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民政局称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 系非法收养

2013-01-05 07:30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1月4日,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居民楼发生火灾,事故造成7名孩童死亡。图为发生事故的房间内一片狼藉。图/新华社

  1月4日,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居民楼发生火灾,事故造成7名孩童死亡。图为发生事故的房间内一片狼藉。图/新华社

  贵州毕节流浪儿童带给我们的阴影尚未消散,1月4日,在河南兰考,7个孩子又消逝在火灾中,有人甚至只留下一个小名。2011年9月,在媒体多次报道此次失火的民办收养场所后,当地有关部门曾郑重作出回应并提出一系列安置措施。新华社认为,假如两年前承诺的措施都能够不打折扣地落实,7个孩子就有可能逃过这场悲剧。专家也认为,政府不能只说说,只提要求、提规范,还必须投入资金、资源,来帮助民间收养所达到相应的标准。

  事件 弃婴孤儿收养所失火,7名儿童遇难

  1月4日8时30分左右,河南兰考县城关镇一民办收养场所发生火灾,事故造成4名孩童当场死亡,3名在送医院途中死亡。该户主长期收养弃婴和孤儿,目前和其共同生活的孩子共有34人。

  兰考县民政局提供的材料显示,事发户主为当地城关镇北街村民袁厉害,原名袁凤英,女,现年48岁,长期收养弃婴和孤儿。其收养孩子的场所有两个,一个在县医院后街的独院内,两层楼房,另一处在县人民医院西边两间瓦房。目前和其共同生活的孩子共有34人,男孩21名,女孩13名,其中病残儿童16名。袁厉害长期雇用工人,专门负责孩子的饮食起居。

  记者在现场看到,火灾事故发生地为县医院后街的一处独院。街口停了两台消防车和许多警车,消防和公安人员已将通道封锁,正在现场勘查。据悉过火面积在40平方米左右。事故原因尚在进一步调查中。

  争议 官方说她非法收养,有人说她骗低保

  最新消息显示,火灾事件中死伤儿童所在的收养所创办人袁厉害已经被控制,并接受警方讯问调查。

  据了解,袁厉害从1996年至今,20多年间收养了100多个被父母遗弃的婴儿,这些婴儿大都身有先天性的残疾,都要靠袁厉害一个人打零工、摆地摊抚养。如今,她收养的孩子大的结婚工作离开了,小的孩子还留在身边。这些孩子们都称呼袁厉害为“妈妈”。

  民政局有关人员介绍,根据收养法规定,袁厉害并不具备收养资格。2011年9月,在民政部门的介入下,开封市福利院曾从袁厉害处接走弃婴5名。

  “爱心妈妈”袁厉害也不乏争议,有民众称她“拿弃婴骗低保”、“利用孩子拢财”等。对此,兰考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曾回应,袁厉害收养了众多孩子,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她申请低保符合程序,享受的低保也符合有关规定。袁厉害曾称,不论外界怎么评价,她仍将继续这项“爱心事业”。

  逝者 他们走了,只在这世间留下一个小名

  这场火灾共造成7人死亡。死亡人员中,有一名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20岁左右男性青年;6名为5岁以下儿童,其中男童4名,女童2名。受伤人员为10岁男孩,仍在重症监护室。

  以下是伤亡人员名单。

  死者为:五孩,男,20岁;小雨,女,约5岁;扎根,男,4岁;傻妮,女,3岁;小哑巴,男,2岁;男婴,男,1岁;男婴,男,7个月。

  伤者为小十,男,约10岁,正在积极救治。幼小生命的逝去令人叹息,望有关部门尽快公布事发原因,回应公众关切,让逝者安息。    综合新华社报道

  [反思]

  别再让各种回应落实都“随风消逝”

  又是孩子,这或许是许多人的第一反应。2013年1月4日,在河南兰考,7名孩子消逝在火灾中。遗弃他们的仅仅是生身父母吗,私人救助的保障是什么,是制度欠缺,还是执行打折?

