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改革路径探讨:城镇化须以户籍改革为前提

2013-01-06 10:26  来源:大公网

华媒称十八大新开局改革成强音 反腐路径渐清晰
 

  编者按:十八大之后,中共新领导层频提改革,改革已成民间和官方的共同话语。不过,怎么改?改革路径如何?一系列更具体的问题有待讨论。大公网特约评论员邓聿文撰写系列文章,探讨改革路径。此文为系列文章之一。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邓聿文

  2013年是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和部署的第一年,是新领导层执掌中国权柄、开启未来10年的第一年,也是“十二五”规划的第三个年头。所以,2013年的这个局开得如何,全国人民和全球舆论,都在观望和期待。

  目前来看,有一个好的开端。新领导层展示了一种务实、亲民、警醒、开明的工作态度和执政风格,无论是中国梦的提出,八项新规的出台,还是对反腐的强调、改革的力推,都体现了新领导力图开创一种新气象,从而,为中共党风、政风和中国社会风气的好转带来了一丝希望。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新领导层对改革的重视和宣扬,这是十八大新领导层集体发出的最响亮声音。这种重视和宣扬并非一般地泛泛而谈改革的重要,而是体现了改革的逻辑和设计。这从候任总理李克强在十八大结束后不久召开的“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大谈“改革红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深入研究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制定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以及在2012年最后一天中央政治局召开的集体学习中习近平对改革经验的五点总结上,都充分予以了体现,从而反映出新领导层对中国改革的一种总体思考。

  可以说,中国改革已再起航。这个起航的基点就在2013年。改革是一个连续的事业。展望2013年的改革,大致会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户籍改革与新型城镇化的推进,以转变领导干部工作作风为主的党风建设,协商民主的推进,围绕政府与市场关系进行的政府大部制改革布局,反腐的深层推进和制度建设,社会组织的松绑和发育,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出台,法治建设的提速。

  新型城镇化要求户籍改革实质推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2013年的六大任务,其中一项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新领导层之所以把新型城镇化放在一个重要位置,主要是从扩内需的角度考虑。中国经济要想保持长期健康稳定的发展,启动内需是关键。而城镇化普遍认为是扩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因为中国目前真实的城镇化率还不到35%,而世界平均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60%以上,发动国家更是高达75%以上。所以,城镇化被看作是未来10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大战略。

  既然是大战略,就不能仅仅从战术的角度来考量和规划城镇化,重走过去只是简单进行城市规模扩张,着重于土地收入、房地产和GDP的造城运动,而必须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新型城镇道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新型城镇化的要求是,构建科学合理的城市格局,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把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全面融入城镇化全过程。

  一般认为,新型城镇化指的是以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的城镇化,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共进的城镇化。它的核心在于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着眼农民,涵盖农村,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由此来看,新型城镇化不能以剥夺农村,以牺牲农村的发展来谋求城镇的进步,这就是以人为本的含义。迄今为止的中国城市化一大教训是,城市化政策客观上对农民造成了双重伤害。微观上我们似乎一直在关注农民、农村、农业,但政策实施的结果却在客观上、结构上造成了农村的双重伤害:一是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农村一共向城市输入了2.4亿初中以上的合格劳动力,但是这些人到了城市以后,没有和城市同等市民处在同一就业起跑线上,他们干最脏、最累的活,拿到的报酬却大体相当于城镇同等人群的一半。三十多年下来,我们发现剥夺了数亿农民的青春年华。二是中国的城市化,在一定意义上变成了圈地化,把农民赶上楼,剥夺了农民参与土地增值的收益分配权。有资料显示,从2000年到2010年这十年中,中国的城市人口增长了26%,但是中国的城市面积扩张了50%。目前除了一线大城市人口密度比较高以外,全国城市的平均人口密度远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密度,这就是我们圈地的原因。

  今后的城镇化不能再走这条路子,必须做到城乡融合和互补。为此,当前一个迫在眉睫的任务,就是加快推进户籍制度和管理体制的改革,剥离附着于户籍之上的各种社会福利,实现人口的自由居住和迁移,做到凡是在城市中工作和居住法定时间的所有人口,都有权享受同一城市均等和公平的公共服务,并且不得有原住民与新住民不同身份的制度性歧视;同时,改革土地、地方财税和住房制度,让农村转移入城市的人口有体面的家庭和能够团聚的安居住房。

  为了稳妥积极地推进户籍改革,从中国城乡实际情况出发,可以采取梯度推进的方式,先将中小城市和建制镇的户籍放开,在这些地方,人口可以自由流动和居住,同时积极创造条件,为放开大城市的户籍做准备。需要指出的是,对条件是否具备的规定,由中央来确定,只要城市基本条件具备,即放开户籍,而不必等所有条件都具备。另外,户籍改革必须制定一个时间表,什么规模的城市到什么时候必须放开入户限制,要有具体规定,鼓励城市提前开放户籍,通过时间表来倒逼城市创造条件,推进改革。


作者言论

邓聿文专栏 

相关阅读:

 “习李新政”呼之欲出

英媒:中共改革思路相当到位 "习李新政"获赞 

“习李体制”备受外界关注 政改、民生成主调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