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联主席张倩盈“独心”现形 前年公开鼓吹暴动

  大公报讯(记者 冼国强)学联代表会主席张倩盈在本月初举行的立法会《国歌法》公听会上,以一句“一听到国歌就想呕”成为众矢之的。大公报记者发现,其实张倩盈早于前年,就曾公开鼓吹暴动,扬言要如旺角暴乱般上街抗争,又声称“‘港独’从来都是一条路”。她去年还仿效“佔中”,发起佔领岭南大学行动,但未能引起任何回响。尽管当选学联主席后说要多关心学生事务,但张倩盈在《国歌法》一事上的表现,加上她一直以来立场激进偏颇、醉心政治斗争,都使本已认受性严重不足的学联,前景更显黯淡。

  张倩盈于三月当选学联代表会主席,当时声称要学联摆脱“学生政党”的形象,多做政策研究和资料整理工作,多关心学生事务云云。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狂言“一听国歌想呕” 激怒公众

  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在本月五日就《国歌法》本地立法举行公听会。张倩盈在立法会《国歌法》公听会上,妄言“每一次听到国歌,我都系想呕!”她更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公开表明,日后即使旨在令公众尊重国歌的《国歌法》立法后,自己仍会“以身试法嘘国歌”,以达到所谓的“公民抗命”目标。张的言论引起全城愤慨,但她其后辩称自己“被塑造”成人民公敌,并对此感到有压力。

  2016年,张倩盈主持D100节目《学运连线》期间,曾大谈自己作为“自决”派的所谓理念;同年11月,她在城市论坛上更公开鼓吹暴动,称释法下当然要如旺角暴乱般上街抗争,又扬言“‘港独’从来都是一条路”。

  不仅如此,曾任岭南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主席的张倩盈,去年为吸引眼球,效仿违法“佔中”,以组织“岭事馆”的名义发起“佔岭行动”(意为佔领岭南大学),抗议反“港独”言论。但“佔岭行动”在岭南大学亦未能引起任何回响。一幅当时的相片显示,张倩盈与另两名属“岭事馆”成员的男子,并肩坐在帐篷前,进行所谓的抗议行动,身后的大片校园空地上,不见其他人影。那一夜,只有两男一女和一顶帐篷。就算“岭事馆”曾举办的公开论坛,也只有寥寥数人参与,现场以空櫈居多。

  仅九票当选 全无认受性

  翻查资料,张倩盈当选学联代表会主席时,信任票仅有九张。在极欠认受性的畸形生态下,九票就足以选出学联代表,这成为了学界激进分子现状的一个缩影,甚至在四月撑戴耀廷鼓吹“港独”的集会上,张倩盈等学生都不被主办方民阵允许上台发言。

  张倩盈口说激进、看似十分大胆,但她在受访时曾公开承认,虽然自己为了“公民抗命”,不惜承担刑事责任,但亦担心随之而来的案底会影响前途,“又要威又要戴头盔”几个大字可谓写在脸上。而张倩盈亦承认,家人对她参与学联活动颇有保留,原因正是因为学联男性多。家人特意叮嘱张倩盈:不可以在学联会址过夜!学联在学界的认受性低处未见低、分裂之势不可阻挡,加上如此“主席”,学联的前途可见一斑。

  尊重国歌天经地义 中学教师叫张补课

  学联主席张倩盈日前在《国歌法》公听会上,声称每次听到国歌都想呕,言论伤害全港市民的心。多个政界、教育界批评有关讲法,认为张倩盈必须深切反省和道歉,而国民尊重国歌是天经地义的事,希望她能够对国歌和歷史有更全面的认识和了解。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理事长卢文端表示,“我实在感到很痛心!为何现时仍然有大学生敌视祖国?难道她不是中国人吗?”他续说,国歌是国家的象徵,也是国家的尊严,香港进行立法是配合国家所需,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张倩盈这番说话,大概是希望哗众取宠。他相信大部分学生仍然是热爱国家,希望学生们都发出“张倩盈不代表他们”的声音。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认为,“如果她觉得国歌是难以接受,委屈了她,我就建议她剪掉身份证,申请移民。”学联选出这样的代表,其实是相当可悲,张倩盈亦不能够代表香港主流大学生的意见,她这一种讲法是非常伤害中国人,包括香港人的感情,因为国歌是代表了我们国家在危难时期,为了和平,为了独立自主,很多人作出牺牲的抗战精神,所以张倩盈的讲法,体现了她对歷史相当无知。

