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弃婴收养者:我就是想让孩子有个活命

2013-01-06 15:45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郑州1月6日电 (记者 张兴军)河南兰考一民办收养所发生火灾,事故造成7人死亡,其中包括6名儿童。悲剧发生后,失火户主、长期收养弃婴和孤儿的袁厉害一直没有公开露面。经过多方努力,5日深夜,新华社记者终于在一处宾馆见到了这位“爱心妈妈”。这也是事发至今,核心当事人首次出现在媒体面前。

  40多岁的袁厉害身穿黑白条纹保暖衣,齐耳短发,身形较胖。尽管火灾已经过去了几十个小时,但她仍然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神情疲惫而消沉。新华社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她多次哽咽难言,几欲落泪。

  “这些孩子一走,就跟拽我的心一样。”

  问:发生火灾时,你当时在什么地方?得到消息后,第一反应是怎样的?

  答:失火的时候,家里没有大人。我六点多起床,洗脸梳头,送孩子上学,然后顺道在外面办点事。我的保姆在那个院子里,早上给孩子做好饭,吃完。她说光在这干不中,要上医院打工,多挣点钱。我说那你去吧。

  后来,我在外面接到闺女电话,说咱家着火了。我就赶紧跑,往回赶。进门的时候,闺女、女婿还有好多邻居,都在那救火呢。实际上,我看着火是先在大厅里面着起来的。

  问:到了现场,当时什么心情?

  答:当时,哎呀,我的心里,光想着没法活了……我一头栽倒在那,眼都黑了。后来110和一些救护人员都赶到了。我心里恨不能自己钻到火里去。你想想,叫也叫不醒,光是急着找小孩。

  火烧着,进也进不去,我从厨房里面掂出来一个。我看着火警抬出来一个大的,我发现个小的,还动着呢,我赶紧叫火警,也拉走了。后来又掂出来“小雨”(孤儿名字),“小雨”后面是“扎根”。还有几个小的,因为天冷,我把他们放到床上,盖着被子,说回来给他们换尿不湿。那一会,我的脑子乱得很……

  问:出事后,这两天是怎么想的?

  答:火灾过后,政府临时把我安置到这家宾馆。但我住到这里也是睡不着,两天没合眼。闭上眼,满脑子都是着火的场面,看到孩子在那里烧。

  连烧死的孩子算在内,和我住在一起的将近20个。听说剩下的都被政府接走了,肯定安排得很好。出事到现在,我就见了3个孩子,好多都还没见,大的小的都想。这些孩子一走,就跟拽我的心一样。

  “谁要养活得比我好,我就把孩子给你。”

  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养弃婴和孤儿的?这么些年一共收养了多少?

  答:从1989年开始收养。我收养的小孩,大的,有的都成家结婚了;小的,有的脐带还没掉就送过来了。还有一些,是偷偷丢到我家门口就跑了。有的因为有病,养着养着就夭折了。到1993年的时候,我收养的就不少了,有死有活,还有的农村人家里没小孩,就给他们了。这些年收养的孩子,连死带活,加上送人,有100个左右。

  问:最初收养孩子是出于什么想法?

  答:兰考是个穷县,以前没有福利院。我在县医院门口做生意,看着有些小孩生下来后,这个不要,那个也不要,很可怜。我就是想让孩子有个活命。要是扔到大街上,眼看着死了不心疼得慌吗?

  问:你的收入来源怎么样?养孩子这么大的开销能承受吗?

  答:以前我打烧饼,炸油条,那时候能挣钱。那时候的钱也金贵。养孩子多,但这是一下一下慢慢过来的。具体开销多少,我不识字,也不记账,反正是挣着花着。有时遇到困难,政府也帮我。我去向政府要点钱,要面,要点东西。

  问:按照规定,家庭收养要办理好多手续,这方面的情况你了解吗?

  答:我是个农村妇女,也不懂法律。就是看着孩子可怜,抱回家一点点养着。

  问:有人说你借助收养弃婴赚钱,你知道吗?

  答:我听说过这种说法。以前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被问过“卖小孩”的问题。当时我就说,如果我真是“卖小孩”,逮住了把我枪毙。还有说我骗低保骗啥的,我说你们谁要养活得比我好,我就把孩子给你。以前把孩子送人收养,我都不要他们的钱。

  “以后遇到这样的孩子,还得管!”

  问:政府部门对你收养孩子是什么态度?

  答:兰考县没有儿童福利院,民政局经常帮助我。到了六一儿童节,局领导过来,给我送点米面油,给点钱。从2008年底,我这边一直跟政府有联系。中间也有些孩子移交给政府部门了。不依靠政府,自己实在照顾不过来。政府还给有的孩子上了户口,3年前还给部分孩子办了低保。

  问:你的条件一直都不好,为什么不把孩子全部移交给政府呢?

  答:这两年,我是血糖高、血压高,心脏也不好,一直吃着药。我的力量确实不够,但要把孩子送走,心理上肯定舍不得。如果一下都接走,就跟抓我的心一样。再说,有的孩子大了,也不愿意走。这些孩子都不敢让他们知道是捡来的。一次,有个孩子听说自己是捡的,脑子都气傻了。但交给政府也好,只要不受罪,能经常让我看看。去年我实在招呼不了,就让开封市福利院接走一部分。

  问:收养孩子这么多年,最难的时候啥样?

  答:没房住的时候最难。1998年,当时我搭了一个砖头棚子,在那卖烧饼,大人孩子都住在里面。我做生意,小孩也不要啥,吃饱就妥啦。后来小孩越拾越多,没地方,只能一边拾着,一边送人。低保补助是这几年才有,但是不够花,一箱奶粉就得不少钱。低保的钱、人家捐的钱,都花到这上面了还不够。实在没钱了就到人家的店里面去赊一点,现在外面还欠着二三百块钱。

  问:以后有啥打算,还会再继续收养吗?

  答:那你说,以后要是有人把孩子扔到街上,眼看着被冻死,你说好看吗?只要我有一口气,以后遇到这样的孩子,还得管!有多大的力量,用多大的力量。

关键字: 收养 弃婴 收养孩子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