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用脚投票是公民自由 对富人移民包容点

2013-03-08 11:08:30  来源:浙江在线

\

  白岩松做了很多调研,准备了4个提案,其中一个和杭州西湖有关。 小飞摄

  特派记者冯志刚发自北京

  说到“两会”会风,白岩松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写字台旁,拿来一张纸和一支铅笔。

  “这是我们的会议用纸,和你的(A4纸)比较一下,不比较就没有发言权,一比较你就清楚了。你那张多白,我这张多黑,一看就是环保纸。”他又指着铅笔上一排小字念起来:“百分之百废旧报纸制造。”

  3月5日13时,我在北京会议中心驻地约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和主持节目时皱着眉头、表情凝重、语言平和有点不同,他给我的印象是平易近人、彬彬有礼、语言犀利。

  “两会”很节约新风不是一阵风

  都市快报:作为政协委员,你感受到的会风是怎样的?

  白岩松:有一个细节:从开会到现在,我没见过一个大的矿泉水瓶,全是小瓶,有需要就自己去拿。我和姚明坐一起,中途他去拿了两次水。照以前(那样),大瓶装的矿泉水喝不完就浪费了。

  当然,矿泉水瓶、纸张等都是表象。会开得好不好,主要取决于会开得怎么样。如果这个会开得不好,就算节约了很多东西,也是一种浪费。不过,这些变化还是让我深有体会。

  都市快报:你对十八大之后的政坛新风有什么感受?

  白岩松:我做了两期节目,一期是“新常委的第一天”,另一期是“新常委的15天”,感受是,原来媒体人还可以用这样的口吻去说领导干部。

  记得新一届常委跟记者见过面之后,我在一次直播中问夏丹(央视主持人欧阳夏丹),“总书记都这么说话了,今后我们媒体该怎么说话?各级官员又该怎么说话”?

  新一届常委,提出改会风、改文风,不说空话、套话,要勤俭节约、反腐败等问题,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想起一个词——“形象”。

  新一代领导集体,当然希望有更好的执政形象,同时这也是执政党形象、国家形象的一部分。如何去擦亮自己的“招牌”,我觉得这踩到了关键点上。

  很多人可能会想,中央关于作风的八项规定,会不会是一阵风,这段时间比较严,过后慢慢回去了。我以一个记者的观察,包括这次开两会所感受到的,认为这些(改变)会延续下去。因为这件事是让老百姓开心、拥护的。让老百姓开心的事,你觉得会立即终止,还是会延续下去呢?它一定不是短期内的一阵风,而是长期的。

  希望代表委员自愿向公众述职

  都市快报:你跑了十多年全国“两会”,最欣赏哪种代表委员?现在,你也是政协委员了。

  白岩松:只要是认真履职的代表和委员,我都很欣赏。两会中也有不认真履行职责的,我在“新闻1+1”节目中说过这个问题。大家要学会长期观察一个委员或代表的履职情况,而不是只通过一次开会。

  比如我们关注刘翔这样的委员,如果说五年任期中,有一次他受伤了,因为养伤没有来,但是后四年都来了,并且有质量不错的提案,那他应该算比较称职的委员。有人年年参会,年年走过场,没有真正参与,那才是不称职。

  是不是称职,我觉得可以以五年作为一个标准,每年两会和365天结合起来。对政协委员来说,一年365天都可以交提案。可现实呢,我们的委员或代表在两会上提交的建议提案近6000份,剩下的355天提交的仅有200份。有人问我当政协委员有什么感受,我说我不过是换个舞台继续做记者该做的事情罢了。

  都市快报:你希望公众怎么关注和监督你的履职?