  促深切反省和道歉

  陆颂雄认为,张倩盈应该深切反省和必须道歉,因为“作呕”言论,正正令很多人反感和作呕,很希望她能对国家歷史、国情,包括国歌背后的含义,有全面的认识和客观的了解。

  当日也出席《国歌法》公听会的培侨中学教师穆家骏说,张倩盈的谬论令人痛心,也反映她对近代中国所受百年屈辱的无知,建议她好好补一补歷史课。他批评,学联不代表大学生主流,一来他们在大学生中的认受性低,二来其偏激言行只是一小撮人士所为,可惜近年立法会出现冲击、暴力和掟嘢场面,估计张倩盈想藉此哗众取宠。他建议,青少年不要只听单一传媒,要扩阔视野,同时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多到内地走走看看,就会对国家发展加深了解并发现自己也可以参与推动国家进步。

  “学民”“学联”权斗 “众志”大乱

  香港众志昨日公布换届选举结果,凸显党内“学民系”和“学联系”权斗严重。学联出身的罗冠聪从连任两届的主席职务上落马,退居二线任常委,前学民思潮创办人林朗彦则成功上位出任主席,黄之锋续任秘书长,罗冠聪女友、众志原副主席袁嘉蔚不但未能连任,更宣布退党。副主席一职在两派内讧之下悬空。在立法会补选中被DQ的周庭亦不再担任常委。由于区议会选举亦会引入确认书,消息指,香港众志因宣扬“自决”被禁参选,袁嘉蔚今次顺势退党,是为明年参加区选铺路。/大公报记者 龚学鸣

  香港众志于上周六的成员大会中进行换届选举,昨日公布新一届领导层名单。结果显示,众志党内的“学民系”力压“学联系”,佔据多个要职。主席由“学民系”的林朗彦担任,同系的黄之锋亦留任秘书长。学联前秘书长、因宣誓风波而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的罗冠聪不再担任主席,仅任常委,他透过社交网站回应称,“自己身、心都是有点力有不逮,需要时间重整旗鼓、再思前路”,又说“未来除了继续发展众志的事务外,会放更多精力至更大的场域,在公民社会上尝试不同的计划。”言语间透露出对党务意兴阑珊。

  袁嘉蔚转投区诺轩“怀抱”

  罗冠聪女友、众志原副主席袁嘉蔚疑不忿男友失势及党内矛盾,宣布退党。她在社交网站解释,自己希望集中精力在地区工作,“众志未来的工作重心将有所调整,理念上亦与我的工作范畴不尽相同。”因此决定退党。她又称,未来将继续以区诺轩立法会议员办公室社区主任的身份“深耕社区”。

  袁嘉蔚退党后,众志副主席一位再次无人接棒。消息指,去年换届选举,林朗彦曾竞逐副主席,但遭到“学联系”狙击,在信任票不足下流选,其后罗冠聪扶持袁嘉蔚接棒。今次林朗彦“逆袭”成功,担任主席,靠的是同系党友的支持。此外,作为“学民系”上位的政治交换,“学联系”的陈珏轩接替“学民系”的郭熙尧出任副秘书长。

  周庭能力备受质疑成弃将

  在立法会补选中被DQ(取消参选资格)的周庭亦不再担任常委。消息指,周庭的个人能力在党内备受质疑,去年换届她争取连任副秘书长亦失败,她之所以能代表众志参加补选,完全是考虑到她尚有一定知名度,而且在有已知DQ风险的情况下,“学联系”对周庭被DQ亦无所谓。

  消息指,自从DQ事件发生后,香港众志内部出现两种路线之争,考虑到区议会选举已引入确认书制度,打着众志旗号参选很大机会被DQ。一派认为,不能放弃“自决”原则,故暗中扶持素人作为“Plan B(后补)”参选区议会,例如黄之锋在海怡西的地区宣传横额上,除了区诺轩,还有并非众志成员的罗炜然,他正是黄之锋防当局DQ的Plan B;另一派则更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据了解,袁嘉蔚已在南区田湾“插旗”挂横额,准备参选,她的地区工作并无Plan B,为了防止被DQ,决定退党自保。

  事实上,“众志”内斗已非首次,烂帐更是一箩筐。被黄之锋视为“自己人”的林淳轩就疑似因“违反党内财政处理程式”,即“穿柜桶底”,遭免去常委职务兼被踢出党。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