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警自述被黑打经历:戴脚镣坐老虎凳受审

2013-01-02 07:55  来源:廉政瞭望

 廉政瞭望封面 

  重庆,2012年度最大新闻——“薄王事件”的发生地;重庆警察,3年来屡被“折腾”的群体。

  位于黄龙路555号的重庆市公安局,已经恢复平静。门口的两个石球上,王立军写下的“剑”、“盾”两字,已经不见踪迹。3年多来,近4万人的重庆警界与石球一道翻转腾挪,成为另一道景观。

  2012年12月。本刊记者深入重庆,还原重庆普通警察3年来的“辛苦遭逢”,探寻交巡警平台“拆台”背后的隐情,记录“王立军时代”冤假错案受害者的艰辛申诉……

  一路行来,即使置身重庆之外,我们亦感受到强烈的心理颠覆和情感落差。什么样的土壤,能让“一把手”滥权无度至“逆天”;外人不窥其里,但是那一度的万马齐喑又因何而来?

  重庆故事告诉我们,没有法治的中国梦,终究只是一场海市蜃楼。

  “我们早已提醒王立军末日要来”——三名重庆基层警察的感悟

  见到楚乔时,他刚过完3年来第一个年休假。“老婆说世界末日快来了,你再不休息就没时间了。我心里一动,再这么下去会绷坏的。于是申请了‘休假式治疗’。这次出游3天,看了一些地方,心情也好了。”

  楚乔40多岁,干练而直爽。3年多来,重庆局势风云变幻,警界在王立军治下,时常处于漩涡中心。作为基层民警,楚乔和阿平、侯军都经历了这段特殊的岁月,他们对王立军的批评,集中在用人、折腾人上。

  “‘王老师’(王立军热衷当学者,曾是多所大学兼职教授)这3年热衷‘搞人’,世界末日好多人早就经历了。”楚乔说。

  洗牌从“打黑”开始

  时间倒回到2008年6月25日。这一天,王立军到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那时,楚乔对王立军寄予厚望。“我们知道他是‘中国唯一活着的一级英模’,在辽宁也做过实事。而当时重庆警界确实有作风不实、用人靠裙带等问题。我觉得让他来,肯定支持他解决这些问题。”

  果然,转正为局长的王立军,第一把火烧向干部作风。据媒体报道,2009年夏季治安综治工作会上,王立军严厉批评了重庆市公安局人浮于事。他举例说,有人两脚搭在茶几上睡觉,有人跟他握手掏出来的是麻将。

  楚乔认为,王立军的强势和后来的动作,对整顿作风起到了一定作用。“警察上了街,和群众联系更紧密了。”

  作风整顿的顶点是“打黑”。也正是“打黑”,让楚乔对王的看法有了“180度大转弯”。楚乔感到,王既用“打黑”消灭异己,又提拔“打黑”中效忠自己的人,完成了一次人事洗牌。

  楚乔介绍,“打黑”中,与文强关系密切的市局禁毒总队毒品检测鉴定中心原主任张继超被捕,获刑3年。罪名却并非涉黑和经济问题,而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张继超称,子弹是20多年前打靶剩下的,自己有资格配备枪弹,且早就提出要上交单位,不构成犯罪。

  被王称为“警界50年难得一遇奇才”的熊峰,原是万州区民警,因手段残酷,有“万州熊”之称。2009年12月,熊峰等从“涉黑”的重庆老板龚刚模处获得突破,龚反映了律师李庄教其编造刑讯逼供的情节。李庄获刑后,熊峰被记一等功,提拔为沙坪坝区刑警支队常务副支队长。

  时任经开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唐建华,在“打黑”中表现卖力,获得王认可。2010年2月28日,打黑除恶阶段总结表彰会上,唐成为被记一等功的两名区县公安一把手之一。大会次日,唐升任市局副局长。

  “很多部门都是东北人的天下”

  “打黑”只是前奏。刚开完打黑表彰会,2010年3月王立军就宣布,市局所有处室、各分局、交巡警支队以及所辖区县各分局派出所的308名处级干部、2544名科级干部全部“就地免职”,与普通民警一道重新竞聘上岗。

  竞聘程序并无太多异样,分资格审查、测评、笔试、面试,考察等。楚乔参加了类似考试,他记得,当时除了考王立军的“语录”,还有一道分析题是,你愿意做泥瓦匠还是铁匠?

  此前,薄熙来曾在市委全会上说,有的领导干部喜欢当泥瓦匠“和稀泥”,喜欢当木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不当铁匠“硬碰硬”。楚乔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楚乔看来,“机构改革”进一步达到了“人事洗牌”的目的。

  公开资料显示,在王主导的打黑除恶、“三项主导业务”(枪支爆炸物品专项清理整治、跨区域集约攻坚破积案追逃犯联动战役、阳光警务查询监督系统建设)和“灭枪治暴”等工作中“表现突出”的260名民警,通过“公平竞争脱颖而出”,“走上处级领导岗位”。

  与此同时,159名处级干部、968名科级干部在此次竞聘中失利,没有被用。官方最近披露,其中大部分是被王以莫须有的罪名处理后不准参与竞岗的,和竞上了他主观上反感弃用的。

  许多年富力强的警察成了“改革”的牺牲品。楚乔身边就有人30多岁就提前退休;一批60年代生人被“流放”到学校警务室。

  与机构改革同时进行的,是大批东北人的引进。“改革”之初,王立军要求从外地调200个处级干部,尽管那时市公安系统一共只有300多个处级职数。彼时,出身东北的郭维国、王智,以及被楚乔称为“王的学生”的李阳等已调任重庆,此后均获任要职。

  一名曾在市局打黑支队工作的民警透露:“有一阵我感觉各大警种、很多部门基本上都是东北人的天下。某总队一个东北来的年轻人,74年的,一来就是总队长了。”

  “改革”之后,人员全部被打乱,大量干部熟手变成了新手。民间后来感受到的“重庆治安反弹”,此时已埋下伏笔。

关键字: 交巡警 戴脚镣 被黑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