  贵州毕节流浪儿童带给我们的阴影远未消去,这个黑榜上又重重地加上一笔。弃婴和孤儿,与同龄人相比,弱小、无助、可怜,对他们而言,想要份最低保障都很难,“有关部门”没有给他们,只靠摆摊的袁厉害为他们撑起遮风挡雨的“货棚”。袁厉害早已在争议中为公众熟知。这些孩子为什么一直处在这样的一个生活环境中?火灾是怎样发生的?以后如何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悲剧?如何给这些类似的孩子一个有希望的明天?

  早在2011年9月,在媒体多次报道袁厉害收养孤儿后,兰考县有关部门作出了郑重其事的回应,提出了包括把5名弃婴送福利院养育、设立临时安置点、进行身体检查和心理辅导、与儿童福利院建立互动机制等系列措施,以“保障并提高袁厉害所抚养孤儿的生活质量”。

  两年已经过去,假如承诺的那些措施都能够不打折扣地落实,7个孩子就有可能逃过这场悲剧。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认真地反省下,将“回应”落到实处,把“总结”当成真正的教训。不要只是为了应付下媒体,缓和一下公众的情绪,在每次悲剧发生后出来作个一本正经的声明,风声过后“涛声依旧”。

  面对许多伤痛和无情,个别部门不能因为看不见就不去弥补制度的漏洞,不能因为看不见就把极端事件只当奇闻怪谈,不能因为看不见就疏于执行最低保障。更重要的是,别再让各种回应落实都“随风消逝”。

  据新华社电

  [声音]

  河南兰考私人收养所失火,7名孤儿丧生。看者惊心,闻者痛惜。悲剧的发生,仿佛在向社会悲号,哭诉着不负责任的父母、力有不逮的政府。事故背后,公办福利机构责任的缺失需要拷问,公益行为规范管理也要提上议程。逝者安息,生者当思。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

  [专家观点]

  “政府不能只说说,还必须投入资金资源”

  潇湘晨报:与毕节5名流浪儿童之死不同,兰考7名儿童在有民间人士收养的情况下,死于一场火灾。这场新的悲剧,反映出民间或者私人救助存在什么问题?有什么困境?

  贾西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NGO研究所副所长):这起事故,虽然具体细节还在调查之中。但可以想见,民间或者说私人救助,很大程度上还存在着条件落后、运行和管理不规范的问题,这个可能是事故的一个原因。对很多民间慈善组织或者说私人慈善者来说,可调动的社会资源有限、仅凭善心做慈善,缺乏规范和长效运行机制,是他们遇到的普遍困境。

  潇湘晨报:有报道称,当地民政部门2011年就曾承诺要对这些被收养的儿童进行新的安置,但没有兑现。有人说,这场悲剧也因为政府失位,您怎么看?

  贾西津:政府并不一定要直接对这些儿童进行新的安置,或者非得把他们送进官方福利院。政府可以通过提升这个民间收养所的条件,规范这个收养所的运行和管理,让它达到收养儿童的规范和标准,保护这些儿童的权益。但是,政府不能只说说,只提要求、提规范,还必须投入资金、资源,来帮助民间收养所达到标准。其实在国外,在一些欧美国家,政府大力扶植民间福利机构的发展,他们的民间福利机构很发达。

  潇湘晨报:这场悲剧,反思的不应只是火灾本身或者事件本身。您认为,当前对流浪儿童或者弃婴的救助机制还存在什么不足?民间公益和政府职能应该如何进行良好的互动?

  贾西津:首先,对儿童的福利救助力度还有待加强,政府必须继续加大资源投入。其次,民间公益很多是凭善心在做,需要规范,这就需要尽快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比如进一步规范收养行为,对民间收养机构的准入、设立、运营和管理订立规范。第三,政府还是要在进行规范和指导的前提下,鼓励和扶持民间公益的发展。    记者唐正波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