  白岩松:今年,我的四份提案中,有一份是希望政协和人大能倡议委员和代表采用自愿方式,每年年底在政协和人大网站上,和公众坦诚交流这一年做了什么,提交了什么提案议案,做了哪些调研,参与了哪些考察,收集了哪些社情民意。

  我会做这件事,利用政协网站也好,央视的官方微博也好,公布自己作为政协委员一年来所做的事情,希望能带头向公众述职。

  参政议政不光是话说得猛,是行动

  都市快报:有人说,作为体制内的著名主持人,你的分寸把握得特别好。而作为政协委员,老百姓可能会希望你多帮民众说话,说得更猛一点。

  白岩松: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哪儿是体制外?哪儿是体制内?你告诉我。恐怕都是某种体制内吧。话说得猛就是一个委员参政议政的标志?我觉得这是另一种浮躁,真正的代表和委员行使职责是看你最后改变了什么,推动了什么。

  说几句让人过瘾的话太容易了,然后呢?你只是做了一种秀和姿态,如果不把关注变成行动你觉得有价值吗?说点狠话,生活中都不难,但面对周围你听到的抱怨声,怎么去改变呢?怎么去行动呢?

  所以,应该做些雪中送炭的事,而不是锦上添花。多做点事,而不是做秀,多做点实实在在的推动,而不只是表面文章。真正的价值是改变和推动,而不是个人得失。

  建议全国城市像杭州一样开放公园

  都市快报:你的其他几个提案是关于哪方面的?

  白岩松:有一个是希望新闻发言人制度化、规范化。建议国务院各部委、全国直辖市、自治区的省政府,每个月都定期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培养一个好的新闻发言人,例如武和平(原公安部新闻发言人)等。

  动车(事故)王勇平事件之后,新闻发言人忽然沉默了。现在只有外交部、国台办几个在定期办新闻发布会。这十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都出台了,十七大报告强调公民有知情权等,可政府发言人制度停滞了。

  还有一个提案和杭州西湖有关。杭州是个非常美的城市,不久前,我还和家人一起去度假。我提议,全国城市都像杭州一样,拆掉公园的铁栅栏,用宽阔心胸接纳更多游客。

  我经常愿意到杭州走西湖,杨公堤和苏堤半夜特别安静,一个人走在那里很惬意。西湖景点免费,让人自由穿行,让人觉得这个城市开放、包容,幸福指数会高,更增加了人们散步的习惯。现在杭州因此得到了正收益,城市整体的旅游收入快速增长。

  我做了很多调研,就说北京吧,看北京地图,绿色很多,但都被围上了。有个公园,每次市民进去要收两块钱,樱花节时门票变成十块。

  白岩松和快报记者交谈了1个半小时,很快,他就要参加5日下午3点的小组讨论。

  做新闻、公权力、开微博、留学、移民……他像和一位老朋友拉家常一样,娓娓道来。谈到8岁父亲去世、母亲辛苦拉扯兄弟俩长大时,他语气放缓,一度沉思。

  做新闻要让无力的人多点希望

  都市快报:你是媒体人,经常会遇到让人愤怒和失望的新闻,会不会有一种无力感?

  白岩松:新闻永远跟其他职业不太一样。论工资收入,全世界媒体行业的收入都中等偏下,因此从养家糊口的角度来说,这不是一个好职业。为什么还有很多人义无反顾,前赴后继呢?因为除了工资收入,还会有一些情感和精神的收入,有一种改变的欲望和推进改变之后的小小的、卑微的成就感。当然,现在很多有关系的人都去了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动,都去考国家公务员了。

  我每年夏天都会回老家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几天不关注新闻。那儿的人也不太关注新闻,生活很好,幸福指数很高。你无力时,要知道有的人可能更无力,怎么去让那些更无力的人有力,哪怕多点希望。作为职业,这是使命。

  今年政府报告有一句话“要让人民看到希望”,我很感动,因为它实在。虽然它针对的只是环境污染的改变,但这句话让人看到了希望。我觉得“希望”是生活中支撑一个个体和支撑一个民族最重要的动力。

  所以做新闻的人,不能人家失望,你也失望,那么希望在哪儿?要一点点地推动改变,让人看到一种希望。我觉得,希望才能支撑人们幸福指数高一点,往前走。

  国人的信仰被崩塌得差不多了

  都市快报:官民之间、民众之间,信任感似乎都在下降,你觉得根源在哪?

