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大代表作用还有很大发挥空间

2013-03-08 14:21:00  来源:中国妇女报

  前不久,薛静从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庆黎手中接过一个沉甸甸的奖杯。她撰写的《关于女人大代表代表性的思考》在河北省人大常委会组织的纪念代表法20周年论文征集活动中获得优秀论文特等奖。这篇文章提出了该怎样做好为妇女群众代言的女人大代表。

  薛静现为石家庄铁道大学人文学院法律系教授。社会头衔很多,任河北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省人大法制委员 会委员,还有一个是“河北省妇女法学会政治权利委员会主任”。

  薛静真正对妇女问题的深入研究是从1997年开始。她说:“妇女的发展事关社会的整体发展,没有妇女的参与和发展社会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进步和发展。”

  “如何将对妇女问题的理论思考融入到社会实践,推动社会进步与发展是我一直比较关注的问题。”薛静说。

  薛静告诉记者,她在当选为省人大代表 后,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大代表的作用也有了一些新的理解。应该说,人大代表的作用越来越大,发挥得越来越好,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与法律的要求和人民的期待还有一定距离,代表作用还存在着很大的发挥空间,特别是女代表的作用,存在些许遗憾。

  薛静通过观察、感受,感觉一些女人大代表在履职上缺少些什么,她大致归纳了几方面问题;一是对人大代表的法律属性认识不清。认为自己代表本职业或本选区即可,对女性代表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特殊的时代使命和法律责任认识不足,甚至认为维护妇女权益是妇联的事儿,与自己的代表职责无关。

  二是缺乏社会性别意识。对待社会发展中的问题,没有从性别角度加以分析,没有看到,传统的资源分配再分配和行为规范性政策及法律在不同程度上包含着基于男性经验的社会性别预设,造成看似平等公正的公共政策,却在不自觉地复制和强化着原有的社会性别关系,巩固了男女不平等的地位。

  三是对妇女生存与发展中的困境了解不足。只看到妇女群体中部分比较成功的代表,认为妇女地位已经很高了,无需特别关注和照顾了。没有看到,在激烈的市场经济面前妇女群体已经不是铁板一块,出现了不同的阶层分化,而且,绝大多数女性仍处在权利和资源较少的阶层,即使在同一个社会阶层中,男性也比女性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

  四是对妇女所处困境的根源认识不足。将妇女发展中的问题归结为妇女自身的原因,认为是妇女自身缺乏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精神,没有看到妇女知识匮乏、素质不高恰恰是妇女在学习教育、劳动培训等发展机会和资源占有不足的结果,妇女发展中的问题主要是各项法律权益保障不力的连锁反应。

  五是对妇女权益保障的意义认识不足。认为妇女权益保障如何对国家和社会发展影响不大。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国家妇女的发展是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妇女的解放和地位提高是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的基础。

  六是对维护妇女权益的信心不足。认为在以男性为主要决策者、实施者和评判者的现实面前,为妇女权益建言很难引起共鸣,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七是代表方式比较单一。女性代表基本都能够做到在经济、项目和物资上多为妇女提供一些扶助和救济,在自己所能够掌握和影响到的领域为妇女就业、文化教育和权利保障上多些关注,但是如何在政策法律的制定和监督实施上发挥更大的独特的代表作用则显不足。

  记者问她,对女人大代表当务之急应该补上哪一课?应该具备那些素养?薛静说,首先,加强理论学习,增强法律意识。其次,加强责任教育,增强代表意识。第三,加强先进文化教育,提高社会性别意识。从思想观念上深刻把握男女平等的积极意义和社会价值。第四,加强调查研究,提高履职能力。要经常深入实际,真实了解各阶层妇女生存状态和她们的愿望,从中汲取经验和智慧,并且把这些愿望、经验和智慧,融入到代表的议事决策之中。

  “如果女性代表都能在妇女的代表性方面体现得再充分一些,我想对妇女权益的保障程度将会是一个大的提升。”薛静说。

  薛静建议,人大有关部门可以通过举办培训班或者专题讲座等形式,加强对人大代表的相关培训,除了进行法律政策知识的普及外,还需要把社会性别意识融入到人大代表的培训学习内容当中,使之成为代表们观察问题、认识问题和分析问题的思维习惯。妇联组织也应该密切与人大有关部门和人大代表的沟通与联系,善于利用和发挥人大代表的政治资源,通过她们参政议政的履职行为,将妇女发展中的问题反映到决策部门和执行部门,推动社会性别主流化,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提供依据。(本报记者 周丽婷)

关键字: 妇女 人大代表 政府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