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被引产农妇丈夫:曾拒绝美使馆避难建议

2013-01-03 14:22  来源:CCTV-新闻

  安康孕妇冯建梅因无钱交纳4万元的超生罚款,被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政府非法拘禁,并强制引产腹中胎儿

  邓吉元进屋的时候,母亲正在锅台上忙活午饭。楼上,工人们正在给弟弟邓明的婚房装修,母亲也刚从江苏看病回来不多几日,姨父和小姨特意过来帮忙,屋里一时热闹起来……在过去的大半年里,这几乎是这个位于大巴山腹地的普通人家最热闹的一天了。

  很快,屋里屋外腊肉飘香。

  半年前,邓吉元还是一个“逃亡”的父亲:软弱的哭泣,愤怒的想杀人。他7个月大的孩子因为没有办准生证被当地政府强制引产,为讨回尊严他历险“跑路”北京,与当地政府千里对峙。

  这场围绕着国家计生政策、地方政府行令以及个体尊严之间的三角博弈以和解收场,没有赢家。“事情已经过去了,该处罚的人也处罚了,也差不多了吧”,坐在火炉边,邓吉元语气淡缓。

  侵犯:想要杀人的愤怒

  5月27日,邓吉元和老家的几个工人在安康刚坐上开往西安的大巴车,就接到了镇计生办干部打来的电话,“他们把我老婆看起来了,让我赶紧回来”。但邓吉元并没有过多在意,他以为镇上类似的事儿(未办理准生证)多,顶多罚两千块钱,可万万没想到“他们敢拉着去”做强制引产,“去的路上我也一直在和我老婆通电话,她说没事,我侧面问过相关的领导,家属不签字,他们不能做”。

  但当他6月2日再次接到大姐的电话时,那边传来的却是妻子冯建梅悲痛欲绝的哭泣:没有家属签字,怀孕7个月的冯建梅被强制引产。

  据事后媒体报道,6月2日上午10点,冯建梅被计生办的人带上了救护车,黑色衣服蒙住头,她被人硬拉着手在“自愿”引产的协议书上签了字。当天下午3点40分,在镇坪县医院,引产针注入她的体内。

  撂下电话,邓吉元懵了,赶紧从内蒙古往回赶,40多个小时的车程。怒气冲冲的邓吉元先回到曾家镇,直接跑进镇政府,第一句就骂人了。“已经那样了,他们却还在讲什么基本国策,给我说好话,那也不是什么好话,他们不把我们老百姓当人呗”。

  邓吉元没见到还未出生即逝去的女儿,只是在大姐的手机上看了一眼照片,邓吉元说那一刻心里的难受无法言述,“要是没什么牵挂,我就想杀人”。

  邓吉元说,一直到后来媒体开始大量关注,自己心里的愤怒才逐渐平息。

  “娃七个多月了,我称了5斤8两重,我说你这哪是人干的事啊?” 邓吉元的父亲邓孝刚提起半年前的事情绪依然激动,长叹一口气,“再伤心,也没办法提了,事情过去了”。

  邓孝刚属虎,已年过六旬,生了六个孩子,“罚的款起这一栋房子都不止”。

  博弈:户口办理VS强制引产

  邓吉元原本有机会像父亲一样,交罚款保住孩子的生命。

  据镇坪县政府此后通报,邓吉元,1982年11月6日出生于陕西省镇坪县曾家镇渔坪村三组。冯建梅,1989年12月25日出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根河市新兴路南平海巷东235号。为了能够顺利结婚,冯建梅将户口本上的年龄改为1985年1月21日。

  邓吉元说,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他没有办准生证,所以当冯建梅怀上第二胎时,他也并没有当回事,“引产前十几天找我,我才知道生二胎要准生证”。

  “我们这里三分之一的老婆都是外地人,我倒霉嘛,政府背了2年黄牌,我撞枪口上了”,当时为了送孩子上学,冯建梅在曾家镇政府旁边租了一个房子,大着肚子每天出出进进,邓吉元认为,这是他倒霉的直接原因,“我也没想到,我随便把我老婆领出去不就没事了吗,孩子生下来怎么都好说。”

  据了解,曾家镇因为前两年的计划生育工作出现下滑,抽查结果没有达到95%的合格标准,被挂黄牌。强制引产事件发生前,镇平县政府专门到曾家镇开会,通知加强相关工作。

  镇上的计生干部找到冯建梅要求办理准生证后,邓吉元就已经着手办理,但镇上要求邓吉元先交3万块钱押金,这中间由于冯建梅出逃一次,镇上将押金提高到4万,表示在规定时间内办好户口,就可以不引产。镇上计生干部和邓吉元二姐的短信证实了这一“交易”过程:“4万块一分不能少,我都给你爸说了,他说没钱还能怎样。还是你们自己大意了,没当回事。”

  邓吉元17岁中学毕业后一直外出打工,母亲癌症中期这一年也一直在外地看病,三年前起的一幢新房也是借姐姐的钱,尽管在当地一家水电站还能每个月领到4000块钱的工资,可是一下拿出四万块钱,也并不轻松。

  4万块钱凑的不轻松,而要想办理二胎准生证,得先把妻子的户口从内蒙古迁移过来,这个过程也不轻松。用邓吉元的话说,把这个办好“需要好几个来回”:那边办户籍证明过来,然后这边准迁寄过去,然后那边再办理迁移。

  几番折腾之下,6月13日,冯建梅的户口证明从内蒙古通过快递寄回曾家镇时,已经来不及挽救那个7个月大、5斤8两的孩子。

  “我父亲跟他们说,再给20天时间,户口就转过来了,当时怀孕才7个月,在孩子出生前,还来得及办,在抓我老婆前几天,准迁证就已经寄过去了”。

  邓吉元形容,这就是一场赛跑,结果妻子户口办理过程没有跑得过曾家镇的强制引产计划。
 


早前报道:

陕西安康通报孕妇被强制引产案处理结果

陕西怀孕7月孕妇遭引产续:家属称官方曾要4万

陕西孕妇遭违规引产续:计生局长等官员被停职

陕西遭引产孕妇家门口现“卖国贼”标语

各方评论:

白岩松痛批胎儿引产事件:不仅仅是官员犯错

邓海英:安康孕妇被强制引产是社会之耻 

责任编辑: 杨阳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