  白岩松:“信任”是必须做的事情。我40岁时,曾经决定用12个字作为自己后半辈子的支撑或者说信奉的东西。就说最后四个字“寻找信仰”吧。

  一百多年来,国家内忧外患,中国人的信仰被崩塌得差不多了。改革开放30年,欲望面前,信仰的核心是敬畏。敬畏是两个词,尊敬什么,畏惧什么。所以我一直把它比喻成是一条大河两边的河床,这边是敬,那边是畏,河床足够高,不管河流怎么波涛汹涌,都不会泛滥成灾。但问题是,这一百多年信仰的崩塌,敬畏的河床不在了,或者变低了,因此欲望的河流奔腾泛滥,带来无数灾祸。

  我提倡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时,还希望能够进行一次心灵改革。中国传统信仰是八个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八个字是根基,可现在信的人也不多,如果还有人信,三聚氰胺、瘦肉精等等也不至于那么严重。不信这八个字,是一个根源。

  另一个根源是社会在向前走,一切都在转型,在转型过程中,在市场经济过程中,大家都有转变,然后有了种种不适。

  社会的进步需要权力先妥协

  都市快报:要怎么做才能恢复信任?

  白岩松:多年前,龙永图曾问我什么叫谈判?我说不就是你们吵来吵去,拍桌子、讨价还价。他说,谈判是双方妥协的艺术,只有双方懂得妥协才能共同进步,营造一种双赢的结果。当时记住了这句话,多年后我才慢慢懂了。

  社会的进步也是一场谈判,需要双方懂得妥协。民众如何向公民方向前进,更加理性,信奉常识,慢慢在心里铸造信仰。政府如何约束自己的权力?如何不为自己的利益去行使权力?如何让腐败尽可能消失?只有双方妥协了,社会才能共同进步。究竟是谁先妥协呢?应该是权力。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多次提到“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不受约束的权力要受到约束”,新一届的常委们都在不断谈腐败的问题,怎么反腐?就是对政府要有更大的约束。

  所以,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拥有公权力的人,要懂得先妥协,懂得让权力有约束,懂得用制度去保障。即便不想约束权力时,他也干不出太糟糕的事。

  反腐败得从“不想”向“不敢”,最后到“不能”。光靠思想教育工作让人不腐败太难了。现在是“不敢阶段”,互联网出来,公民意识提高,腐败的成本增加了。一不注意你就被人搜出来了,所以现在很多人不敢了。

  但这依然不靠谱,还是有胆子大的,归根到底,让制度来约束,即便他胆子再大也不能。所以不想、不敢和不能,本身也是一种妥协和约束。

  我戴过的表没超过3000元,不用捂

  都市快报:“十八”大后,一批高官相继落马,其中一部分是被网络反腐拉下水的,你怎么看这个趋势?

  白岩松:将来会对权力形成一股监督的合力,包括法律、党内(规定)、舆论,互联网、传统媒体都是舆论监督的工具。让腐败越来越少,这符合老百姓的期待。

  都市快报:陕西杨达才“表哥”事件后有个现象,一些官员拍照先把表挡起来,有的干脆不戴表了。

  白岩松:我从来不用捂表,我戴过的表都没有超过3000元的,捂它干吗?他们捂表示心里产生了畏惧感,这就是监督起的作用。

  我为什么不去捂?我没有权力,不受约束,拍我的表没意义。我即便戴一个30万元的(表),你拿我没办法,因为我是群众,钱是自己挣的。

  任何一个公民,穿名牌,比如10万元一件的衬衣,如果是合理合法的收入,没有人可以说什么。如果在一个官员合理合法的收入范围内,也不应该说什么。你的信息不公开,你的财产不公开,怎么去计算是不是合理的?因此,要约束的是官员的公权力。

  用脚投票是公民自由,不妨对富人移民包容一点

  都市快报:有报道说很多富人移民,用脚投票,你怎么看?

