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教授:钓岛争执 中方战略须奇谋

2013-02-12 08:17  来源:中评社

\

  中评社香港2月12日电/纽约大学终身教授熊玠日前在《中国评论》月刊2月号发表专文《钓鱼岛争执与中方战略运用之推敲》,作者认为“美国行政部门绝不愿被日本拖下水而与中国兵刃相见”,所以日本玩的只是“狐假虎威”的游戏。而中国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北方四岛也来一个异地“购岛”游戏,文章内容如下:

  美国对中日钓鱼岛争执政策“暧昧”

  中日钓鱼岛纠纷燃烧已久。最近走向剑拔弩张、甚至随时可能爆发热战的局面。推其原因,不外有二,均发生在2012年底。第一,是日本由石原慎太郎代表的极右派势力以2.6亿美元价值“购买”钓鱼岛(日人称尖阁列岛);并受日本政府响应,于九月十日将其“国有化”。这虽然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闹剧,但却让日人更自我相信日本对钓鱼岛拥有无庸置疑的主权。第二,日人在华盛顿向美国国会游说成功。经由维吉利亚州民主党议员韦伯(JimWeb)提案,在美国《2013国防授权法案》中附加一增订条款,将钓鱼岛问题界定为属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之范畴内。该提案虽然申明美国对钓鱼岛主权不预设立场,但却承认日本对钓鱼岛有管理权。并且,声明美国反对任何[他国]企图以威胁或武力来解决对于该岛之纷争。同时并重申美国支持日本政府之决心。此国防授权法案在众院通过后,再于11月29日晚间在美国参议院无异议通过。由于奥巴马冀望这部2013年国防授权法案成为法律心切,在该法案于2012年底送到他手上时,虽然他仍在夏威夷渡假,立即在12月31日签署而使其完成立法手续。尽管他对于韦伯所提增订条款之用意并非没有保留(见下)。


  这里须加一小脚注,即在美国一项已由国会通过的法案,没有总统签署不能成为法律。但总统签署时,没有逐项签署接受(或拒绝)的选择。基诸此,不论奥巴马对上述增条款是否同意,他对法案的签署,是无法将该项(他并不一定同意的)增订条款剔除的。

  我们须注意日本自2009年以来,即有操纵美日安保条约以供其狐假虎威之事迹。而在此《2013国防授权法案》被美国国会通过而且被总统签署后,日本媒体(响应日本政府之需要)更将该附加增订条款大肆渲染为美日安保条约可帮助日本防卫尖阁列岛的论据;意即如若中国在钓鱼岛之争如用武力进逼,美国将由于安保条约之义务而非武力介入不可。显然这证明了日本人为了对付中国不惜将美国拉下水。这是奥巴马绝不希望发生在美国身上的。故引起了他高度警惕与反感。

  去年12月26日的日本下院大选,自2009年下野的自民党因获取到绝大多数席次(下院480席中获得328席)而成为执政党。其党魁安倍晋三再度成为日本首相。由于安倍属于日本保守派,而且对于现行(即战后由美国占领时期授予的)所谓日本之“和平宪法”,甚为不满。因为宪法的第九条剥夺了日本拥有国防军队之权利、而且禁止日本用武力解决对外争端。他积极主张要将现行宪法修改,就是要为武力对抗中国作准备。故安倍的当选,对奥巴马政府来说,带来了一个警惕与加强防范的提示。因此,当安倍今年一月里想将美国定为他当选首相后第一个出访的国家时,奥巴马总统却以一月太忙的理由加以婉拒。同时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也毫无保留地公开奉劝日本面临与中国及韩国有关领土之争,必须尽量通过“对话”方式(而非胁迫或武力)来解决。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虽然一方面有国会通过对《2013国防授权法案》的增订条款,而另一方面则有奥巴马对安倍晋三的“闭门羹”。这两者造成美国对日政策的“暧昧”。虽然该增订条款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均声明美国对钓鱼岛主权谁属不预设立场,但真如该增订条款所说,钓鱼岛之争乃属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之范畴,那么这最终的法理解释,岂不等于是将钓鱼岛界定为日本的领土?这点与美国国务院的说法想违背。当然,最后在国会与行政部门有关任何外交事务有意愿冲突时,按照美国宪法与一惯最高法院判例,仍以后者为依归。既然美国对日政策有此暧昧,那么美国在中日钓鱼岛争执立场上的“底线”何在,是我们必须探讨,以求知晓我们在应付日本的战略运用上究竟何所取舍。


相关新闻:

钓鱼岛危机已无回头路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中国将坚定推进对钓鱼岛主权和管辖权进程

安倍就钓鱼岛批华 专家指其缺政治智慧颠倒黑白

关键字: 钓鱼岛 中日 美国 策略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