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改革要做很多事 最重要是落实宪法

2013-01-05 07:4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搜狐财经10日发表张维迎教授在12月9日“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中国经济和社会进入一个新的十年,十八大召开之后,两句话给我印象最深,第一句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宪法30周年会上讲的“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第二句话是李克强副总理讲的“改革是最大的红利”。我相信如果这两句话真正变成未来我们的指导思想,变成我们的理念,我们中国的企业就会有更好的成长环境,中国的社会也就会变得更为民主自由,市场的力量就可以更好的发挥作用。

  未来十年,改革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我相信重中之重就一条——真正的落实《宪法》。

  宪法本来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法律,但是,非常遗憾,在现实当中《宪法》在我们国家可能是最不重要的法律,好多的政府部门可以随意的制定政策,否定宪法。我们在法庭上可以用任何的法律为自己辩护,打官司,但是我们唯一不可以用《宪法》为自己辩护。所以,我想未来真正能够落实宪法,国家的治理环境,政治、经济体制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我想有五方面的事情非常重要:

  第一、如何真正做到司法独立。

  司法独立是法治社会的基础,一个国家如果司法部独立不可能加法治社会。司法独立才有法律的权威,公众才有对法律的信仰,民众才能安全感,法官才可能有职业精神,腐败才会真正受到遏制。司法独立也是政治稳定的基础,我们看一下世界上凡是司法独立的国家,很少发生大的政治动乱,而那些司法部独立的国家,司法从属于政府的国家时常会出现政治动乱,而且一旦动乱之后,情况就不可收拾。而司法独立在我们的《宪法》当中其实有明确的规定,《宪法》第126条写,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131条写,人民检察院依法规定独立行使晋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但是,我们知道现实远不是这样。要实现真正的司法独立,落实《宪法》第126条、131条,我想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政法委的功能必须做大的调整,政法委应该是维护司法独立的监督性的机构,而不应该是干预司法,甚至干预具体判案的机构。

  第二、民主选举。

  我们的《宪法》第2条明确规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级权利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利的方式就是机关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我们国家形式上有选举,但是实质上没有选举,因为我们的选举不是在用脑子,不是在表达灵魂,而是在用手去机械的投票,真正的选举候选人之间必须进行PK,候选人必须向选民陈述自己的理念,并且要允许候选人的独立参与竞选,这一点在我们国家都没有做到。我相信如果按照《宪法》第97条,县级以下,包括县镇村以下的人民代表真正能够靠竞争的方式选举产生,我想全国人大就可以真正发挥它的最高权利机构的这样一个作用。

  第三、落实《宪法》第35条,也就是言论、出版、集会、集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这35条我们落实的非常不到位,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是一个法治社会民众监督政府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机制,也是民众有自由,有尊严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出版自由是言论自由的前提,我们现在有了微博,有了新的技术,突破了很多传统的管制,使得每一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我们看到这种表达是没有政治制度保障的,真正要做到言论自由,必须也出版自由,但是我们现在出版自由可以说非常少,甚至没有。但是,当你没有办法自由的办一个杂志,没有办法自由的办一个报纸,没有办法自由的办一个电台的时候,言论自由是不可能真正的存在的。言论自由要求我们真正的,每一个人能够捍卫自己的权利,表达自己的心灵。我们知道中国作家莫言获了诺贝尔奖,我想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感到非常的自豪。但是,根据媒体的报道,他在接收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出版审查是必要的,就像坐飞机要安检一样……我们必须认识到,真理只有靠竞争,靠思想竞争,真理不能靠一部分人先验证他比其他每一个人更正确。

  第四、真正做到产权保护。

  《宪法》13条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但是大量的民众的权利,包括财产的权利得不到保证,这些我们可以通过一些事情来看,我们应该重新检查太子奶事件,检查山东钢铁并购日照钢铁事件,检查重庆“打黑”当中的一系列问题等。我们要特别防止立法司法程序侵犯合法的权利。现在中国的情况是一个人一旦说你有问题,逮捕了之后,没有经过审判之前,你是不是真正有罪,没有罪之前,法院就可以随意拍卖你的财产,这是对个人财产的严重的侵害,我们可以看到吴英事件当中发生的情况。

  第五、中国要真正的开始维宪审查。

  大部分法治国家都要维宪审查。但是我们的《宪法》本身写的很明确,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能同《宪法》相抵触,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超越《宪法》和法律的权限,这是《宪法》的第5条。但是,我们事实上不是这样,我们随便一个意识形态的管理机关可以做一个文件,否定《宪法》的第35条,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就像11年前中国加入WTO,政府做了一个叫政府的规章制度,法律是不是跟WTO的规定或者我们的承诺相抵触,今天我们同样应该做一件事儿,就是看看我们的法律,我们政府的所有规章制度是不是与《宪法》相抵触,我们没有这样的法院,但是我们希望我们按照现在的《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成立单独的维宪审查委员会,然后对所有的法律进行维宪的审查。

  我相信未来十年,只要我们真正的落实《宪法》,中国就像走向民主自由,法制社会迈进了一大步,我们中国的企业就会有更好的生存环境,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