  白岩松:迁徙是自由的,中国一直很理性,没有采用极端方式去限制。迁徙自由被保障是社会开放的一种标志。

  很多走的人不又回来了吗?1984年,中英两国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协定,到1997年香港回归,据称一开始有相当比例的香港人移民了,后来又大比例回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出于利益、生存、机遇等因素考虑的。其实,你把国家变好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些富商移民了,不还在国内做生意吗?国外的钱不好赚。我就没打算让我的孩子在大学毕业前出国,就算将来出去了,我想他也会选择回来发展。把孩子送出去是一种赌博。我的中学同班同学,在美国待了很多年,去年带着孩子回国内上学了。

  当然,公民的选择是一种自由,关注这个问题,不如行动起来将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好。外国人在中国的也很多,多少万黑人,因为利益和现实生活选择在广州生活。这方面不妨开放一点,包容一点。

  我珍惜互联网自由,但很纠结

  都市快报:据说你从未开过微博,但微博上却有“你”的很多“名言”。

  白岩松:我多次声明没有微博,一次又一次解释我从来没有开过微博,但网上什么CCTV白岩松,加V认证的白岩松常在说话,不知哪来的。前段时间,据说我倡导百万人抵制日货,还十问尚福林……我很纳闷,这是谁呀?十个谣言累加在一起,可能就会让某些人对你形成印象,这小子怎么跟愤青似的。这给我的生活工作造成很大影响。

  说个真事:经常有新书注明梁文道(香港知名主持人)推荐,梁先生终于忍不住了,给出版社打电话。对方很客气说:“梁老师你好,我们特别尊敬您。”梁文道先生说,“你们新出的这本书,我都没看过,不可能是我推荐的”。结果人家对他说,梁文道先生,特别不好意思,我得告诉你,在大陆叫梁文道的会有很多。

  生活中叫白岩松的人也很多,这是一种黑色幽默,但让人挺难过的。有无数人编造了我,一种可能是纯编造,还有一种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是我说的,后面全部是编造的。起初,我还找同事张泉灵、柴静等帮我用微博解释,但我不能总麻烦人家吧,干脆沉默得了。

  编造别人的名字去发表自己的某些看法,和奶粉放三聚氰胺造假的性质一样。有人打着正义的名字,用的是糟糕的方式,结果一样糟糕。我们希望目的正义,程序也正义。

  我很珍惜互联网里那份难得的自由,我又恰恰是这种“缺乏限制的自由”的受害者,你说我该怎么办?说句实话我也很纠结,不想太多地去打压,可是这事的确越来越严重。

  这其实是社会目前挺难堪的一种事实:互联网来得多么好,我们多少人却正在用它糟蹋着自己,也糟蹋着别人。现在需要大家一起使劲改变很多东西。否则,我们既是原告;也可能是被告,我们既是受害者,也可能是加害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如果你够强大,潜规则就拿你没办法

  都市快报:你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白岩松: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路,借鉴是自觉自愿的事,如果我大言不惭认为有东西要告诉你,那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前两天开玩笑说,我当政协委员了,突然意识到自己岁数大了。我今年45周岁,是(政协委员)新闻出版界别里最小的。但45岁是一个临界点,国际 公认的青春结束的界限。我还有半年,只剩下青春的尾巴了。

  我是呼伦贝尔一个小城市里的人,在北京没有一个亲属,不认识一名高官;没为我的职业或工作送过一次礼,一分钱都没有,但我不也走到这儿了吗?

  有人会说,你们那个时代好。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问题,要去相信生活中该相信的那些东西,当然,会有潜规则,会有拼爹。我父亲在我8岁时去世了,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哥俩带大,拼爹你还得有爹吧,我连拼爹的资本都没有,不也走到今天了嘛。

  作为年轻人,如果你够强,潜规则就拿你没办法,只有当你不够强时,潜规则才非常致命,不妨通过努力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奉劝一句,当你真正无私了,其实得到的更多。如果天天算计着自己能得到多少,怎么去讨领导欢心,你得到的可能不一定有那么多。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