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歧途: 苏联解体进程中的意识形态蜕变

2013-02-18 20:14  来源:政治学研究

  ( 三) 戈尔巴乔夫时期苏共意识形态的崩溃

  戈尔巴乔夫1985 年刚出任苏共总书记就打出了改革的旗号。起初他还表示“十月革命做出的社会主义选择是正确的”,“我们的成就是巨大和无可争辩的”,为了“完善社会主义”,“向列宁求教是改革的思想源泉”,但不久就在“道路”、“模式”、“理论”等问题上向西化政治价值观取向大幅度摇摆。当其最初宣布的“加速改建”粗放经济的改革口号落空后,便立即大张旗鼓地宣传和启动以西方政治制度模式为标准的政治体制改革。

  1988 年,戈尔巴乔夫在苏共2 月全会题为《赋予革命性改革以新的思想》的报告中宣称: “现在主要的事情是民主化,这是达到改革目的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手段。”。在同年6 月召开的苏共第19 次代表会议上提出,党主张完全放弃对国家权力机关和管理机关的越权取代。在1990 年苏共28 大上进一步提出,要“把苏维埃制度的优越性同议会制的好处结合起来”,称西方“三权分立政体对于管理效率来说具有关键意义”。

  首先,在所谓“民主化”的口号下,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政治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将政权从垄断掌握它的共产党手里转交到依据宪法应该拥有它的人们,即通过自由选举产生的人民代表组成的苏维埃手里。”为此,戈尔巴乔夫修改了宪法,取消苏共的领导地位,规定苏共只能在人民代表大会起“议会党”作用,同时允许公民和社会团体自由组党与共产党竞争,实行所谓民众的“自由选举”,从苏维埃制向议会制和总统制过渡。在竞选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运动中,戈尔巴乔夫通过自上而下的指令和媒体鼓噪,不允许苏共各级组织“干预”选举和宣传党组织提名的代表人选。戈尔巴乔夫推行的这种“民主化”,不仅造成了社会政治生活的极度混乱,“恣意妄为盛行,纪律性急剧松弛,法律秩序遭到破坏,法律得不到执行。在经济改革最复杂的阶段,即社会稳定成为决定性条件的时候,使国家陷入了反反复复激烈的政治斗争”,而且为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有组织的篡权夺权活动大开方便之门。

  其次,戈尔巴乔夫鼓吹的“公开性”,将苏共意识形态工作的攻击矛头对准了苏共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历史,从苏共堡垒内部起了敌对势力从外部攻击起不了的摧毁社会主义的反动作用。戈尔巴乔夫在1987 年苏共1 月全会上提出,要在苏联社会实现“最大限度的公开性”,声称“苏联社会不应有不受批判的禁区”,现在“已经到了用制度保障公开性的时候了,应当保证国家和社会组织活动的最大公开性”。戈尔巴乔夫的这种表态成了要求苏共自我否定和动员反共势力诋毁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公开号召。各种反马克思主义和反社会主义的政治思潮和政治组织纷纷登台亮相,以“重评历史”为名,通过体制内外合法与非法的各种刊物和媒体,以“重评历史”为名,发表越来越嚣张的反共反苏和挑拨苏联各民族、各加盟共和国关系的政治思想言论,争相“揭露”和“批判”十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以来的历史“黑幕”和“罪行”,甚至宣扬沙皇和沙俄时代的“美好”和“辉煌”,把颠倒过来的历史再颠倒回去。简言之,戈尔巴乔夫鼓吹的“公开性”实施效果,就是彻底瓦解和摧毁维系苏共和苏联存在的历史基础和社会心理认同基础,制造加速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政治空气和社会舆论氛围。

  最后,戈尔巴乔夫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欺人之谈,蒙蔽了原本希望改革能够使苏共和苏联重新振兴的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颠覆和解除了党和人民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武装。

  戈尔巴乔夫以苏联问题积重难返、改革受阻为由,推出了改旗易帜的“新思维”。他在1987 年11月出版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说,“改革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最充分地展现出我们制度的人道主义性质”,道出“新思维的核心就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观的优先地位”。1988 年6 月在苏共第19 次代表会议上提出亮出了“ 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 的改革纲领,此纲领在1990 年7 月苏共28 大上得到正式批准。从此,“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苏共27 大提出的“全面完善社会主义”的改革口号。戈尔巴乔夫宣言: “在踏上革命性变革的道路之后,必须毫不犹豫地摈弃自己身上妨碍我们向这一目标前进的过去的桎梏。”苏共28 大通过“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行动纲领及其他各项决议,标志着戈尔巴乔夫引领苏共在政治信仰上彻底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告别了科学社会主义,背叛了苏联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的根本利益,完全接受了西方社会民主党以标榜抽象的人道主义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综上所述,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解体、垮台,源出于苏共中央最高领导层意识形态的蜕变。这种变化确切地说是从赫鲁晓夫开始的,到了戈尔巴乔夫后期,在西方意识形态强势攻略和“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改革“新思维”的导向下,苏共已经提不出任何可与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和美国制度模式相抗衡的意识形态口号。戈尔巴乔夫带头掀起的对西方文明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不假思索的顶礼膜拜,对自己身为最高领袖的苏共和苏联的历史和制度的丑化,使苏联社会主义原有的吸引力急剧消退,原有的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崩溃。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