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收教所医生敲诈失足女:不给钱随时被收教

2013-01-04 07:13  来源:南方新闻网

2012年12月31日,收教所医生(图中戴眼镜背包男)约阿平来到石岩影剧院门前交易,记者偷拍下全过程。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2012年12月31日,收教所医生(图中戴眼镜背包男)约阿平来到石岩影剧院门前交易,记者偷拍下全过程。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阿平手机中保留的短信内容。

收教所医生敲诈“失足女”

收教所医生敲诈“失足女”

 阿平手机中保留的短信内容。 

  深圳市收容教育所内一名临聘医生向一名失足女索要万元,称失足女如不给钱随时会被收教半年,并称此前曾多次收钱帮人摆平类似事情。失足女向《南方都市报》爆料,记者暗访跟踪发现属实并报案。目前,这名医生已被宝安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立案调查。该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该名医生已失去联系,他们也将深入调查此事。

  爆料

  失足女被抓 因病未被收教

  阿平(化名)今年20岁出头。2012年12月7日晚间,她在深圳宝安区石岩石龙仔市场附近一发廊卖淫时,被官田派出所民警抓获。对于卖淫的原因,阿平并不愿多说。根据《治安处罚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卖淫、嫖娼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

  阿平回忆说,她被逮到派出所,做了笔录,警方依据上述条款对她处以拘留15日的处罚。到8日晚间7时许,她被送到一个体检场所先进行体检,随后送到位于南山西丽的深圳市收容教育所执行拘留。

  深圳市收容教育所由深圳市公安局管理。该场所除了接收收容教养人员外,主要接收被行政拘留的卖淫嫖娼以及吸毒人员等。阿平回忆说,到12月23日,她的15日拘留期满,本该被释放。但是当时公安机关认为根据收教的相关规定,阿平卖淫时间已超过三个月,可以由拘留转为收容教养半年。

  收容教育在深圳已是一种不太常见的行政强制措施。主要针对卖淫嫖娼人员,对他们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以及组织参加生产劳动进行改造。

  阿平回忆说,当时收教的手续已经办好,她也换上了收教所的衣服,剪去了头发,并被送入宝安人民医院,做更为严格的身体检查。

  12月23日,阿平在宝安人民医院做身体检查,拍下的彩超结果显示,“双侧乳腺增生,双侧乳腺实性结节,性质待查,考虑乳腺纤维瘤可能。”当时宝安人民医院开出的诊断意见显示,“建议微创手术切除。”

  阿平说,她曾患过纤维瘤,在胸口左侧,为良性,曾两次动手术进行切除,但此番又复发,并且更为严重,胸口两侧都有很强烈的疼痛感。做完身体检查回到收教所之后,她就对收教所的一名医生称,胸口疼痛难忍,希望能尽快做手术。“当时医生很犹豫,说不是很严重。”阿平说,她质问这医生如果收教半年后,病情恶化,他是否能为此负责。阿平说,这名医生表示需要讨论和请示才能做决定。12月24日,由于阿平的病情,深圳市收教所做出了暂不收教的决定。同一天,官田派出所民警用车将她从收教所接回,送到了她暂住的宝安石岩石龙仔市场附近,阿平重获自由,并打算回老家做手术。

  突遭陌生短信索要万元

  深圳市收教所一名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从理论上来讲,这一暂不收教的决定,并不代表着阿平可以不被收教,只是其动手术身体恢复健康后,再进行收教。但是在实际的运作过程当中,由于收教所无法掌握病人在收教所之外的动态,所以通常都是不再收教,除非涉案人再次犯法被公安机关查获,才会继续被收教。这表明,阿平只要不再从事卖淫行业,将不会再有被收教的危险。

  但是,阿平在12月26日接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有自称收容所医生的神秘人与阿平联系,表示如果不缴纳1万元钱,阿平随时可能再被收教。“我本来打算回家动手术,现在根本不敢回家,担心被他们再次抓回来。”12月28日,阿平对南都记者忧心忡忡地表示。

  阿平保留的短信记录显示,短信中写了阿平的户籍地以及其姐姐和爸爸的名字和现居地,这些资料曾经登记在她收教的资料中。短信的最后写道,“有事请回电”。阿平回电话,但电话接不通,她发短信询问,“有什么事?”对方回复道,“有些事要和你讲一下,否则将来还是要处理你的。”

  对方称收钱即可做假病历

  据阿平回忆,她此后和对方通了电话。对方称是收教所的医生,表现出对她的病情熟知,并说可以传真阿平的彩超。这名医生还赤裸裸地表示,他在阿平被暂不收教上出过力,并且阿平的病情不重,随时可能再被收教,他可以继续提供帮忙,只要她出1万元,他就可以为她做一份假病历,将她的病情做严重,避免她再次被收教。

  从阿平提供的双方短信往来来看,对方在一条短信中称,“你已经是很幸运的了,半年给一万,已经最少了,看你年纪不大,就收你最少了,你尽快吧,别人也在催呀。”

  阿平在男朋友的提醒下,录下了12月27日双方的一段通话。对方明确表示,“又不是光做你一个……你这个情况就是这样子,再少了也不行,你遇上我就很幸运了,如果要是别人,早就把你收进去,不让你去检查……半年一万。已经收得很少了。你随随便便找个工作……”

  阿平回忆说,她在收教所里曾与多名医生打交道,但都是简单沟通,对医生并未留下深刻印象,无法通过声音判断出对方到底是哪个医生。

  但是阿平判断,这个索要钱财的人对她的情况极为了解,确有可能是收教所医生,即便不是医生,也有可能是与收教所有关联的人。

  而对方提出的要求虽然大胆而赤裸,但是在个人身份上则较为谨慎,始终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