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官员被机场建设费问题难住 打电话向场外求援

2013-03-08 11:07:48  来源:新京报

\

  全国人大代表卢馨

\

  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

  ●希望加强预算绩效管理,建立预算绩效评价体系和问责制度。预算监督不能是“钱花没花”这样的简单追问。

  ——全国人大代表卢馨

  ●首先要完善预算法,彻底消灭预算外的收入和支出,坚决确立并贯彻“先有预算后有支出、没有预算不支出”的预算法原则。

  ——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

  据新华社电 “不知道财政部的同志,我这样理解对不对?”3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福建代表团分组审议第三小组会场。华侨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戴仲川代表把目光投向会议室一角。列席福建代表团小组会听取代表意见的财政部关税司处长杨全州挺直身子。

  建议一般公共服务应零增长

  “全国公共财政支出提到的一般公共服务,是不是就是行政机关的公用经费及相应支出项目?”戴仲川审查计划报告、预算报告时说,如果没理解错,行政机关经费这一块,2012年花的钱比2011年增长17.3%,比大部分民生支出实际增长率要高。

  戴仲川提出意见说,“昨晚9点我打电话去财政部,没人接。我今天就要发言了,参阅材料昨晚才给我们,总要有人值班,回答我们的咨询呀。”

  “我比较较真。”戴仲川说。

  杨全州表示,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并非就是行政机关经费支出,他的回答很专业:“2013年我们的一般公共支出增长1.5%,扣除公务员人员提档工资增长和五年提级增长等以外,一般公共经费支出是负增长,其中三公经费增长下降1.5%,公共接待费用下降5%……2013年全国一般公共经费的预算增长1.5%……”

  “我建议最好零增长。”

  “这块我们会进一步努力,尽量控制一般公共经费增长幅度。”

  机场建设费难住财政官员

  这番问答暂告一段落,戴仲川代表进入下一环节:“请教一下财政部的,我们每次坐飞机收的机场建设费算不算政府基金性收入?”

  “不好意思,等一下回答您。”杨全州赶紧翻开手中厚厚的资料书,又掏出电话悄悄找“外援”。“民航基金……对对,你帮我查一下。”

  “我们坐飞机要收机场建设费,一趟50元,连续收了20多年,这笔费用是不是政府性基金,不然收到哪里去了?”

  代表质疑央企利润少惠及百姓

  “还有关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央企现在利润挺好,但没多少惠及百姓,算起来赚100元只出三分钱到社保基金,这个比例太低了。”

  继戴仲川代表之后,又有四个代表发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杨全州征得第三小组召集人同意后,开始回答代表们的提问。

  “请问一下,烟草类每年利润多少拨入财政?”安踏(中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总裁丁世忠代表问道。

  会议结束,代表们纷纷离场,杨全州的本子上已记得密密麻麻。

  “今年部里特别重视,保证代表团每个小组都有一名工作人员。我们每天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代表的问题向部领导报告,各个司局商量怎么答复,让代表满意。”杨全州对记者说。

  热议

  预算信息不充分监督效果打折

  代表委员 审查审议讨论预算报告,希望确立贯彻“先有预算后有支出、没有预算不支出”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 和政协委员审查、审议、讨论计划报告和预算报告。而大家的发言,也多围绕“预算报告怎样编制更清晰,更易懂,更有利于监督”。

  为何报告看不懂?

  信息充分才能评价花钱效果

  在广东团审议中,人大代表卢馨将主题锁定在了“信息披露”上。

  身为暨南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研室主任的卢馨坦言,报告披露信息不充分,没有具体的用途说明,所以“读起来费了很大劲儿”。

  “很多收支项目的说明,只有增长或者降低,完成了预算多少,没有进一步信息。”她举例说:“比如中专教育,安排了1.1亿元。这些钱用到了多少所学校?多少学生从中受益?”

  “没有充分的信息,就达不到监督效果”,卢馨认为难以从中评价钱花的到不到位?而评价花钱效果,正是人大预算监督的目的,否则就会“只问花钱,不问效果”。

  收尾时,她再次强调自己的观点,“希望加强预算绩效管理,建立预算绩效评价体系和问责制度。预算监督不能是‘钱花没花’这样的简单追问”。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认为,预算报告的信息应该更多更详细的公布。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大家马上就能看懂,还需要各方面专业知识的提升。

  预算外资金怎么管?

  完善预算法消灭预算外收支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段祺华说,虽然政府每年制定预算交人大审查,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预算外收入,同时超出预算外的支出也存在。例如,2008年国务院决定投资4万亿元,在预算批准前预拨一定比例的项目资金,在批准后,按照批准的预算执行。

  段祺华认为,我国的预算审批不严格,主要在于预算过于粗略且缺乏比较详细的说明资料,因此人大很难对其进行深入审查;同时,预算审查的专业性、技术性、政策性比较强,但人大特别是地方人大缺少这方面的专门机构和专业人员;此外,预算审查的时间过短。最后,《预算法》第54条与第53条规定不协调,使得财政超收收入往往由政府自行支配,使得预算审查、预算约束形同虚设。

  贾康也称,预算的严肃性还需要提高。一些部门预算随意增减,这样导致最初审的预算没有太大的约束力,存在随意性。因此,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来提高预算的严肃性。

  贾康认为,除相关部门编制预算时要更严谨外,还要增加预算编制透明度,及时公开调整内容,媒体持续追踪。

  段祺华建议,首先要完善预算法,彻底消灭预算外的收入和支出,坚决确立并贯彻“先有预算后有支出、没有预算不支出”的预算法原则。同时,严格对预算报告的审批,全面深入审查每一项预算,杜绝任何寻租空间,才能真正达到遏制贪污腐败之目的;加大监督力度,对于违反预算法的行为,要追究刑事责任。

  本组稿件/新京报记者王姝魏铭言蒋彦鑫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