“誓杀灭蝗虫全为爱”、“用怨恨才同仇敌气概”等煽动的词句。

  《城邦会战胜归来》一曲的填词人为“城邦天使”,一直对外界蒙面示人,只知是一名男子,从未露出真面目。有网民发现,“城邦天使”于2015年接受一个网台访问时所穿的衣着,与区诺轩同期另一场合的衣着完全脗合,质疑“城邦天使”真身其实就是区诺轩,因此说区诺轩是“港独”间接的始作俑者亦不为过。

  常在反对派活动中“开金口”

  区诺轩的“独”友杨继昌的个人Facebook,直到今时今日仍不时充当“城邦天使”的代言人。

  上月28日,区诺轩的造势大会上,杨继昌发帖称“我点金教练(指区诺轩)的灯之馀,并会于大会后献唱《民主会战胜归来》”,有网友随即留言“城邦天使復出!”“城邦天使现身!”杨继昌亦回话“城邦天使表示道法诸天护荫区诺轩”,可见区诺轩、杨继昌与“城邦天使”三者实脱不了关系。

  区诺轩向来是“唱得”之人,常于反对派不同的活动中“开金口”,与陈志全、陈淑庄等献唱“搞气氛”。

  有了解反对派恩恩怨怨的网民指出,于2013年前后,当时仍是民主党成员的区诺轩与杨继昌,因不满“国师”陈云等前“本土派”一干人等呼吁杯葛反对派维园一年一度的大型活动,以讽刺的手法“二次创作”社运歌曲《民主会战胜归来》,藉以“抽水”嘲笑陈云等人的言论

  不料,陈云“城邦派”支持者竟索性“三次创作”,把歌词再改成歌颂陈云和“本土派”的“城邦歌”,于2015、16年热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线的活动中,不时有支持者奏出此歌炒热气氛。“城邦天使”即区诺轩于2015年接受杨继昌访问时,以“我们本土派”自居,称“觉得现时本土派的走向,已经脱离了城邦论”,“有人唱出自己的作品,总会感到欣慰,哪怕是你不喜欢的人在你不喜欢的地方唱”云云。

  扬言再烧基本法 巿民㷫爆促DQ

   

  图:区诺轩(左)曾于2016年11月在中联办外的“反人大释法”示威中,公然焚烧基本法   

  立法会补选港岛区候选人区诺轩鼓吹“港独”、“自决”,前晚更在选举论坛上扬言“不介意”再焚烧基本法,一批南区居民昨日向选举管理委员会投诉,指出区诺轩为了参选,声称拥护《基本法》,但其行为实际上是破坏基本法,言行不一,所以要求选举主任取消区的参选资格。他们要求区诺轩在24小时内,为自己的言论向选民澄清,否则不排除有进一步行动。

  违反诚信等同发假誓

  连日来,不断有市民向选管会请愿,因应区诺轩鼓吹“港独”、“自决”,焚烧基本法,甚至扬言“不介意”再烧基本法,要求选管会取消区诺轩参与补选的资格。昨日已是第五批市民表达相关诉求,近十人向选管会递交请愿信,指区诺轩在论坛上声言会再烧《基本法》,明显是违反诚信、违反参选时签署拥护《基本法》的确认书,等同发假誓。

  “睇论坛见到佢咁讲,一班南区居民即刻觉得好愤怒!”参与请愿的退休人士司徒振良批评,见到区诺轩的“离谱”言行,随即联署写信向选管会投诉,又要求选举主任重新考虑他是否有参选资格。

  的哥:根本系政治谎言

  他指,区诺轩在论坛上再被揭发与同样主张“港独”的杨继昌,高唱“城邦派”歌曲,显示他有不同政治联繫,但政纲上没提及,有诚信问题。他认为区的立场与鼓吹“自决”的香港众志周庭并无分别,所以应该与周庭一样被DQ。

  参与请愿之的士司机关耀荣称,绝不贊成让将来会烧《基本法》、违反选举声明的人进入立法会,“又话会拥护、又话烧、根本系政治谎言!”他希望立法会议员实干、为香港好,“配合国家发展,先可以令香港向前,但好多法例都要靠立法会通过,选啲无诚信嘅人入去,只会“拉布”!”关强调:“香港独立无出路,只会令我哋生存唔到落去。”

  港岛区候选人还有陈家珮、伍廸希和任亮宪。

  

  “政治变色龙” 为上位无道德

  

  图:反华亲“台独”的日本政客和田健一郎(左)公然为区诺轩在中环站台  

  记者冼国强报道:参加立法会港岛区补选的区诺轩,一直以作风激进著称。不过仔细回顾其从政经歷,不难发现他的政治立场,经常因应“上位”需要而摇摆不定,毫无道德底线的“政治变色龙”面目展露无遗。

  早在中学年代,区诺轩就曾为参选学生会、大骂“校长收X”,后来在大学又向校长“送钟”抗议。

  去年退出民主党前,区诺轩一直是党内激进路线的代表,经常以出位举动挑战主流温和派的地位,又公开争辩政治路线,在党内大搞分裂,惟多年来都无民意基础、不获认可。

  2010年,即加入民主党翌年,区诺轩随即另起炉灶、成立激进政团“左翼21”,散播阶级斗争和反资本主义等主张、煽动社会矛盾。同年,他不顾民主党反对,公开支持激进派发起的“五区公投”。

  图以体制资源反体制

  然而与此同时,区诺轩正坐享民主党提供的资源,在鸭脷洲开展地区工作,大打温和民生牌。2011年,他当选南区区议员,第二年又申请备受关注的政府政治助理的职位,试图以体制资源反体制。而“哪里有眼球、哪里就有区诺轩”的迹象,亦引起了政界注意。

  其后香港陷入政改争拗,有份参与“佔中”的区诺轩,眼见自己未能赚得光环、却又有新冒起的“本土”势力,随即把政治取态调整得更激进,甚至不惜放弃道德底线,于2014年公开与“港独”派合唱《城邦会战胜归来》、高呼极具歧视意味的“誓杀灭蝗虫”,只求抢佔新兴政治光谱。

  2016年3月,区诺轩在接受网媒访问时,大谈民主党当时还在讨论的《香港前途决议文》,明言须推动“港人自决”,又称“自决”无可避免要包含“港独”选项。但民主党一年后正式公布的决议文,却表明反对“港独”。

  更令人诧异的是,这一年区诺轩突然参加自己一直反对的立法会功能界别选举、竞逐批发及零售界议席,向崇尚资本主义的右翼靠拢。这时,区诺轩不再把“蝗虫”二字挂在嘴边,而是忽然“理性”,不反对自由行继续以内地城市为对象。他最终败北,能伸能缩的“政治变色龙”,终究敌不过选民的雪亮眼睛。

  选举过后,区诺轩又公开维护以“支那”宣誓的梁颂恆和游蕙祯。去年退出民主党前,他已早早转而与更受瞩目的众志“行埋一起”、一同进行地区工作。周庭被DQ前,他亦公开为对方站台助选。

  替补周庭参加今次补选后,区诺轩一直对自己的政治立场闪烁其词,特别是面对曾公开鼓吹“港独”和“自决”的白纸黑字,以及焚烧基本法的有相为证,他一时拒绝正面回应,一时又称“可接受‘港独’的立场”、“‘自决’不违反基本法。”

  或许只有对手的一句话,可以解释区诺轩一路以来的“转軚”表现:“这次他知道,他不能没有港岛的温和选票支持。”

  同区候选人有陈家珮、伍廸希、任亮宪。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